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汇桔观点 > 正文

涨知识,小黄人黄色不能随便用,原来颜色也是有产权滴!

来源:澎湃新闻   2015-07-20 16:24:11   点击:

导读: 你对黄颜色的想象有多少种?如果常见的都不合你的胃口,现在你还有了新选择——小黄人色。没错,小黄人就是这两年大热的动画电影《神偷奶爸》里那群萌萌的身着蓝色工作服的生物。

你对黄颜色的想象有多少种?植物界的金凤花或是水仙花?还是动物里的金丝雀、大黄蜂?抑或是餐馆里的黄芥末酱?如果这些都不合你的胃口,现在你还有了新选择——小黄人色。没错,小黄人就是这两年大热的动画电影《神偷奶爸》里那群萌萌的身着蓝色工作服的生物。

近期,国际知名的色彩开发和研究公司潘通(Pantone)推出了一款新的黄色,表达“希望、积极和欢乐”的意味,并用小黄人(Minion Yellow)的名字来命名。

知识产权

除了国际通用的标准色卡,潘通公司最为人熟知的就是其每年年初发布的“年度代表色”,这种颜色表达未来一年的时代精神,不论是娱乐、艺术、旅游、科技领域的高光事件还是经济社会形势,乃至正在或者即将举行的体育盛事都将被纳入考量的范围。所以每年的代表色几乎都会贯穿所有设计领域,成为年度的流行。潘通有时会利用这个评选讨好一下自己的商业伙伴。不过,这还是该公司史上第一次设计一款以影视角色命名的颜色。

知识产权

小黄人色是继“葡萄粒色”(CrushedGrape)和“探戈橘”(TangerineTango)之后又一加入潘通“时尚、居家、内部”系列调色盘的颜色,意思是该颜色只能在私下使用。公司宣称这种颜色表达了“温暖与有趣的氛围,唤起了求知欲”,意在让热爱这部电影的孩子们怂恿父母将自己的房间涂成小黄人色。不过,若是其他公司想要将这种颜色作于商业用途,那么抱歉,只能法庭见了。

对某一种代表色所有权的争夺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小黄人色只是最近的一例。

从可口可乐红(潘通色号484)到星巴克绿(潘通色号3298C),任何一家公司不能够完全“霸占”某一种颜色,但如果他们能证明某种颜色确确实实代表了品牌,将其商标化,或许就可以在法庭上颇有底气地宣示自己对色谱上一小段的独有权了。

在时尚圈著名的一段公案来自鲁布托和伊夫圣罗兰的红底鞋之争。2011年,以红色鞋底作为其标志性特征的克里斯提•鲁布托(Christian Louboutin)因YSL(YvesSaint Laurent)品牌同样使用红色鞋底而提起商标侵权诉讼,当年8月曼哈顿法院判定其败诉。鲁布托不服判决,继续上诉,2012年,上诉法院最终判定克里斯提•鲁布托拥有红底鞋的商标权,但作为限制条件:当鞋子整体是红色时,不算侵权。

\

糖果巨头吉百利和食品制造大亨雀巢则为谁才有权利用紫色来销售巧克力进行了一场拉锯战。吉百利巧克力自1905年起就开始使用潘通色号为2658C的紫色,并在2004年成功注册这种紫色。2008年雀巢对这项商标注册提出上诉,经过五年的漫长审判,法院推翻了之前的判决,表示吉百利不具有对此颜色的商标权。

知识产权

同样不那么走运的还有牛津大学,他们在控告一家制衣厂使用了其著名的“牛津蓝”的官司中败下阵来。不过这场败诉没有阻挡德克萨斯州大学誓死捍卫自己学校的桦色(准确来说是潘通色号159)的热情。从学校的纪念上衣到拉拉队的彩球,这种颜色被用于任何与学校相关的东西上。2010年,该大学叫停了两款苹果手机APP,原因是他们使用了这种颜色并在应用名称上提及了“德州”字样。

《卫报》将这些年来对颜色商标化的行为称为“帝王式的傲慢”,而小黄人色的命名是“颜色私有化”过程中具有相当破坏性的又一步。

如果说小黄人是第一款以影视作品角色命名的颜色,那么早在五十多年前,就有一位艺术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一种蓝色——克莱因蓝。

知识产权

1956年,法国艺术家伊夫•克莱因(YvesKlein)在化学家友人EdouardAdam的帮助下合成了一种独特的天青石蓝色,五年后他向法国相关部门登记了制造专利,并命名其为“国际克莱因蓝”(简称IKB)。克莱因相信,只有最单纯的色彩才能唤起最强烈的心灵感受力,所以他有很多作品都是以IKB为主要材料的单色作品。然而,IKB并不提供公开的配置方法,在潘通色卡中,它和蒂芙尼蓝一样只提供编号。

汇桔观点:

知识产权包罗万象,今天通过小黄人又给你我涨了个知识,原来颜色也不是随便就可以用的。如果某种颜色被某家企业创新性的使用,并且这种颜色逐渐成为了商品的一种标识性元素,那么该企业就拥有了此种颜色的商标权(竞争对手以同样的方式使用改颜色,或将形成侵权)。当然,倘若你创造了一种独一无二的颜色,你也可以将制作工艺申请为专利,用专利来保障你对这种颜色拥有的权利。

或许颜色不能随意使用,多少让人有些难以理解,但倘若我们能够将颜色也看做是一种商品(我们使用的颜色都是通过各种技术手段人为创造的,就像上文提到的“国际克莱因蓝”),那么我们就应当像尊重其他商品的知识产权一样,尊重那些让色彩变得更加丰富的人或企业。

(编辑:沉石)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