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汇桔观点 > 正文

如何摆脱宝马依赖症 华晨集团期待转型

来源:时代周报   2015-07-08 10:59:46   点击:

导读: 背靠宝马,华晨集团通过合资业务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但其自主业务却始终处于宝马的阴影之下。

由于经济形势下行以及与经销商的关系交恶,今年5月宝马在华的销量出现了10年来的首次下降。有分析认为,豪车在华遇冷的趋势仍将持续,对于过度依赖合资企业取得增长的华晨集团来说,如何极力挽救濒临边缘化的自主品牌业务,实现迅速转型将是其“十三五”中的首要重任。

品牌

“宝马依赖症”隐患

华晨集团身上的宝马“烙印”越来越深。

早在2009年11月,华晨中国就因不堪旗下中华品牌轿车业务持续亏损的拖累,将其出售给母公司华晨集团。

实现亏损业务剥离后,华晨中国把管理及财务资源重新投放在可带来利润的轻型客车及宝马合营企业业务上,以及发展其他与下游服务有关的汽车售后市场新业务,随后盈利能力得到显著提升。

2014年,华晨宝马在华一共售出27.85万辆豪华轿车,较2013年上升了34.7%。而其对华晨集团的利润贡献已由2013年的34.35亿元增加至去年的55.36亿元,增长幅度高达61.2%。从最初的不到1万辆,到现如今向30万辆迈进,华晨宝马不仅是华晨集团利润的最主要贡献者,更是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

去年7月,华晨以及宝马对外宣布,提前4年续约,将合资协议延长至2028年。宝马计划未来两年内,华晨宝马位于沈阳的大东工厂和铁西工厂的总产能将从目前的每年30万辆提升至每年40万辆。在产品线上也将从目前的3个系列增加至6个系列。

事实上,无论是自主品牌业务的发展还是资本市场上概念的营造,华晨集团近几年的相关重大项目都是围绕着宝马进行。但是,这一切或将随着豪车在中国市场遇冷而发生转变。

在封士明看来,华晨汽车缺乏扎实稳定的基础,而宝马在华增速放缓对其来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受豪车市场持续冰降影响,华晨一直所依赖的宝马获取的现金流和利润源都或将出现各种不稳定性,这也是祁玉民为何最近在资本市场上动作频频的要因之一。”封士明对记者分析道。

自主自救难

背靠宝马,华晨集团通过合资业务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但其自主业务却始终处于宝马的阴影之下。

在与宝马合资的这10余年间,尽管所谓的宝马技术加持不断,但华晨集团旗下的中华品牌轿车始终难以跨越20万辆的门槛,而金杯品牌的销量和利润更出现大幅度下降。自主品牌业务羸弱的状态一直困扰着祁玉民。

据金杯汽车发布的2014年业绩报告显示,去年金杯汽车销售整车80036辆,完成年初计划的72.76%,实现营业收入51.47亿元,同比减少9.5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出现1.5亿元左右的亏损,同比降幅高达948.90%。

而中华汽车去年的销量也出现了较大程度的下滑,为14.12万辆,较2013年下降33.87%。虽然中华品牌旗下产品已经达到15款,但除了中华H330和中华V5的销量能达到月销4000辆上下之外,其余车型则鲜有销量达到行业平均水平。由此可见华晨在单车成本上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从而导致利润率低下。

在资深汽车分析师张志勇看来,华晨中华在自主品牌里一直有不错的认知度,再加上依仗宝马的技术,中华品牌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但始终没有一款算得上高端的自主产品出现,品牌亦没提升上去。”

封士明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像骏捷当时一出来的时候,凭借出色的外形确实在市场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但由于在细节做工上的疏忽,后期出现了各种小毛病,产品更新换代的速度也没跟上,再加上2009年欧洲那场零分的碰撞试验,口碑的负面传播进一步加大,销量一落千丈。”

产品更新速度缓慢一直是华晨集团的诟病。

转型进行时

在辽宁省实施产业结构调整、振兴发展老工业基地的大背景下,华晨集团的转型已如箭在弦上。

6月29日,申华控股以及其母公司华晨汽车与中国惠普有限公司签署的《战略合作意向协议》,被视为华晨转型的重要信号。据悉,三方拟在汽车后服务O2O平台、车联网和电商/经销商平台、汽车云基地、华晨集团IT信息化等几个重要领域开展战略合作,并拟未来合作以成立合资公司的模式来达到以上目标。

祁玉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未来申华控股将由目前以汽车贸易为主发展成为一个布局汽车服务全产业链的公司。同时这也是华晨集团战略调整的重要方向之一。

另一方面,在目前亏损连连的金杯汽车业务上,祁玉民也作出了新规划。6月24日,总投资22.5亿元的华晨汽车集团金杯车辆公司搬迁改造暨华晨商用车新工厂项目,在位于辽中县的沈阳近海经济区开工建设。祁玉民透露:“新厂建厂之后,金杯的年产能将从10万辆拓展到20万辆,更重要的是我们还做了业务上的调整,将放弃目前的轻卡制造,转而与欧洲的制造商合作开发安保等专用车辆。”

然而,在被喻为是自主品牌下一个发力点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上,除了与宝马合作推出华晨宝马合资自主品牌—之诺品牌外,华晨集团在自主新能源汽车产品上依旧仍无建树。而祁玉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目前华晨与宝马在电动车方面还没有结合点,但是在混合动力方面我们想向宝马学习。”

因此有分析认为,作为宝马和金杯汽车在商用车领域的合作,目前炙手可热的新能源或是一个重要方向。

“事实上,现在车企靠合资吃饭的日子已经过去,无论是长安、奇瑞还是长城,大家都在各个领域进行突破,而一直在自主品牌业务上难有突破的华晨,市场留给其的时间已然不多。”封士明表示。

“破解三大技术(动力、互联网和安全)、做好三个自主品牌(中华、金杯和华颂),在发展重资产的同时,也大力发展轻资产”,祁玉民在阐释华晨集团“十三五”规划时表示。

只是华晨的这一场转型能否足够迅速和准确,仍有待观察。

汇桔观点:

和众多合资企业一样,华晨集团一度依仗着宝马这个“大靠山”发展的顺风顺水,但随着豪车在华逐渐遇冷,这个曾经风风光光的“混血儿”,现如今也面对着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而华晨之所以会陷入这种局面,与其过度依赖宝马有着莫大的关系。众所周知,在宝马技术的加持下,华晨自主品牌曾有不错的起点,中华、金杯都是国内早期就出现的优秀国产品牌,可任谁都知道,像宝马这样的合作方,能够给予一定的技术支持,却永远不会把自己的核心技术交给中方企业,所以国内车企的自主品牌想要有所突破真正拼的还是自主专利技术,而这正是华晨所欠缺的。

如文中所说,车企靠合资吃饭的日子已然过去,华晨期待转型,就必须抛弃过去对宝马技术的过于依赖,而是应当在借鉴学习的基础之上,将其进一步转化应用于自身品牌之中,优化自身产品。唯有搭建好这种关系,华晨才有望转型成功。

(编辑:JW)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