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汇桔观点 > 正文

创博:商标我懂,腾讯你别欺负我!

来源: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   2015-03-27 20:11:07   点击:

导读: 因“微信”文字商标注册引发的诉讼一审落锤,法院认定创博公司在先申请的“微信”文字商标构成“不良影响”,维持商评委不予核准注册的复审裁定。

因“微信”文字商标注册引发的诉讼一审落锤,法院认定创博公司在先申请的“微信”文字商标构成“不良影响”,维持商评委不予核准注册的复审裁定。而此判决结果可能对互联网领域的商标纠纷产生诸多“不良影响”。

商标 侵权

前者是“3Q”大战时,360诉QQ“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一案的最高院终审判决。而后者是“微信”文字商标纠纷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一审判决。

虽然,同涉“腾讯”但是“份量”上的差异已经显而易见。

日前,一起因“微信”文字商标注册引发的诉讼一审落锤。原告创博亚太科技(山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博公司”)因申请注册第38类的“微信”文字商标被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评委”)裁定不予核准注册,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撤销商评委作出的前述裁定。

此案经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开庭审理,一审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判决维持了商评委对创博公司提交的38类“微信”文字商标不予核准注册的复审裁定。

这本来是一起普通的商标诉讼,但是,因为事关“微信”文字商标的注册归属以及裁定驳回原因涉及商标法“不良影响”情形的认定和适用,进而引发广泛关注。

一审法院认为,腾讯“微信”已经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如果核准创博公司提交的38类“微信”文字商标注册申请,不仅会使广大消费者对“微信”产生错误认知,也会对已经形成的稳定的市场秩序造成消极影响。

法院认为,商评委认定创博公司提交的38类“微信”文字商标的申请注册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禁止的情形并无不当,并判决维持了商评委不予核准注册的复审裁定。

事实上,《商标法》第十条规定了八种“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的情形,也就是商标注册“禁区”,其中最后一种情形,也就是判决中所指称的“第一款第(八)项”,是指“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

首先,从该商标的申请时点看,创博公司于2010年11月12日向商标局提交“微信”注册商标申请,彼时腾讯的“微信”尚未发

从“微信”文字商标的注册申请时间、创博公司的商标注册行为以及腾讯“微信”产品的上市运营及商标保护策略等综合来看,首先,创博公司的“微信”文字商标应该没有任何 “恶意”,提前注册更多是一种“巧合”;其次,腾讯自身对“微信”的重视程度或微信在腾讯内部的地位,也经历了从“边缘到核心”,从“试验到成熟”的过程。

其次,从该商标的使用情况看,创博公司2010年提交“微信”注册商标申请,申请的类别为38类(信息传送、电话业务、电话通讯、移动电话通讯等)。

创博公司提供的证据显示,该公司曾开发“创博亚太微信系统”软件,该软件简称为“微信系统”,其“微信”服务是一项向被叫用户提供的来电显示主叫号码及其归属城市的信息与资讯的服务。不过,合作方中国联通山东分公司最终上市的产品对外定名为“沃名片”。

不过,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否已实际使用并不是核准注册的必要条件。那么,创博公司早在2010年就提交的38类“微信”文字商标到底会否“误导公众”或“有损公共利益”呢?

如果核准创博公司提交的38类“微信”文字商标注册申请,不仅会使广大消费者对“微信”所指代的信息传送等服务的性质、内容和来源产生错误认知,也会对已经形成的稳定的市场秩序造成消极影响。

一审法院认为,腾讯“微信”已经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广大消费者对其性质、内容和来源已经形成明确的认知。

那么问题来了:“不良影响”的认定应站在哪个时点?商业利益在何种情形下可转化为“公共利益”?

一审法院认为,判断被异议商标是否具有其他不良影响,考察的是被异议商标注册和使用可能产生的客观社会效果,还应当考察行政裁决或判决作出之时的事实状态,以尊重新的已经形成的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

在本案中,商评委和一审法院认定创博公司在先申请的“微信”文字商标可能让消费者或公众产生“误认”影响,前者是站在复审期间(2013年),后者更是站在了诉讼期间(2015年)。

这种以“动态表现”评估“静态申请”的做法,极易产生争议。从积极的角度看,似乎是“与时俱进”;但是,从消极的角度看,它似乎人为的干扰了市场竞争秩序。

首先,从腾讯自身来看,其对“微信”的商标保护是“渐进式”。从“微信”商标注册申请来看,腾讯最早的申请是2011年1月24日,最晚的是2014年10月30日。其中,2011年1月24日首次申请仅提交了两件商标申请,即计算机相关(9类)和电视相关(38类);2012年6月27日、28日、29日连续三天“一口气”提交了18件“微信”图文商标申请。这是很有“互联网特色”的做法。

其次,从实际影响来看,创博公司获得“微信”商标并不必然产生“公众误认”。一方面,如果创博公司的“微信”产品发展不起来,根本不会产生“公众误认”的现实影响;另一方面,即使创博公司的“微信”产品发展壮大了,因其产品内容、服务受众与腾讯“微信”完全不同,也不会产生“公众误认”的现实影响。

其三,“商业利益”上升为“公共利益”需谨慎认定和小心适用。一审法院似乎把商业公司腾讯开发的商业产品“微信”所产生的商业影响或市场认知,上升到了“公共利益”的高度,认为如果非腾讯公司获得了“微信”文字商标核准注册,不仅会损害腾讯的公司利益,而且还会损害公共利益。

《商标法》第十条规定的八种“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的情形,此处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的适用主体,一般是普遍适用的“禁令”,任何人或单位都“不得作为商标使用”。而在“微信”文字商标一案中,法院判决确定的内容,实际上是涉案类别(38类)不得被非腾讯之外的公司或个人注册。如果涉案单位非商业公司而是公益机构的话,此种处理方式可能还容易让人接受,但是,涉案单位腾讯其实是一家商业公司,这种认定和处理方式,自然会产生较大争议。

汇桔观点:

创博亚太之所以对裁定结果表示不满,是因为《商标法》的“申请在先原则”。商标是为了区别商品和服务的一个标识,主要功能是辨识作用,大量的商标在申请时都还不具有经济价值,但是已经具有了辨识作用,所以为了保护这种功能《商标法》才确立了在先申请原则。据此创博亚太认为自身申请在先,所以微信商标理应归属自己。但商评委驳回了创博亚太的商标核准申请,且这一行政行为还在最近的诉讼中得到了法院的认可。

商评委和法院的理由是是创博亚太虽然2010年已经研发微信软件,但是并没有证据证明已经推广应用,而腾讯公司当时的用户已经达到4亿多,如果核准创博亚太的注册“微信”商标,会给4亿用户带来不便,影响到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对此,相信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意见,但小编对判罚结果还是相对认可的。

参照我国对驰名商标的知识产权保护,虽然双方都并不存在恶意侵权的行为,但在创博亚太商标申请期间,微信的用户就迅速达到天量极,如果核准创博亚太微信商标申请成功,就会导致微信庞大用户的行为受到影响,这从最早对创博亚太微信商标提出异议的是一个腾讯微信个人用户的信息中就可以得到明证。当然,如何界定是企业商业利益还是公共利益,现在还并未有明确的法律规定,而这也是造成此次舆论纷争的主因,所以我国还需要对商标异议的程序予以更详尽的补充,避免上述纷争的发生。

(编辑:Amee)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