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汇桔观点 > 正文

药品价格谈判机制有助消除价格壁垒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资讯网   2015-03-23 16:44:19   点击:

导读: 药价改革中最具市场化和国际化管理思路的药价谈判机制,已正式进入立法程序。

药价改革中最具市场化和国际化管理思路的药价谈判机制,已正式进入立法程序。

近日,《建立药品价格谈判机制试点工作方案》(下称《方案》)已于17日正式结束了在国家相关部门间的意见征集,进入下一轮立法程序。根据《方案》,肿瘤用药、心血管用药、儿童用药、中成药和公共卫生用药中的专利药品和独家产品将最先享受“谈判”待遇。

专利药 机制

成立“药价谈判委”

药品价格谈判,已经箭在弦上。

“选择价格高、疗效确切、社会关注的若干专利药品和独家生产药品先行试点,以香港、澳门、台湾等大中华地区价格为参考,进行价格谈判。”《方案》在征求意见稿中明确。

3月18日,这份国家层面制定的第一份药价谈判文件刚刚结束了其在发改委、人社部、食药监总局等15个部门间的意见征询,“降低药品虚高价格”、“预防和遏制药品购销领域腐败行为、抵制商业贿赂”等是这份市场化倾向的新政希望达到的目标。

“这次提出要建立国家和省、区、市两级药价谈判机制,不同类别的专利药和独家生产药品会有不同的办法谈判,市场份额、临床使用需求等都会成为谈判参考因素。”有接近卫计委方面权威人士透露。

“以需求为导向,重点将肿瘤用药、心血管用药、儿童用药、公共卫生用药、中成药中的专利药品和独家产品纳入谈判范围,积累经验,逐步扩大谈判药品类别和品种数量。”《方案》明确。

具体来说,对于临床用专利药品,将参照港澳台以及其他国家药品价格,结合医院用药数量,“以市场换价格”,由专业谈判组谈判议定采购价格。

而公共卫生专利药品,则将借鉴艾滋病、结核病用药纳入公共卫生项目采购供应模式,带预算谈判、带量谈判、集中采购、集中配送、定点机构、定人使用,由中国疾病控制中心谈判议定采购价格。

对于独家生产的中成药,《方案》要求,委托省级谈判机构依据当地医保筹资水平,通过谈判协商,确定采购价格,并与医保支付标准联动,促使企业回归合理价格区间。

“大量的谈判工作需要展开,国家药品价格谈判指导委员会的职责就是要确定谈判的药品品种、谈判实施方案和采购价格。”前述人士表示。

按照《方案》显示的内容,卫计委将牵头成立国家药品价格谈判指导委员会(下称“国家药价谈判委”),成员分别来自国家药价谈判委成员单位、中国疾病控制中心、卫计委药具管理中心、统计信息中心、发改委药品价格评审中心等。

据悉,按照《方案》目前确定的原则,药价谈判将从国家药价谈判专家库中抽取,成立3人以上的单数谈判小组,在谈判过程中,允许和鼓励企业以适当方式向社会说明药品的价格、疗效、销售等情况,并接受质询,谈判结果将在公开信息平台公示,并鼓励药品生产企业直接配送,在一年一次的采购周期内,药品价格原则上保持不变。

谈判“贵族药”

而以原研专利药为主的跨国药企,将毫无疑问成为这一制度最先的体验者。

“能否进入谈判机制,要看这些专利药是否符合四大基本原则,即第一是专利药,存在供给方垄断的情况;第二价格较高;第三疗效确切,具有临床价值;第四,还不在医保目录内。”人保部社保所医保室副主任董朝晖此前就此话题透露。

事实上,民间对于跨国药企产品降价的呼声也一直存在,一方面,这些药品疗效显著;但另一方面,也正是因为其在研发阶段投入了大量成本,为鼓励创新,这些原研制药品也具备了高定价的权利。

如果这个方案能确定下来肯定是一件好事,这样我们的公众能更多地使用到更好的药品,对企业来说,也能进入到更大的市场。”跨国药企行业代表、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会(RDPAC)发言人左玉增表示。

而在2010年,人社部将部分跨国制药公司的高质量药品引入医保的尝试中,美国礼来、美国辉瑞、瑞士罗氏和南京先声等在内的多家制药公司,都曾不同程度参与医保谈判的试点工作。

“其实各地现在也都在做药价谈判的工作了,因为每个地区的医保付费能力不同,所以谈判的原则和品种也有所区别。”前述人士谈道。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以来,江苏、浙江等经济发达的省份开始尝试省级的高价药物价格谈判。

2014年12月,浙江省人社保将31个高值药品纳入该省大病保险特殊用药谈判范围,以切实解决参保人员罹患重特大疾病的特殊用药问题,超过一半的为外资品牌,诺华、礼来、辉瑞、拜耳等均榜上有名;国内企业入围的则有百泰药业、兰生股份参股的中信国健、江苏奥赛康、正大天晴、江苏豪森药业等。

而北京、青岛、江西等地也开始引入医保谈判机制——此前江西省人社厅官员就介绍,该省纳入医保范围的5种特殊药品,通过启动谈判机制,总价将降到1.59亿元,降价幅度约为14.5%,在这批获邀谈判的厂家中,有21家属于外资公司。

2014年12月,江西省首次通过谈判机制将特药纳入医保,共有甲磺酸伊马替尼胶囊(片)、注射用培美曲塞二钠、重组人血管内抑制素注射液、注射用曲妥珠单抗和注射用雷替曲塞等5种、共10个品规。上述药品主要用于白血病、肺癌、乳腺癌等的治疗。

江苏省的特药制度自2013年1月1日起实施,医保部门与药品生产企业谈判议价,之后陆续将赫赛汀、格列卫、达希纳三种抗肿瘤治疗药品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据报道,截至2014年10月,全省共有约3900名大病患者得到了特药保障,成为该项政策的受益者。

对此,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上海市卫生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胡善联评价认为:“创新药物的定价政策,从药厂的角度来讲,是希望提高新的市场可及性和企业的收入;支付方则是为了控制价格,根据社会意愿支付和支付的能力,为卫生服务提供合理的价,最终达到鼓励进一步药品创新的双赢政策。

汇桔观点:

一直以来专利药、独家药漫天叫价,这不仅是市场竞争缺失所致,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缺少了必要的价格保护机制。国家建立药价谈判机制有效改变了这一局面,真正把专利药、独家药的价格降下来,让更多的老百姓用得起专利药、独家药,让专利药受惠更多平民百姓。

专利药物价格的垄断,究其因还是专利制度所致。专利制度是把双刃剑,它既是专利创新的保护伞,有时也成了壁垒。专利制度有关规定明确药品的配方和工艺如有仿制均属于侵权,这是为了保护医药行业的创新发展,但很多时候,许多跨国制药企业为了牟取暴利,完全脱离成本,制定出的高昂价格将许多有实际需求的患者排除在了消费群体外,这严重违背了创新改善人类生活的根本目的。

如果要实现专利药、独家药甚至进口药广泛受惠于百姓,除了建立专利药品价格谈判机制的同时,还可以像一些国家打造“专利底牌”,即在多轮价格谈判无果的情况下,满足一定的条件,政府可以强制许可国内药企仿制相应的专利药,为谈判设置底线;此外,对一些价值高难以代替的专利药,政府以其名义购买专利,授权药企生产。平衡好专利制度,才能为专利药打开市场找到多元的道路,在专利药受到专利制度的有效保护之余,也能有效消除专利垄断的壁垒。

(编辑:Amee)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