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2015经济增长目标不任性 7%有利于产业转型升级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2015-03-13 10:35:59   点击:

导读: 在保持了多年的高速增长后,中国制定的经济目标第一次调至7%左右。对于这种下调,代表和委员们纷纷向记者评价称:务实、不任性。

“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昨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的一句妙语引发了全国上下的关注,同样引发讨论的还有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目标定在7%左右。

\

在保持了多年的高速增长后,中国制定的经济目标第一次调至7%左右。对于这种下调,代表和委员们纷纷向记者评价称:务实、不任性。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刘培林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预期增速目标比去年低,是适应和引领新常态的战略安排,也回应了认为中国经济很快会大幅度减速的观点。

增长降速“实事求是”

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昨日召开发布会时表示,对2014年的经济社会发展概括起来是两句话,第一句话叫困难要比预想的多,另一句话是结果比预想的好。而2015年的经济走势则可概括成三句话,即压力不小、利好不少、信心不减。

过去10年内,中国的经济增长目标曾调整过两次,2005年由7%上调至8%,2012年则被下调至7.5%,并连续保持了三年。记者采访的经济专家认为,GDP的下调首先要从理性上认识到这是客观规律的趋势,也就是中央提出的“新常态”。

全国政协委员、社科院经济学部副主任刘树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上行动力不足,调低增速目标,是中国政府客观分析当前经济形势做出的务实之举,更彰显了转方式、调结构的坚定决心。”

具体来看,经过30余年的高速增长,我国经济已经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无论从历史经验还是国际经验,这一转向均符合规律。正如美国前财长萨默斯曾撰文说到,经济增速向均值回归,是最靠谱的经验规律;奇迹般的高增速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此外,中国经济基数大了,同样百分点对应的增量也是今非昔比。纵向来看,2015年预期增速对应的增量约为4.5万亿,不考虑价格因素,相当于1994年全年的GDP;扣除价格因素,相当于1985年的全部GDP。横向看,把增量部分视为一个单独经济体产出的话,全球排位在20到25名之间,约相当于沙特或瑞士的全部GDP。

最后,在当前内外形势复杂的客观背景下,能实现多少增长需要我们“量力而行”的选择。

“当前中国经济增长的传统动力正在减弱,但新的增长点尚未完全形成,正处于新旧增长点青黄不接时期,今年面临的困难可能要比去年还要大。对增速目标进行调整,是实事求是的。”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表示。

刘培林认为,中国未来保持中高速增长潜力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离全球技术前沿尚有不小差距,仍然有可观的后发优势。所以,设立这样的预期目标是符合规律的,经过努力是可以实现的。而事实上,市场力量推动的转型升级已经在发力。

7%有利于产业转型和升级

那么,7%左右是否足以支撑中国的发展需要?产业、就业、人民生活质量以及国家的中长期规划等目标能否在这一增速下顺利实现?从去年的官方主要重要参考指数来看,这些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强调,7%左右的增长预期,考虑了需要和可能,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相衔接,与经济总量扩大和结构升级的要求相适应,符合发展规律和客观实际,可以实现比较充分的就业。

十八大提出的“两个百年”(新中国成立100年和建党100年)目标中第一个百年目标是,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十八大报告同时提出,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

据专家测算,“十三五”期间只要保持7%左右的增长,就可以实现两个翻一番的目标。而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司长徐林此前指出,如果2015年经济能够实现7%的增长,要想在2020年实现经济增长翻番的目标,则“十三五”时期的经济增长,6.5%是底线。

当前的7%和十几年前的7%也不能同日而语。“除了绝对值外,在GDP的构成上有很大变化。近年来科技、产品创新在推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越来越大。经济增长驱动力、产品结构、万元GDP能耗等发生了很大变化,应该说这个7%的含金量是很高的。”蔡继明说。

此外,7%左右的目标也充分考虑到了就业需要和增长的可能,留有一定的弹性余地。记者从主流研究机构获得的经济测算数据来看,当前我国经济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就可以新增加就业超过170万人。

从实际数据来看,近年每年新增就业人数都超过1000万人,2014年更是达到了1322万人,高于上年。经过测算,2014年7.4%的增长所对应的就业增量,2015年经济增长7%即可达到。

最后,这一增速区间的界定也考虑了产业和地方转型发展的需要。在中国经济由政策导向向法治和市场导向过渡的阶段,我们的发展目标主要依靠市场主体的自主行为来实现。去年,全国的产业结构已经发生变化,第三产业比重大幅提升。

事实上,根据地方两会透露的信息,面临更大转型压力的资源大省黑龙江、辽宁、山西设定的目标均为6%左右。

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发改委主任王金笛表示,没有了高增长目标的压力,地方政府能腾出更多精力,切切实实将调结构进行到底。

努力争取更好结果

在下调经济增速的同时,政府工作报告同时强调:各地要从实际出发,积极进取,挖掘潜力,努力争取更好结果。

一名参与报告起草的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7%左右是一个综合考量的决定,但就政府工作来说,实际是不满足于这一目标的,依靠“双引擎”,既保底又出新,争取更好的增长数据才是政府的努力目标。

对此,政府工作报告也作出了全面周详的部署。例如,2015年拟安排财政赤字1.62万亿元,比去年增加2700亿元。赤字的提高意味着今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将更加有力度。

政府工作报告同时提出,要处理好债务管理与稳增长的关系,创新和完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适当发行专项债券。保障符合条件的在建项目后续融资,防范和化解风险隐患。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提高使用效率。继续实行结构性减税和普遍性降费,进一步减轻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负担。

此外,包括加大简政放权、改革投融资体制、加快价格改革、推动财税体制改革、推进金融改革、深化国企国资改革等一系列措施将极大释放市场红利,产生新的经济增长点。

从经济托底和民生角度考虑,政府工作报告还明确提出要增加公共产品有效投资。其中,棚改、铁路、水利等投资多箭齐发,重点向中西部地区倾斜,有望使巨大的内需得到更多释放。

刘培林表示,尽管我们拥有许多潜在机遇,政府改革态度也十分积极,但仍然要看到,实现当前制定的预期增速目标,也不是轻而易举的。具体难点在三个方面,其一,这是防控已有风险、化解过剩产能和推动转型升级基础上的目标,不是原来经济结构的成比例缩小。其二,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转变的时期,把私人部门的预期引导到中高速增长目标上,得到私人部门的响应,激发私人部门的投资和转型升级,并不容易。其三,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两张的问题尚未根本解决,倘若客观的预期一时难以形成,政府通过传统财政和货币政策托底时,传导有梗阻,效应会不尽如人意,为此需要研究更多的政策方案。

“7%的目标是预期性的、引导性的。”徐绍史昨日在谈到今年经济走势时说,作为发改委来说,我们一定会按照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部署,有决心、有信心,也有能力在实际工作中努力取得更好的结果。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