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版权资产驱动国有文化企业发展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   2015-01-30 18:44:03   点击:

导读: 在数字化环境下,加强版权资产管理,既是国有文化资产管理的重要内容,也是打造企业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手段。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版权似乎是专指出版物的,其实版权涉及文化领域的方方面面。作为知识产权的一种类型,版权是作者和其他著作权人对文学、艺术和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等作品所享有的各项专有权利。长期以来,国有文化企业在版权资产管理方面意识较为薄弱,版权资产权属不清、大量版权资产“沉默”,影响了国有文化企业的健康发展。在数字化环境下,加强版权资产管理,既是国有文化资产管理的重要内容,也是打造企业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手段。

版权 资产 文化

2013年5月3日,荷兰艺术家霍夫曼制作的“大黄鸭”现身香港并引发轰动,进而使得国内各地“山寨大黄鸭”层出不穷,随后引发版权之争。近期,手机APP“今日头条”因版权风波屡上头条,更有媒体将其送上了法院的被告席。媒介融合时代的版权保护问题引发了全社会的深入思考。应该看到,长期以来我们对版权的认识、对版权巨大经济潜力和战略意义的认识,恐怕都还不够深。举个例子来说,比如一本书的价格是怎么定的?很少是按书籍的内容来定价,而是按纸张、印刷、制版等成本费用来定价的,要么就是直接按印张数定价,确定了印张的价格也就确定了书的价格,因此书越厚、装帧越豪华价格就越高。一本书的价格居然和它的内容没有太大关系,真是不可思议。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背景下,我们应该充分认识国有文化企业版权资产管理的重要意义。

第一,版权资产是国有文化企业的核心资源。

版权是文化企业获取经营收益的核心资源,通过对版权内容的生产、管理、运营,形成了版权资产,也构成了文化企业的核心竞争能力。国际上,以德国贝塔斯曼出版集团为例,该集团旗下拥有RTL集团(卢森堡),兰登书屋(纽约),古纳雅尔(汉堡),BMG(纽约),欧唯特(居特斯洛),直接集团(居特斯洛)等公司,运营着文字、音乐、影视等版权内容。该集团2010年度197亿欧元的销售收入中,有92亿欧元来自直接的版权许可销售,有31亿欧元来自与版权产品有直接依附关系的衍生品开发和广告销售等,版权资产始终是贝塔斯曼集团赖以生存的核心资产。还有一个大家比较熟悉的,就是美国的米高梅电影公司,它是美国五大电影公司之一。当年《乱世佳人》《魂断蓝桥》《007》,以及《猫和老鼠》都是出自这家公司。米高梅电影公司虽然于2010年11月宣布破产,但它的片库里面还有4100部电影版权,每年还能带来5亿美元的收入。可以说,国外的相关文化、艺术以及出版机构,它的核心资源和核心资产是版权。

第二,版权是国有文化资产管理的核心内容。

国有文化企业经过长期的发展和积累,形成了大量的版权资源。如上海文艺出版集团经过数十年的积累,拥有丰厚的文学和艺术作品版权,仅旗下的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就拥有民国至今8000余种连环画中约60%的版权。又如中国唱片总公司,这是老字号的国有文化企业,前身是大中华、百代唱片公司等,它拥有13万张金属母盘,4.5万多条录音母带,还有1952年以后与700多家文艺团体录制的4万多条单曲节目,这些版权资源经过梳理和价值重新认定,将成为国有文化企业重要的版权资产,其价值和规模甚至会超过固定资产。激活、保护和利用这些版权资产,充分实现其价值,一是能够保障国有资产的合法权益,避免版权资产流失;二是能够推动企业提高赢利能力和加快发展速度,实现做大做强的目标。

第三,版权资产是维护文化安全的重要抓手。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文化企业成为文化创造的重要主体,版权资产成为文化传播的重要载体。版权资产既有通过市场交换获取经济利益、实现再生产的商品属性,也有影响社会、引领社会的意识形态属性。当前,经济全球化趋势不断加深,不同思想文化的碰撞更加激烈,版权资源在维护国家文化安全中的作用更加凸显。长期以来,我国版权贸易一直处于巨额逆差的劣势地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公的《2013年全国新闻出版业基本情况》显示,2013年,全国共引进版权18167种,输出版权10401种,其中引进图书版权16625种,输出图书版权7305种,图书版权贸易引进和输出比例为2.3:1。与2012年的2.1:1相比,版权贸易逆差有所加大。依托版权资产的发展壮大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提升全球文化资源配置能力,已成为传播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的迫切需要。

据最新发的《国有文化企业发展报告(2014)》显示,截至2013年年底,全国国有文化企业共计12159户,账面资产总额2.2万亿元,其中版权等无形资产价值占比只有2%左右。目前,国有文化企业版权资产管理整体上基础较为薄弱,根据中央文化企业问卷调查和访谈,财政部代表国务院出资的100余家中央文化企业中,只有14家企业建立了版权资产管理制度或开展版权运营。总的来说,国有文化企业很少能对版权产品进行多环节、多层次的商业开发。在对待版权的态度上,大多企业认为版权资产是“轻、薄、短、小、弱”的“轻资产”,“无本、无利、难管理”,产业链还局限在编、印、发环节,很少做到版权的深度开发与综合运营。

具体来说,国有文化企业版权资产管理存在两大问题,一是权属不清。多数国有文化企业在管理过程中对版权资产没有清晰记录,对版权权属及介质没有建立台账,在日后清理过程中由于权属无证据或权属失效等原因,使国有文化企业存量版权资产确权过程困难。如南方广播影视传媒集团多年来积累的节目资源量庞大,仅集团下属的南方电视台和广东电台就有36万余小时的视音频资料,但很多资料历史久远,从制作或购买之初就没有建立相关的版权档案,造成大量的节目版权信息模糊不清,目前基本确定拥有完全自主版权的资料有10万余小时。

二是大量“沉默”。大量版权没有被认定为资产,处于长期闲置和未开发状态。很多国有文化企业版权资产管理意识薄弱,把版权资源当成历史资料简单保存,多年积累的版权成为“压箱底”的“沉默”资产。如珠江电影集团有限公司多年来积累了很多“压箱底”的作品,根据近期的梳理,有故事片300多部,纪录片500多部,集团下属的白天鹅音像出版社有歌曲1万多首,下属乐团有歌曲和节目几千部,还有很多没拍过的剧本,版权存量丰富。但上述版权资源并未产生效益,处在“沉默”状态。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