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淘宝村”助村民致富待唤醒知识产权意识

来源:工人日报   2015-01-14 16:38:43   点击:

导读: 一根网线,连接起古村落和外部世界,“淘宝村”的村民们通过开设网店,把村落里的茶叶、辣酱等土特产品销售出去,实现了财富梦想。

淘宝

浙江丽水碧湖镇堰头村,百年古村落里,拥抱互联网时代创富梦想的种子在不断发芽。

2014年12月24日,记者走在这座古树掩映,鸟语花香的浙北山区村落里,随时可以听到“叮咚叮咚”的软件启动声和“沙沙”的键盘声。村民们利用一根网线,将古村落和外部世界相连,开设网店把村落里的茶叶、辣酱等土特产品销售出去,实现了财富梦想。

实际上,金融危机后,伴随大量农民工返乡和电子商务的急速发展,苏北沙集镇的东风村、浙江缙云县的北山村、浙江义乌的青岩刘村……全国的“淘宝村”已从2013年的20个,一年间迅速发展到211个,分布在10个省,网店7万多家,直接就业人数28万。

2014年11月19日夜,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来到“网店第一村”——浙江义乌青岩刘村里的一家网店,鼓励正忙着接单的“店小二”既当就业者,又当创业者,未来成为“大掌柜”。总理夜访“淘宝村”的新闻,让代表民间创造活力的“淘宝村”故事引发关注。

农民工变身创富带头人

劳动者的智慧是无穷的。孙寒的故事印证了这个朴素的道理。

“路北漏粉丝,路南磨粉面,沿河烧砖瓦,全村收破烂”,曾经是江苏睢宁县东风村传统产业的真实写照。

2009年前后,受金融危机影响,孙寒和很多进城打工的同乡返回了自己的家乡江苏睢宁沙集镇东风村。为了谋生,他决定利用在城市学会的电脑知识和木工手艺,注册一家网店在网上售卖家具,没想到生意越做越大,孙寒从一位农民工变成了一位创富带头人。

当年的玩伴都慕名来找他,“自己的发财之道别人知道了形成竞争怎么办?”孙寒苦苦思索了一段时间后认为,“得把盘子做大,形成品牌效应。以后网上的人就认我们这个地方的家具网店,也有利于自己发展。”于是孙寒帮助大家培训电脑知识,教授大家怎样开设网店。一个个网店如雨后春笋般在沙集镇开办起来。

记者留意到,在该镇的一条商品街上,家家商户都有电脑,都开了淘宝店,木工、物流、仓库、客服……一个个岗位提供给四里八乡的年轻人。他们守在家门口就能打工赚钱,还能照顾家人。东风村形成了最早的一个较大规模的“淘宝村”。

一些经济学家陆续来访,此时孙寒才知道,他当时想明白的朴素道理用一个经济学术语可以概括,叫“集群效应”。

和孙寒一样,浙江缙云县北山村网络户外用品“北山狼”创始人吕振鸿也曾是一位农民工,之前卖过煎饼。现在他卖的户外产品已经风靡网络,他自己也变身千万富翁。2014年12月末,在北山村的村路上,他指着村路两边的网店对记者说:“这些都是我带动起来的,我们村原来是‘烧饼村’,现在是‘淘宝村’。我原来是‘烧饼郎’,现在他们叫我‘北山狼’。”

走访这些“淘宝村”后,记者发现了其中的共同特点,这些村中的传统经济基础比较薄弱,政府有意扶持,返乡农民工中的“能人”是“带头大哥”。

勤劳致富打造精彩故事

从4000元启动资金开始,卖烧饼的吕振鸿目前月销售额已经达到500万元。如今,他的公司有员工50多人,分销商300余家,办公场地4000多平方米。

在吕振鸿的带动下,北山村已有70多户、400余村民加入网上淘金行列,实现交易销售总额上亿元。这个浙北经济落后的山村如今稳步发展,人均年收入逾万元。吕振鸿告诉记者,村里一位30多岁的小儿麻痹患者,通过开网店,不仅养活了自己,还有盈余来照顾老母亲。

从苏北沙集镇到浙江义乌,从内蒙古到广东,近年来各地农村都出现了大量“淘宝村”,基层农民们用自己的创造力打造着一个又一个精彩故事。

“创业真的很难,但过苦日子更难,有了好的政策与平台,我们有了奋斗目标,就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吕振鸿对记者说。

在北山村村头,村民吕洪峰向记者介绍,之前自己和妻子在杭州卖服装,后来孩子大了需要照顾,便返乡创业开了网店。在吕振鸿的带动下,他专做户外帐篷生意,如今年收入在几十万元,目前他要开发当地的土特产品,争取利用网店销售出去。

他们的故事真切而鲜活,印证着民间的智慧,展现着个体创新的活力。有人预言,互联网将在广阔农村挖潜。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新疆公开表示:“阿里巴巴来西部,是希望建设5~8年后改变这些省市的基础设施、经济结构。”

孙寒他们可能并不了解马云的商业雄心,但他们知道,自己现在可以通过勤劳致富,打破传统的藩篱,实现创富梦想。

普遍遭遇成长的烦恼

农村电商的发展,淘宝村的壮大鼓舞着广大农村创业者,但在快速发展中,他们也普遍遭遇着成长的烦恼。

李克强总理的出现让青岩刘村沸腾,他去过的网店甚至一夜间访问量暴涨30倍。12月末,记者再次造访这里时,一切已恢复正常。创业者们开始苦苦思索:在如今激烈的互联网竞争中,自己的网店如何才能存活,甚至做大做强?毕竟,快速发展的时代已经过去,电子商务已进入大浪淘沙的严酷时期,现在的青岩刘村还能快速发展么?

2014年2月,安徽人王亮亮经过10个多小时的汽车颠簸,抵达浙江义乌的宾王汽车站,独自提起蛇皮袋走下车。这个23岁的年轻人带着梦想来到这里,一度兴奋不已,但现实远比他想像得严峻。

看过几套房子后王亮亮发现,这里的房租大多“年付”,而非“月结”。比如一套两室一厅、近80平方米的房子,租金要1.5万元一年。这个价格比起2005年、2006年时已有幅度不小的上涨。而且,全年租金要在入住时一次性结清。

王亮亮不能理解:以“淘宝商家孵化基地”著称的青岩刘村,为何要将租房门槛抬高?除了租房,青岩刘村还有不少在他看来“不近人情”之处。另一位淘宝卖家就向记者抱怨,虽然其租用的是居民用房,但房东却按照1.2元/度的商业用电标准收取电费。

“青岩刘村的另一个问题是缺少仓储空间。网店商家通常腾出卧室或者客厅用作仓库,而独立的仓库只有整幢楼的一层,但空间有限,且租金很贵,价格是其他楼层的两倍。”一位卖家向记者介绍说。

孙寒所在的东风村也遇到了问题,之前大家都在仿造家具,没有专利和商标,其中一户人家抢先注册专利,在当地引起轩然大波,经过政府方面协调才算暂时平息。

“目前东风村电子商务存在不少问题,产品质量参差不齐,网商相互砸价,缺乏新品研发等都在制约东风村的长远发展。”孙寒说,转型是必经之路。目前他们已经联合了几十家网络店商抱团发展。大家经营统一产品,使用统一图片和价格。

青岩刘村、东风村遇到的问题是全国诸多“淘宝村”普遍遭遇的成长烦恼。吕洪峰指着堆满屋子的货品对记者说,未来的仓储用地不知道该如何解决。

2014年12月23日,在浙江丽水举办的中国淘宝村高峰论坛上,代表们在会议室里集中研讨淘宝村的未来发展困境。他们认为“土地空间、发展政策、劳动力储备、如何避免恶性竞争”将是困扰淘宝村的最重要问题。

经过初期的迅速发展,“淘宝村”遇到了一些瓶颈和阻碍,发展的问题总归要靠发展来解决。在民间创新的驱动下,在城镇化发展和农民“居家创业”的愿景下,“淘宝村”的故事还将陆续在中国大地诞生。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