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汇桔观点 > 正文

专利成果化:不让科研的果子烂在树上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4-12-17 15:33:41   点击:

导读: 来自全国高校及科研院所、政府、企业界的30多名青年精英,却在不大的会场内进行着一场令人“脑洞大开”的头脑风暴。

近日,由上海市科协指导、主题为“创新发明,创造美好”的首届市民创造发明成果展示会在黄浦区青少年科技活动中心开幕。此次展览共有120个成果亮相,80%获得专利授权,近20%已转化为产品。在为期3天的展会上,一批企业代表将来参观,寻找有市场前景的民间发明。

\

CFP供图

12月的上海,有些阴冷。但在理论上应该更“冷”一些的上海郊区奉贤区,来自全国高校及科研院所、政府、企业界的30多名青年精英,却在不大的会场内进行着一场令人“脑洞大开”的头脑风暴。从会场上频频传出的热烈掌声,到窃窃私语的讨论,每一个与会者,都在“热火朝天”地讲述各自的“奇葩”故事。

这些故事的背后,隐藏着一张中国科技成果转化的大网。这张大网,把政府、高校、企业粘连在一起——粘得紧时,三方获益;粘得松时,挫败不已。

赢就赢在“以用户为导向”

位于天津的名校南开大学,一个名叫郭鑫的90后年轻人,已经在校内校外家喻户晓。这个目前还在南开大学念大四的学生,在2014科技成果转化研讨会上,被南开大学材料学院副院长刘振“点了名”。与他一起被“点名”的还有张伯苓、杨石先、何炳林等南开的“王牌”。

这个90后男生,目前身家超过一亿元。但是,他的强项却不是科研,而是创业——他的创业,总是能帮助南开一些前沿的、但缺乏实践应用的科研成果“投产”。

一个被放置很久的“碳汇”研究,经他之手,项目在短短7个月时间内,从500万元风投发展成了一亿四千万元评估值的项目。

另一个南开教师团队手头掌握的海洋水生生物研究,也被他挖掘,并“推销”给了驻扎在海南三沙市的南海舰队。这个名为“绿箱子”的项目,现在已签约,未来将解决南海舰队长期驻扎在海上的餐饮问题。

中国青年报记者注意到,郭鑫所做的,就是在科研项目和产业需求之间搭桥,“以用户为中心”。

清华大学能源系张建胜教授就是这样做的。因为把用户摸得透,又懂技术,他的清洁煤技术成功转化投产。仅在煤气化方向的一个项目,就获得两个大企业投资,一个5000万元,一个4100万元,整个科研的经费超过了一亿元。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张建胜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到电厂里,与一线的工人聊天,看看锅炉在运行的实际情况中会遇到哪些问题,如何解决。这样,张建胜和他的团队从生产用户得到了很多第一手的资料。“我们设计的产品是不是合理,是不是正确,在使用过程中会有什么问题,反馈过来的这些信息可以指导我们重新去做有针对性的研究,这点很重要。”张建胜说。

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国的循环流化床技术都是跟着国外学。那时候的技术是封锁的,外国人“只卖苹果不卖树”。最早对这一技术形成认识的老教授,在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去德国参观时抓了一把循环后的灰回来,国内的科学家才开始逐渐研究出门路。

直到今天,我们有了自己的燃烧理论、设计导则,走在了世界前列,第一次实现了国家锅炉技术的出口。张建胜特意强调,以前出口的是锅炉,那是产品出口,不是技术出口,这次卖出的是图纸,别人来买我们的技术了。

另一项煤气化技术也完成了从基础研究到实践循环的过程。在煤气化方面的科研项目中,张建胜的团队与企业形成横向合作,将科技成果转化,完成专利的申请,还在评奖中获得了第一名。“直接给了100万的现金支票,还是很诱人的。”张建胜说。

张建胜团队赢就赢在“以用户为导向”上。

张建胜的一个原则是,只负责做研究、做技术,不负责之后的技术推广、产品应用,但他的团队所研究出来的技术,却一定要确保是好用的、接地气的技术。

这支科研团队,在清华大学,算是一朵“奇葩”了——由5个教授、3个副教授、40多个研究生和20多个外聘技术人员组成。这样的“大团队”,在清华大学独此一家。“我们学校老师大多数都是单兵作战,一般两三个人的团队是比较常见的,还有很多是一个老师一个团队。但是我们这里面有8个老师,有将近20年的历史。”

这种长久的、稳定的“大团队”合作,在科研队伍中是比较少见的,但却是另一种“用户导向”思维的体现——集结所有可以集结的力量,为用户提供最好的科研服务。

那家一次性花4100万元买断煤气化技术的企业,在买断费之外,还应科研团队要求,每年从收入中返还给学校“煤气化联合中心”一千万元,专供后续科研投入。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