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国务院降药价 进口专利药或撕去贵族药标签

来源:央广网   2014-12-11 14:58:14   点击:

导读: 为了让老百姓能够看得起病、吃得起药,国家卫计委酝酿建立国家药品价格谈判机制,药品降价直指有“贵族药”之称的外企专利药。

据经济之声报道,降药价的“利剑”终于要落在“贵族药”身上了,不少药企人士已经嗅出了空气中浓浓的改革气息,一场中国药品定价史上最大规模的改革浪潮正滚滚而来。据了解,国家卫计委正设想建立国家药品价格谈判机制,打算做好专利药品、独家生产药品集中采购价格谈判工作。

专利药 药品价格

根据接近国家卫计委的知情人士透露,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委员会的建立由国务院医改办牵头,成员单位包括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发改委、国家食药监总局、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委员会成立后,谈判的品种将首先从肿瘤用药、心血管用药、儿童用药、中成药、公共卫生用药5类药品中选择。具体的谈判方法是,谈判委员会先采集各省(区、市)集中采购平台中标价格、各地医疗机构历史采购价、社会药店实际销售价,以及有代表性的国家和地区采购价,建立谈判药品价格信息库。谈判办公室参照以上价格信息,确定谈判药品采购上限价格。一位不愿具名的医药行业协会负责人透露,药品价格谈判委员会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谈判价格确定后,国家还将重点监测谈判药品在其他国家或地区市场价格变化情况。对价格浮动超过一定比例的药品,及时调整采购价格。而此举明显直指外资药企。从1998年至今,我国已超过30次降药价,却始终难以撼动专利药高高在上的身价,如何挤出专利药、独家药的价格水分关乎药价改革的成败。

经济之声:对于药品价格谈判委员会的探讨正选在国内药价改革的敏感时期。不久前,国家发改委向8个医药行业协会下发了《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计划取消药品政府定价,通过医保控费和招标采购,药品实际交易价格将由市场竞争形成,这一方案也被称为中国药品定价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改革。由于征求意见稿中,谈到对于专利药品、独家生产的中成药等市场竞争不充分药品,建立多方参与的谈判机制,这次国家卫计委计划设立的国家谈判机制的构想,也被解读为对这一方案的响应。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财经作家叶檀认为,这个设想的初衷是好的,而且,完成这个设想并不难。难的是如何保证价格谈判的公平?如何控制谈判的成本?贵族药降价后,如何保护知识产权

叶檀:这个设想能不能达到降价造福于民的目标值得怀疑,现在还没有经过充分的论证,因为在这个问题当中有几个细节问题是比较关键的,第一个谈判委员会到底设在什么地方,如果设在相关政委下边会不会形成新的寻租,谈判是不是公平;第二如果中央部委谈了之后各个省市是不是需要继续谈,包括跟营业,跟供应商之间,如果需要继续谈那这个成本是非常耗散的,但是不继续谈中央部委权利太大。如果代表消费者有可能是第三方保险机构比较好,因为这些专业医疗保险机构比较好,这些商业医疗保险机构,因为利益攸关,所以会对谈判有很大的动力;第三从国外来看,绝大部分新药研制是亏损的,那么降价的时候,对知识产权如何来保护,如果不让拥有知识产权的新药获得足够的利润,以后没有人去研发新药。

经济之声:有消息人士说,“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委员会”还仅仅是国家卫计委的一个设想,至于最终是否能够正式成立,有待药价改革方案出台后,相关配套措施如何确认。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委员会成立的可能性大么?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胡善联对此解读。

胡善联:国家药品谈判委员会成立是一个很好创新的思路,可能性大不大取决于各个部委的协调,第二今后中央还要授权,从长远观点来看,还需要有一系列政策文件的配套,以及最后有立法上的确定。因为从其他国际经验来看,不同国家药品价格委员会也都存在,但是它不是一个最后决定权,议价了以后,最后还要依靠政府相关部门来确定。

经济之声:建立国家药品价格谈判机制的设想对于挤出专利药、独家药的价格水分是否有效?

胡善联:是降价的措施之一,一定要把它挤干水分很难。主要因为这些药不论是专利药或者独家产品的药物,它本身就具垄断性,因为它的技术比较先进,有专利权,而且它需要有一定的利润保护,所以我们说谈判只是一种降价的一种方式。

经济之声:谈判只是降价的一种方式,刚刚财经评论员叶檀也提出,如果不让“贵族”获得更高的利润,就没有人愿意再研制新,这样的矛盾如何解决?

胡善联:降价要适度,比如要有一个国际参考定价,选择八个或者十个国家,选在这个国家中间的药价,所以今后要做的这项工作就是搜集各个国家有关新药的它价格变化区间,用来制定一个参考的价格。

经济之声:药品价格谈判委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谈判价格确定后,国家还将重点监测谈判药品在其他国家或地区市场价格变化情况。对价格浮动超过一定比例的药品,及时调整采购价格。而此举明显直指外资药企。能否形成有效约束力,避免葛兰素史克在华虚报药品价格的行为以及贿赂丑闻?

胡善联:现在定价的话是参考相近我们经济水平的国家,所以这样制定出来标准价格药企也比较容易接受,关于丑闻的问题贿赂的问题,以后的各省市要不要再进行谈判,因为现在最后的药品进入医院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医院,所以中央定了以后,可能到各省市到各个医院仍然有一番讨价还价的过程。

经济之声:国家发改委向8个医药行业协会下发了《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计划取消药品政府定价,通过医保控费和招标采购,药品实际交易价格将由市场竞争形成。建立国家药品价格谈判机制对于药价改革意味着什么?药价改革目前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胡善联:这个意义非常深刻,今后药品价格的改革何去何从,从经济学上讲,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以及政府的作用,所以政府跟市场两个手的作用都要发挥。还有比较重要一点,难点在于三医联动,医保、医药以及医疗,要取得共识,同时还需要有老百姓的理解和支持。

汇桔观点:

虽然像药品这类商品的定价应该直接由市场来决定,但因为种种原因,国务院打算成立“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委员会”的构想还是很有必要的。政府参与进口专利药药价谈判,就相当于反垄断的手段,与发改委要求高通降低专利许可价格一个道理。但是启动这样的谈判机制容易,但应该给予制药企业多大的利润空间?怎样的价格才不会打击制药企业的创新积极性?这些问题真要较真起来还真不好解决。况且中国药品价格虚高并不仅仅只是药企定价高的问题,文中也提到了,各种层面的权力寻租同样是药价高企的原因,所以想要真正把药价降下来,让老百姓看得起病、吃得起药,仅有“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委员会”还不够。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