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原创新闻该如何向互联网媒体收版权费

来源:央广网   2014-12-01 16:10:08   点击:

导读: 现如今,搜索各大网络媒体的新闻你会发现,内容基本上都是来自传统媒体记者的采访报道。网络媒体将这些报道照搬过来就成为自己的内容,静候点击量了。

很多商业新闻网站是在坐吃免费的午餐,不过在不久的将来,免费的午餐很有可能就吃不到了。

\

最近,全国人大常委,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原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在接受采访时就透露,国家正准备搭建一个信息平台,把所有的原创新闻放在这个平台上,任何网站使用的时候都要付费,以此来加强对新闻作品知识产权的法律保护。

其实,终结免费午餐的提法并不是第一次提出来,在互联网火热的当初就有多家媒体发出倡议试图抵制商业网站享用免费午餐,不过最后往往都不了了之。如今,这一提议再起,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怎么看?信息平台的做法可行吗?

柳斌杰在掌管了6年新闻出版总署后,来到我国的最高立法机构全国人大工作。在新闻立法方面,或许很少有人比他更权威。他日前在一场座谈会上透露,国家正在研究传播立法,将终结新媒体发言随意;传统媒体面容呆板的常态。在他看来,传统媒体的新闻作品被网站拿来免费用,不正常。他的原话是,你们互联网,光吃免费午餐,奶牛谁来养?消息一出,媒体圈沸沸扬扬。北京某报社的记者刘先生为此叫好。

刘先生说,比如我自己,费劲巴拉的弄一篇稿子,可能要采访十几个人,可能要用时得四五天,弄出来的稿子发了之后,直接就被人拿过去用了,有时候连作者名字和媒体来源都不署,这是我们心里的坎。互联网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共享的精神,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纸媒又不能太计较这个事情。反正我们自己也是比较矛盾,有时候我们自己也会沾沾自喜,被人家网站转载了,被哪个新媒体转载引用了。

常年从事商业网站新闻编辑工作的谭先生,没有一口否定这种方式,但他觉得这并不是最好的办法。

谭先生说,互联网最初的发展特点就是使信息能够共享,并不否认这种做法,只是觉得,如果真的有一天我们用了这种方式,所有的原创新闻真的要收费了,部分网站它又负担不起这部分的费用,网友是不是还能够通过各种的渠道,来去看到这样的新闻。其实打个最简单的比方来说,就像我们在这个卡拉OK里面看到的这些所有的歌曲,一直都在说,要不要收版权费,但是却一直没有执行下去。如果这个有一天真的收了这个版权费,绝大一部分KTV就要关门歇业了。所以,我觉得目前来说这并不是一个最好的解决的方法。

武汉某报社的摄影记者贾先生说,当然欢迎类似的措施来增加报社的收入、提高自己的报酬,但他也担心难以操作。

贾先生表示,我们是希望我们的劳动付出既希望有更大的平台把它推出去,让更多的人看到,但是同样我们也希望得到相应的劳动报酬,但是我觉得我现在担心的并不是说一对一的这种转载。比如说某知名网站转了某个报纸的一条稿子,但是很有可能就会有其他的网站来把这第一个网站的内容转走,但是他在做一定的修改的话,就是二次加工。最后洗过来洗过去,你都不知道稿子的出处在哪,所以这样子的话你是不好去收费的。

虽然大家都不知道平台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会有哪些具体的措施,但显然,不少专家都不赞同用一刀切的方式来保护知识产权。中国传媒大学胡智锋教授认为,如果真的搭建一个庞大的平台,在理想状态上,可以解决知识产权问题、版权问题、新闻监管问题等,但是他担心的也是两个字——操作。

胡智锋说:“这就相当多了一个层级,那么它对新闻内容的发布的速度和效率以及成本可能都增加了很多,这个在现实操作上我觉得是有很大的问题。互联网本身也在拓展,越来越规范或者尊重新闻规律,这些也都是逐渐成型的,应该是顺势而为,而不见得是一个强行来实施。要考虑到这后面有不同的利益、不同的来源、不同的运行方式”。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认为,知识产权需要保护毫无疑问,但手段如何与时俱进值得研究。

喻国明认为,今天的互联网上它需要处理的是海量的信息,它的很多资讯的这种删选、配置是在海量基础之上,如果每一个点都要通过货币回报的方式来做的话,那等于是无法进行这种配置,无法进行这种有效的版权资源的这种使用。那这种稿流的优势如何变现成一种商业优势,所以并不能要求说每一个环节都要计算的清晰和用一种方式、一种这个逻辑,一种尺度去进行这种计算。

2009年,纸媒正难熬,媒体人张鹏迎风而上,参与创办杂志《商业价值》,在取得不错的成绩后,又在今年转型创办网站“极客公园”。游走在两条线上,张鹏表示搭建这样的平台,初衷很好,新闻内容确实需要保护。但立法者、管理者还要多加考虑,毕竟互联网传播的手段在不断翻新,早已不是一个节点对另一个节点的传播。他建议,应该从影响力大的平台入手来加强管理。

张鹏说:“在一些主流的大的平台上增加一些对保护产权的机制,比如像在微信上面就是大量的大众公众号的转载、抄袭,但是其实官方对这个东西的管理是有限制的,没有设置一些有效的机制来管理。那在这个层面上其实如果要保护产权,我觉得先从几个核心的传播平台他们在里边建立一些知识产权保护机制来去推进这个事,然后于此,我们与此同时可以再探讨比如说更合理的这种模式或者平台来统一处理,我觉得需要更多的探讨吧,而且路径可能会是更丰富的,不是只有一种办法”。

汇桔观点:

今年上半年,新华社体系、人民日报体系、上海文广集团、南方报业集团等10来家新闻集团,集体要求《今日头条》对旗下所有媒体的内容下架,再次将网络媒体与传统媒体之间的版权纠纷置于舆论的中心,但相比于事件初起时的沸沸扬扬,结果依然是“雷声大雨点小”。

如今又传言说“国家正准备搭建一个信息平台,把所有的原创新闻放在这个平台上,任何网站使用的时候都要付费,以此来加强对新闻作品知识产权的法律保护。”对此小编只能是笑笑了。市场的问题交给市场去解决,政府需要做的是制定出何种情况下网络转载原创新闻属侵权的标准,并按此标准对侵权行为予以打击,而不是急着打造一个全国信息平台。

首先,打造全国统一信息平台从操作层面上不现实;其次,哪怕真的赶鸭子上架勉强做出来了,该平台也将大大削弱新闻最基本的时效性,网络迅速便捷的作用将大大折扣。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请相关部门在作出某种决定之前,先多听听市场的主体——传统媒体与互联网媒体的意见,切莫做拍脑的决定。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