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汇桔观点 > 正文

陈天桥退出 盛大网络或将向股权投资型公司转型

来源:凤凰科技   2014-11-29 09:31:58   点击:

导读: 作为盛大网络最核心的资产以及陈天桥得以扬名的平台,盛大游戏此番出手,说明手握巨量现金的盛大网络全盘退出了实业层面,将完全向股权投资型公司转型。

一代“传奇”,终究也有谢幕的时候。

11月27日,盛大游戏宣布,已接到前控股股东盛大网络的通知,盛大网络全资子公司盛大SDG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大SDG)已经完成对盛大游戏控股权的出售;同时宣布陈天桥不再担任董事。

陈天桥辞任董事  盛大网络将向股权投资型公司转型

(图为:盛大网络前董事陈天桥)

根据协议,盛大SDG已经将4875.9187万股盛大游戏B类普通股出售给中绒圣达投资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将4875.9187万股B类普通股出售给亿利盛达投资控股(香港)有限公司。

据悉,中绒圣达是宁夏中银绒业的关联公司,亿利盛达则是盛大游戏CEO张蓥锋的关联公司。在这项交易完成后,盛大网络将不再持有任何盛大游戏普通股。

盛大网络相关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盛大集团已经转型成一家投资控股公司,互联网和金融是主要投资方向。“盛大集团不持有任何股份,包括陈天桥本人也不会持有。”

在业内人士看来,作为盛大网络最核心的资产以及陈天桥得以扬名的盛大游戏此番出手,说明陈天桥全盘退出了实业层面,手握巨量现金的盛大网络将完全向股权投资型公司转型。

陈天桥辞去董事职务

据了解,盛大网络将其目前所持有的剩余18%的股权一部分出售给中绒圣达,另一部分出售给亿利盛达。其中,中绒圣达是宁夏中银绒业的关联公司,宁夏中银绒业成立于1998年9月,总部位于我国宁夏银川灵武市,是目前全球最大最优的羊绒制品生产商。亿利盛达则是盛大游戏CEO张蓥锋为代表的核心管理团队控制的公司。

此项交易意味着,截至10月20日,中银绒业及其关联公司合计持有的盛大游戏A类和B类股票,占其已发行流通普通股的24.1%,占其已发行流通普通股投票权的40.1%。亿利盛达持有的盛大游戏B类普通股约占其已发行普通股的9.1%,约占其已发行流通普通股投票权的34.5%。

不过,更让业界注目的是一则人事变动。盛大游戏同日宣布,陈天桥辞去盛大游戏董事以及盛大游戏董事长、薪酬委员会,企业发展和财务委员会主席职务;任命代理CEO张蓥锋为盛大游戏董事长,盛大游戏董事会、薪酬委员会、企业发展和财务委员会主席。中银绒业董事长马生明则跻身盛大游戏董事会担任董事。同时,该公司还宣布任命盛大集团高级副总裁张瑾为盛大游戏首席行政官,分管及协调非业务的内部管理支持工作。

对于公司未来的经营以及“盛大游戏”是否会更名等问题,上述盛大网络相关人士并未透露更多细节。而盛大游戏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还看不出中银绒业对公司有何影响。

盛大娱乐帝国梦终结

盛大游戏管理团队昨日还发出一封致盛大游戏全体的信件,这封信透露陈天桥这次从盛大游戏彻底“退下来”颇动感情。陈天桥对当年因身体原因辞去董事长职务始终心有遗憾。

据悉,陈天桥在退出盛大游戏关键时刻,摒弃基金提出百分百退出建议,决定将9%股权和34.5%投票权,“内部交接”给公司管理团队。

有分析认为,陈天桥并不算真正意义完全退出盛大游戏,亿利盛达仍持有9%股份,并有34.5%投票权。该公司由张蓥锋等核心团队控制,而张蓥锋被视为陈天桥的亲信,不排除张蓥锋只是替陈天桥代持股份的可能。

目前,除了中银绒业和亿利盛达之外,东方金融控股公司持有盛大游戏23%股份,投票权约占8.58%。而海通证券持有盛大游戏20%股份,投票权约占7.27%。

但盛大游戏的股份全盘出售已经成为了盛大网络彻底退出实业的分界线。无论如今的盛大游戏业绩如何,但是《传奇》经历的辉煌和风靡还是让不少网友感到惋惜。

在10月28日盛大游戏官方宣免去张向东盛大游戏CEO职务之后,盛大游戏旗下的八大工作室结构并未发生改变。今年8月,盛大游戏授予八大制作人每人1亿股权的做法实质也是维稳的一种方式。

记者了解到,在相继出售了盛大游戏和盛大文学两块核心业务后,陈天桥一度梦想打造的娱乐帝国也就此走向了瓦解。但是,在盛大游戏内部员工看来,未来仍然充满了不确定性。

A股上市板上钉钉?

今年9月4日,《每日经济新闻》曾以《进行私有化财团重组盛大游戏借壳中银绒业?》为题对盛大游戏私有化变动进行了报道。

彼时,陈天桥在给内部员工发出的内部邮件中称,不会放弃盛大游戏。“之所以让出第一股东的位置,是为了能够放手让游戏在一个更大的市场上,在更认可游戏的投资者眼中,在广阔的天地里能够得到更大的发展。”如今看来,这位游戏行业最老牌的操盘手已经无心恋战,彻底退出了游戏圈。

至于盛大未来是否会在A股上市,在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业内人士看来,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证监会规定,只有达到绝对控股时才需要上报审批。现在盛大游戏私有化引入了国内投资机构和基金,有利于其调整不适合A股的VIE结构,进入国内资本市场完全没有障碍。”

易观国际分析师薛永峰认为,游戏公司在面对资本追捧的时候要保持冷静,一方面公司的发展和投入的确离不开资金的投入;另一面,如果双方在运营思路和理念上不合的话,会让公司陷入困难。“中银绒业与游戏并无丝毫关联,很难想象这家公司怎样去管理盛大游戏。未来,可能还是要依赖职业经理人,但这与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思路是违背的。”

汇桔观点:

曾经在手游市场上叱咤风云的盛大游戏操盘手,如今退出这个他一手打造的手游王国,这种变化会令许多资深游戏玩家感到唏嘘。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盛大游戏经历了诸多变化,正如国内手游行业的大环境里资本并购风潮迭起,盛大游戏的人事变化、控制权变动大概都是这种风潮下的表面冲击。陈天桥的员工信里所提的“广阔的空间”,是否意味着互联网金融下的投资运营,不得而知,但有些投资专家曾经借盛大游戏的案例来警示手游行业,资本是一把双刃剑,能令公司起死回生,也能促使它走向土崩瓦解。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