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汇桔观点 > 正文

网络版权之争 传统巨头激战新型互联网公司

来源:澎湃新闻网   2014-11-27 16:00:35   点击:

导读: 在尊重知识产权的同时,民众如何究竟能拥有多少在网络世界获取知识产品的权利?抑或,现有的知识产权制度真的符合互联网精神么?

首届全球互联网大会刚刚在乌镇落下帷幕,坊间对于如何建立“中国与世界互联互通的国际平台”的猜测还尚未真正开始,一个重磅消息就在中国网民中引起了相当程度的震荡:一直以来,致力于以民间志愿者形式向广大网民提供免费国外影视资源的人人影视、以及各字幕组上传翻译字幕的最大字幕网站射手网被相继关闭。

\

字幕组曾经给广大观影者带来许多乐趣

目前两家网站被关闭的确切原因尚未公布,但知识产权无疑是重要原因之一。目前网友们主要分析出以下几大原因:1、微观上看,美国电影协会10月底发布音像盗版调查报告,人人影视位列盗版下载网站“黑名单”;2、宏观上看,2016年中国将会被WTO重新评估市场经济地位,因此中国需进一步加强对于TRIPS(Trade-RelatedAspectsofIntellectualPropertyRights,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的遵守。3、从整体趋势上看,国内对于网络知识产权的整顿一直在加强,这其中也有涉及内容生产和版权引进的各大公司的经济利益因素。

实事求是地说,不要说提供片源违反了版权规定,即使是提供网友自制字幕的射手网,也同样违反大多数国家的版权规定。字幕作为影片内容的一部分,受到著作权的保护。

然而对于长期在免费环境中生活的网民来说,他们是否有权利从另外一个角度提出问题:首先,在尊重知识产权的同时,民众如何究竟能拥有多少在网络世界获取知识产品的权利?甚或,现有的知识产权制度真的符合互联网精神么?

这些问题在其他国家其实早已被作为问题提出,并有了意涵丰富的探讨。电影杂志《虹膜》主编、著名影评人magasa在知乎网站发言称:“去年瑞典一个很有名的字幕网站Undertexter.se被关闭,其后瑞典盗版党(SwedishPirateParty,这是一个在瑞典正规注册的政党,它的政纲是在全世界发起盗版运动,达到改革知识产权和专利法律的目标)发表了声明说:今天的版权垄断已经以完全无理的方式破坏和抑制了创造力。针对undertexter.se的袭击再次证明,是时候从根本上变革版权垄断的状态了。

讽刺的是,某些区域的影碟发行商乃至Netflix,都有过照搬或修改网友自制字幕作为官方字幕的行为。”

于是,澎湃新闻专访了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胡凌,邀请这位自身就是互联网深度用户、并专精于网络知识产权研究的年轻学人与大家分享他对互联网知识产权争议的看法。

澎湃新闻:2011年下半年,美国曾有两部保护网络知识产权的法案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并引发了美国国内不同利益群体的激烈争论与分裂,令人惊叹原来知识产权也可以成为政治领域的重要话题。虽然规模不可同日而语,但今日人人影视和射手网的被关闭,也在网络上引发了一系列相关讨论。您是否可介绍一下美国当时围绕着这两大法案的相关?它们对于我们理解本次网络版权事件是否有借鉴意义?

胡凌:第一个法案叫做《防止对经济创新的实际在线威胁与偷窃智慧财产法案》(PIPA)。其目的一是针对海外盗版网站加强执法力度,由政府主导实施,可以采取DNS过滤这样的手段,由检察官向法院申请禁令后即可发出。而目的之二是采取对整个互联网产业链条进行综合治理的手段,那些为侵权网站提供服务的广告商、第三方支付机构、搜索引擎服务商等,它们在收到客户网站的侵权禁令时,有义务中止其交易、停止其广告投放,从搜索结果中删除,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和侵权责任。

第二个法案叫做《阻止在线盗版法案》(SOPA),它完全涵盖了PIPA的规定,而且做得更加精细了。利害相关人除了向法院申请禁令,也可以直接通知金融交易提供者和互联网广告服务商要求采取相关措施,后两者必须有专人接收此类通知。

这两个法案主要有两个要点,一个是对境外盗版网站实行网络封锁,二是采用一种综合治理的手段,扩大了连带责任主体的范围,将广告商与支付平台这两大的网站生存之本拉了进来,这等于扼住了网站的经济喉咙。中国对于盗版网站的打击远没有这两个法案做得精细,目前的方式还是运动式的,比如专项整治;而且只是针对网站这一单一主体进行整治,还没有将整个互联网产业看做一个多利益主体相关联的复杂体。

之前,美国在运营商层面没有特别针对盗版网站进行过审查。网络审查最严厉的是儿童色情,盗版则在不同的州也有不同的规定,但这两个法案则上升到了联邦。事实上最后这两个法案并没有得到通过,但像这样的大法案,其政府意图一定会引起一场巨大的社会讨论。我认为这两个法案中有相互对立的两大利益群体,一方是传统内容提供商、业界巨头,比如好莱坞和各大唱片公司等;另一方则是新兴的互联网公司,以及和他们站到了一起的社会民众。

传统巨头是内容的提供者,他们甚至认为最好能够把侵权的工具一并禁止,比如认为P2P工具是“邪恶的”,这样大众就丧失了上传和分享版权作品的能力。这两个争议极大的两个法案本就是传统巨头为了游说政府提出的,分别针对互联网新经济利益和网民大众。针对前者,传统巨头试图全力遏制互联网行业的经济动力,切断利益链条;针对后者,传统巨头则试图通过改变工具与规则而改变思想表达,规训大众。甚至好莱坞已经生产出了一整套话语,例如将盗版行为称之为“偷窃”。

而在新型互联网公司看来,这两个法案是一种综合治理,能够把影响网站的产业链都联系起来,而且还允许以互联网的一个层面干预另一个层面的治理。这些审查方式都可能扩大化,并进而影响到互联网基本架构。此处开了口子以后,运营商可能进一步扩大权利,这是网络公司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当时有批评者将SOPA法案同威权国家的网络管控相联系,这就引爆了一枚意识形态炸弹。这些批评大多集中于攻击这一法案对言论自由和技术自由的影响在社会上激起了强烈的反对审查的声音。不过透过这些关于审查的讨论,我认为根本的还是其背后的经济利益之争。

虽然这两个法案直指知识产权,但当时美国国内就此事直接上升为知识产权本质的讨论并不多。我认为,从知识产权角度讨论这一问题,首先要问的是,从为全人类扩大知识生产的角度来说,知识和科学技术的生产究竟掌握在少数组织手中还是掌握在大众手中更好呢?目前可见的趋势是,技术革命在客观上削弱了前者,加强了后者。甚至在“网络共产主义者”看来,知识产权只是保护前者的意识形态武器而已,它们竭力想把人们变成被动顺从的消费者,而非积极的生产者与参与者。

其次,即使需要保护传统巨头的权利,普通人的权利也应当得到同等保护——比如让大众拥有方便的知识生产工具。如果对巨头利益的保护要以改变互联网架构为前提,实际上相当于降低了人们生产的自主能力。这就会进而威胁到其他一系列重要的价值,例如言论和表达自由,从而最终削弱公有领域的价值。这才是需要反对两个法案的真正原因:人们的自主能力不能随意被剥夺,在互联网时代,这一自主能力就体现在开放的互联网架构、源代码和多功能的终端。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