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我国设立知识产权法院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来源:中国政协新闻网   2014-11-18 15:45:38   点击:

导读: 我国探索设立知识产权法院十分必要,是当前国际知识产权保护的发展趋势,对于推动实施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大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提高知识产权审判水平,具有重大意义。

2014年11月6日,我国首家知识产权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挂牌成立,翻开了我国知识产权司法审判新的一页。紧随北京之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将在12月15日成立,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也将在年内成立。

\

我国知识产权法院建立的历程

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和知识产权案件的增多,1993年北京首先设立知识产权庭,随后最高人民法院、全国31个高级人民法院、400多个中级人民法院以及被指定的100多个基层人民法院都相继设立了知识产权庭。

1996年,最高人民法院选择上海浦东等法院进行“三审合一”的试点,将知识产权民事案件、行政案件和刑事案件统一归口到知识产权庭审理。

2008年,我国发布了《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第45条规定,研究统一受理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的知识产权专门法庭。此后,“三审合一”模式遍地开花,截至目前,全国有6个高级人民法院,74个中级人民法院和80个基层人民法院开展了相关试点,形成了诸多“三审合一”的模式,为知识产权法院的建立积累了大量经验。

2014年8月31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第十次会议通过《关于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知识产权法院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以立法形式宣布京沪穗成立知识产权法院,三地法院正式进入实质性筹备阶段。

11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关于北京、上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案件管辖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对知识产权法院的案件管辖范围和审级关系做了细化规定。

11月6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履行法定职责。

建立知识产权法院的意义

我国建立知识产权法院的意义至少在于:第一,借以加强知识产权运用和保护,健全技术创新激励机制,支撑我国科技创新及其升级转型。第二,借以彰显我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尊重知识产权权益的对外形象与国际影响。第三,借以统一我国知识产权司法标准,整合我国知识产权司法资源,提高我国知识产权司法效率,有效克服保护主义和从根本上理顺知识产权民事、行政与刑事审判的体质与机制。

《决定》第二条第一款:“知识产权法院管辖有关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技术秘密等专业性较强的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和行政案件。”第二条第三款:“知识产权法院对第一款规定的案件实行跨区域管辖。在知识产权法院设立的三年内,可以先在所在省(直辖市)实行跨区域管辖。”上述规定突破了原知识产权案件立案的地域限制,统一此类案件在同一地域上的司法标准。例如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专有权侵权案件,在《决定》出台前,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开展涉及集成电路布图社会及案件审判工作通知》第二条,“由被告住所地或者侵权行为地所属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所在地的或者所属经济特区所在地的或者所属的大连、青岛、温州、佛山、烟台市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规定,在广东省内有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3个法院管辖;在《决定》出台后,统一归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管辖。

依上述《决定》第二条第一款和第三条:“知识产权法院所在市的基层人民法院第一审著作权、商标等知识产权民事和行政判决、裁定的上诉案件,由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我国知识产权法院形成了民事、行政案件的“二审合一”的审判模式。这既与我国知识产权司法、行政双规保护的保护模式相衔接,也有利于实现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审判标准认定的内在一致性。

此外,根据《决定》第二条第一款、第三条,我国知识产权法院兼具了一审法院与上诉法院的职能。它通过规定知识产权法院在上诉审这一环节,及时纠正一审法院的审判错误,从而保障了此类案件的标准的统一。

知识产权法院发展的方向

我国知识产权法院虽在京沪穗三地建立,但仍处于试点性质。在地域上,三地知识产权法院仅能处理京沪全部和广东一部分的知识产权案件。在受案范围上,《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中明确指出“研究设置统一受理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的专门知识产权法庭”,结合我国进行的“三审合一”模式的试点,说明我国的知识产权法院的发展方向为“三审合一”。《决定》在京沪穗三地设立实行“二审合一”的知识产权法院具有过渡与试点的性质。在审级上,依据《决定》第三条、第四条:“知识产权法院第一审判决、裁定的上诉案件,由知识产权法院所在地的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结合《决定》、《规定》的其他相关条文,此次京沪穗三地知识产权法院仅相当于原中级人民法院的职能,尚未形成知识产权法院的体系。期待知识产权上诉法院在将来能够建立。

根据《决定》第二条第三款,知识产权法院实行跨区域管辖,而在设立的三年内“可以先在所在省(直辖市)实行跨区域管辖”。可以认为,三地知识产权法院的地域管辖的范围将会逐步得到扩大。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凡属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据。在整个改革过程中,都要高度重视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法,加强对相关立法工作的协调,确保在法治轨道上推进改革。”知识产权法院是司法改革的举措之一。知识产权法院的建立与运行一定程度上与现行民事诉讼法、专利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相冲突。因而,建议及时对相关法律、法规、解释、文件进行系统整理与修改,一方面可以保证立法的协调,另一方面更可保障知识产权法院的良好运行。

我国知识产权法院的建立是我国知识产权司法体制改的里程碑,是我国司法改乃至法制建设的重要一步。期待我国知识产权司法体系不断完善,我国司法改革稳步推进。

汇桔观点:

我们认为,设立知识产权法院既是推动国家实施创新驱动战略的需要,是加大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的需要,也是提高我国知识产权审判水平的需要。知识产权法院的设立,不仅是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制度的改革,也是我国改革发展的探索和尝试。知识产权法院是跨行政区划的法院,是中国司法改革的先行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知识产权法院的设立,超出了司法保护本身,它运转的效果甚至会影响中国未来改革的走向。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