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汇桔观点 > 正文

知识产权法院挂牌 有望提升知产案件审判质量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4-11-07 15:51:52   点击:

导读: 2014年11月3日,最高法院知识产权庭副庭长王闯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将于本月上旬挂牌,而上海和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也将在年内挂牌成立。

律师吴飞正着手“转院”的准备。吴律师代理的一起移动互联网反垄断案本安排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审理,但现在,案件拟定的审判长张晓津已被公示为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二庭庭长,这意味着如果这几天还不开庭,律师吴飞代理的这起案件就可能移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而吴飞正将成为了中国第一批站在知识产权法院进行辩护的律师。

\

广州院率先实现跨区域管辖

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知识产权法院的决定》,其中规定,在知识产权法院设立的三年内,可以先在所在省(直辖市)实行跨区域管辖。因此,全新的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将率先实行跨区域管辖案件。

《案件规定》据此要求,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对广东省内一些一审案件实行跨区域管辖。“北京、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的辖区分别是整个北京市和上海市,不存在跨区域管辖问题”,王闯说,这些案件包括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技术秘密、计算机软件民事和行政案件,以及涉及驰名商标认定的民事案件。

值得注意的是,最高法院《案件规定》公布的案件管辖范围,与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相比,增加了计算机软件案件一类。“计算机软件案件涉及专业技术事实认定,技术性较强,基层法院审理存在较大难度,有必要由知识产权法院管辖”,王闯说。

如果广东省内知产案件集中到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审理,将带来可观的工作量。王闯介绍,根据司法统计数据,全国知识产权法院民事案件中,广东省法院受理案件数量占据约三分之一。他说:“广东省法院年均受理专利案件约3400件。这是什么概念呢?很多国家,全国一年的专利案件也没有达到三千件”。

节约诉讼成本 治理循环案件

10月28日,最高法院印发了《知识产权法院法官选任工作指导意见(试行)》(下称《指导意见》),知识产权法院将不设副庭长,而是根据法官编制员额实行主审法官责任制。最高法院还规定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进行专属管辖,即知识产权授权确权类案件由其一家受理。“该类案件是整个知识产权案件的中枢,在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中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王闯说。

现实中,如果甲去法院起诉乙侵犯了他的专利权或商标权,乙往往先去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下称复审委)或国家工商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商评委),申请甲的专利权或商标权无效,从而证明自己没有侵权。

“在这个行政程序进行时,侵权诉讼需要中止”,最高法院知识产权庭原庭长蒋志培告诉记者。

不管行政行为结果如何,原告和被告都可能不服,于是产生对国家知识产权局或国家工商总局的行政诉讼,即授权确权类行政案件。按照管辖地原则,这些诉讼都要在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一审,在北京市高院二审。

如今,按照《案件规定》,授权确权类行政案件一审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专属管辖。这意味着,由于知识产权法院实行行政、民事“二审合一”,发生在北京的确权授权类行政案件与侵权类民事案件,可能由同一个合议庭审理,从而有利于程序的进展。

首设技术调查官

王闯还透露,知识产权法院将探索技术调查官制度,以“提高技术事实查明的科学性、专业性和中立性”。

王闯介绍,目前最高法院正在制定相关司法解释和工作规范,明确技术调查官的职能定位、配置数量、选任条件、管理模式、职权行使等问题。正在修订的《专利法》亦有相关考量。

国家知识产权局保护协调司副司长张志成透露,《专利法》拟加强法官调查取证权,在专利侵权诉讼中,对于由被控侵权人掌握的涉嫌侵权的产品以及账簿、资料等证据,法院应当根据原告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申请依法调查搜集。

“现实中,由于种种原因,被侵权人很难独立取得涉嫌侵权人的相关证据”,张志成说。但亦有学者提醒,加强法官取证责任,“要防止当事人在举证责任上变懒”。

技术调查官的经验来自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但台湾智慧法院中的技术审查官有一些弊端,比如其来自知识产权行政机关,进入法院工作后,自身‘身份不明’”,一名台湾地区知识产权法学者告诉记者,“此外,由于技术审查官拥有技术专业知识,一些情况下甚至会左右法官的判决”。

“所以我们考虑,如何能够设立一些规则,对技术调查官调查技术事实的方式、出庭规则和行使职权方面进行一些限制,充分发挥他技术调查顾问的作用,同时又不会形成对他的过度依赖”,王闯说。

汇桔观点:

知识产权法院的设立,目的是解决中国逐年增长的知识产权案件数量与低效的知识产权诉讼通道这二者之间的矛盾。因此在中国知识产权业界,早有设立知识产权法院设立的呼声。如今随着人大常委会正式批文,与最高法颁相关细则,中国知识产权法院设立成了卯上钉钉之事。

从最高法发的《案件规定》来看,首先是对知识产权法院放权,即知识产权授权确权类案件由知识产权法院一家受理,去除行政环节,提高案件审判效率。其次《案件规定》因地制宜,对知识产权业最为发达的广东地区,给予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跨区域管辖的权利,对解决广东其它地区难度较大的知识产权案件将有极大帮助。

但目前对于三地的知识产权法院而言,最大的难度可能是缺乏知识产权案件审理的法律人才。以文中提到广东省法院一年收到专利纠纷案件3400余件为例,这需要为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配备多少法官,才能够进行有质量的审判呢?高院借鉴日、韩与台湾地区经验,引进了技审官制度,这有利于减轻法官的工作量,但在今后具体的案件审判中如何权衡技审官的意见,恐怕是知识产权法院法官们需要探索的第一门学问。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