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中国数字音乐版权市场三大动向

来源:百度百家   2014-11-04 15:19:49   点击:

导读: 随着十几年的发展,新音乐产业的逻辑逐渐明朗,数字音乐平台、唱片公司、版权管理机构之间的合作关系已经日趋稳定,新的版权体系也在慢慢成型。

有一篇文章叫《音乐金融2.0》,里面提到,音乐版权货币化是新音乐产业建构的重要途径之一。虽然文章说的是美国音乐市场,但在中国音乐市场,版权也是一个“香饽饽”。围绕着音乐版权,国内的音乐产业发展出现了三大动向,这三大动向很可能决定未来音乐产业的格局。

\

动向一:抢版权

去年年底,有三件事情非常值得关注。一件是酷狗、酷我和海洋合并的传闻,而且传闻是从海洋出手收购酷我开始的。作为一家以收刮版权起家的公司,海洋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打响了强版权的第一枪,在这之后,各路人马纷纷出动,音乐版权的价格开始水涨船高。

于是便有了值得关注的第二件事,QQ音乐花天价签七个独家授权协议。与其被人扼住咽喉,不如先下手为强,把版权拢到手里,日后可以进行版权分销,就像当年乐视做网络视频版权上做的那样,这大概是QQ音乐的如意算盘吧。

第三件事,去年为了抢好声音的版权,百度和酷我就演了出闹剧。这背后,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事实:音乐版权成了香饽饽。

这是为什么呢?个人认为主要原因有三:

1.在混乱了多年之后,在国际大环境和国内政策环境的双重打压下,内地音乐平台都急需花钱洗白版权,前两年有关部门为了配合友邦要求关闭了一大批野鸡音乐平台的举措还是有点效果的,尤其是在百度音乐都乖乖交钱就范之后,其他平台就更没有理由不洗白白了。

2.相对于目前已有的商业模式,版权买卖更具资本操作的价值。2013年,全球最大流音乐服务Spotify向唱片公司支付的版权费超过5亿美元(约30亿人民币),而美国最大的流音乐服务Pandora向唱片公司支付的版权费是3.13亿美元(约19亿人民币),如此庞大的现金流,让版权拥有者们更加重视自己的权益,也让部分商人开始囤积居奇。

3.国内的版权市场相对分散,各种混乱,给了各路豪杰不小的活动空间。有比如我认识的一位大哥就曾跟我说过他这两年靠四处购买版权已经攒出了国内最大的摇滚版权库。类似的例子还有不少,众多版权购买者的出现拉动了音乐版权市场。

动向二:规范化

前段时间研究了一下版权问题,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中国音乐产业的版权问题之所以严重,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产业不够发达。

众所周知,欧美音乐产业的发达,是靠一套行之有效的版权制度维持的。一张唱片,从创作、录制到发行,涉及到各种各样的权利人,所以必须有一套制度来维护各方利益。欧美唱片业的发达,让这套制度逐渐发展成了现在这一一个盘根错节的大树。

中国的唱片业不一样。从九十年代初最早的艺人包装开始算起,国内的商业音乐体系的发展不够十年,青春期都没到就一头撞上了互联网,不但没给版权发展留够充足时间,还把大量的问题留给了互联网时代。

随着十几年的发展,新音乐产业的逻辑逐渐明朗,数字音乐平台、唱片公司、版权管理机构之间的合作关系已经日趋稳定,新的版权体系也在慢慢成型,传统唱片业转型过程中留下的问题也开始慢慢得到解决。早年高喊“分享自由”的互联网公司,如今都放弃对抗主动合作。比如Spotify就是建立与唱片公司基础上的,为此他们甚至愿意与唱片公司签苛刻的协议。(每年上缴收入的70%作为版权使用费)唱片公司也从早年极端抵触互联网转变为积极利用互联网,大家已经意识到,对抗无助于产业的发展,合作才能一起把蛋糕做大。

国内同样如此。BAT(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以及中移动这些巨头的存在,不仅为市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资本和资源保障,而且也开始主动去推动市场的发展。百度与三大唱片公司和解就可以视为一种积极的信号,而作为彩铃市场的巨无霸,手里攒了大量版权的中移动在被混乱的版权市场困扰多年之后,如今对于版权手续要求非常严格。

在权利人一方,随着版权市场的升温,大家也越来越重视自己的权益,所以才会引发美妙和唐羽之争。

规范化不仅仅是市场的要求,也是政策的要求,IFPI最新的数字音乐报告就主要从政策层面去探讨了中国版权问题,并且持乐观和赞赏的态度。

动向三:上游革命

得版权者得天下,这已经成为行业一大共识,至少在当下是这样。所以QQ音乐才会花巨资签那么多独家。

但腾讯的野心肯定不止于此。就像2011年以4.5亿入股华谊一样,腾讯未必不会以类似的方式介入音乐产业,影响上游生产。华研在台湾上市时的招股书里就强调了与腾讯的深度合作,只是我们不知道合作有多深而已,至少华研也是QQ音乐的维权联盟七龙珠之一。

其他的平台也在尝试自己的“上游革命”。虾米音乐走淘宝模式,打造个体的自营销平台,未来有可能成为独立音乐人最主要的内容生产平台;酷狗从繁星平台里挖掘合适的主播来培养和包装,出钱为他们录歌、出碟,然后把版权留下来;星外星旗下的YYQ不久前从周杰伦麾下挖来阿尔发前总经理吴清俊,显然也是为了在上游一展宏图。

传统唱片公司也在“创新”,比如海蝶唱片据说在尝试这样一种模式,出资“扶持”那些有市场的艺人,对方以一定时限的版权运营权作为回报,运营收入双方按一定比例分成。

还有像灿星这样的新势力,携深不可测的资本和两档高收视率的节目来势汹汹。据《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灿星”已经下定决心要从上游介入音乐产业,立志要做新游戏规则的制定者。

汇桔观点:

我们认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音乐市场的复苏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这种具有巨大商业前景的音乐市场,在当前最大的问题就是音乐版权的问题。所以,必须加快促进网络时代数字音乐版权保护的创新发展,以适应数字音乐市场良性发展的需求。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