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大公司为什么纷纷“逃离”美国?

来源:新财富   2014-10-28 10:51:01   点击:

导读: 从2012年开始至今,美国共有12家公司选择把注册地迁出美国本土,并且还有8家在等待审批中,这其中包括辉瑞制药等一批大企业。与此同时,放弃公民身份的美国人也在增加。

从2012年开始至今,美国共有12家公司选择把注册地迁出美国本土,并且还有8家在等待审批中,这其中包括了辉瑞制药等一批大企业。与此同时,放弃公民身份的美国人也在增加。虽然二者的绝对数值都不大,但攀升比例极为可观。在这一现象背后,正是税收这把双刃剑。

\

2014年7月,美国药业巨头艾伯维生物制药(AbbVie)以540亿美元巨资买下英国同行Shire PLC。通过兼并英国同行,艾伯维生物制药也成功从美国“移民”至英国,在一举实现产品多元化战略的同时,避税的经济效益也不言而喻。预计到2016年,该公司的平均税率将会从目前的22%降至13%。这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宗美国公司“移民”案。

公司“移民”的本质是通过改变总部注册地来达到降低税率的目的,即改变公司国籍降低所纳费用。在高税负的利剑下,美国新一波的公司“移民”潮在2014年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震撼了整个美国政界和商界,引起了广泛的辩论和关注。

艾伯维生物制药之外,辉瑞制药(Pfizer)也计划通过兼并总部设在伦敦的阿斯利康制药公司实现“迁都”的目的,目前正在等待审核批准中。奥巴马就此事高调表示:“我的态度是,这虽然合法,但这是错的!”

“出逃”本土的美国公司

美国公司的“移民”其实并非新玩意,第一例“移民案”是1982年McDermott“迁都”巴拿马。从那以后似乎并没有更多的公司接踵而出,上世纪90年代后期才又形成一个小高潮,并导致了美国国会通过相关法案,借以阻止公司的避税“移民”,之后美国公司“移民”潮稍有收敛,直到2012年才形成第二个高潮(图1)。

\

纯粹从数字上来看,选择“移民”的美国公司并不多,有史以来不过49例(含尚未获批准的8例),并且很多“移民”后的公司在美国的业务不但没有缩减,反倒继续欣欣向荣,但像辉瑞制药这样大名鼎鼎的公司移民所产生的影响不可低估。双方矛盾的焦点在于,公司想要把更多的利润分给股东或是用于企业的发展,而政府则不愿意失去更多的税收。

这股美国公司“移民潮”的兴起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全球化扩张使得它们的触角渗透到越来越多低税率的国家和地区,通常低税率的国家和地区在法规方面也相对简单和透明,对公司更加友善。当海外收入的贡献越来越大时,如果继续按照美国的公司税率来纳税显然是一笔不菲的支出,这时候迁址的诱惑就变得难以抵抗,这是来自外部的鼓励;二是奥巴马当政以来出台的很多政策都被视作是对公司“不友善”,这使得原本就是世界发达经济体中最高的美国公司税愈发令人不能忍受,这是来自内部的“反鼓励”。

与新创公司直接在低税率国家注册不同,美国大公司往往选择以兼并和收购的方式来达到倒插门的“移民”目的,艾伯维生物制药和辉瑞都采取了这一方式。这和个人移民有极其相似之处,个人与外国人结婚即可申请移民,并最终取得配偶所在国国籍的权利。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嗅觉灵敏的基金也捕捉到了“移民”潮的潜力,有“移民”倾向的公司受到了追捧。2014年8月初,美国药业连锁巨头Walgreen决定以150亿美元的天价买下英国同行Alliance Boots 剩余55%的股份(45%已于之前购下),不过它出乎意料地选择了爱国之路,继续保留美国总部。股民这下可不乐意了,消息传来的当天 (8月5日)股票就下跌4%,第二天的上午再跌15%。

在美国,钻法律空子少缴税曰避税,违反法律的规定少缴税则为偷税漏税。美国的跨国公司腰缠万贯,可以聘请最好的律师,因此个个都是钻法律空子的能手。公司的目的和属性就是逐利,光是让它们“爱国”似乎并不能改变它们的逐利行为。共和党最受人尊敬的里根总统与奥巴马针锋相对:“你不能向商家征税,商家不该纳税,它帮助我们收税。”事实上,在美国,员工的个人所得税和消费者的消费税以及投资者的资本收益税统统都由雇主、商店和金融机构代扣代缴,它们是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最大的税务代理。

归根到底,公司“移民”潮都是高税负惹的祸。强调小政府和低税收的共和党右派近年发起了“茶叶党运动”,借古喻今反对奥巴马的高税收,他们把“茶叶(tea)”拆字重新定义为“已经被税负压得忍无可忍(Taxed Enough Already)”的缩写。那么,究竟各国公司税的差异空间有多大,竟然能让美国公司愿意倒插门下嫁到英国和其他一些算不上是赫赫有名的国家呢(图2)?

\

投靠英国为哪般?

美国的国父之一本杰明·弗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有一句在美国家喻户晓的名言: “人生莫测,唯有死亡和税负是例外。” 240年前,英国的《茶税法(Tea Act)》点燃了美国燎原的独立战争,并最终促使1776年美利坚合众国的诞生,催生了如今这个世界最大经济体、最强军事国家。240年后的今天,美国公司却因为不堪国内的高税负,纷纷选择“移民”海外避税,而英国却成为它们的首选。

虽然美国公司并不都是“移民”到英国,但过去18个月的第二轮移民潮中,20家移民公司中有8家选择了英国,几乎占了半数。除了低税率以外,英国还有其他如语言、法律、文化以及生活方式的相近相通都对美国高管有着一定吸引力,而伦敦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无疑也是一个加分项。

其实英国成为避税天堂绝非偶然,主要归功于过去5年其所实行的减税政策。英国公司的收入所得税在2010年还高踞28%,可是到2015年就会逐步降至20%,除此之外对于知识产权的税收也相应降低,比如2013年出台的专利盒(Patent-Box)政策就以低税收鼓励外国公司在英国注册专利

英国政府的改革初衷并不是将自己打造成避税天堂,吸引跨国公司“迁都”,当初的动机恰恰和美国政府如今面临的挑战如出一辙:诸多商业巨头面对政府增税的政策决定“移民”海外,为了安抚这些企业,一系列优惠的减税政策出台,未曾想无心插柳柳成荫,引来了莺歌燕舞好风景。

相比较之下美国的奥巴马政府就显得笨拙得多,除了指责准备迁移的公司“不爱国”以外,它还在推动立法限制美国公司“移民”。虽然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反对美国公司“移民”,但是二者采取了完全不同的策略。民主党和奥巴马政府的政策是打压和刁难,目前已有两个提案旨在扭转这一“移民”潮,奥巴马甚至威胁可能用总统的特权绕过国会来达到目的。共和党则主张全面改革公司税法,走英国的道路,用“胡萝卜”而不是“大棒”把企业留在美国。而两党之争正让越来越多的公司感到迷茫和无望,这也是为什么这股美国公司“移民”浪潮愈演愈烈的原因之一。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