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诺基亚员工回忆抗议裁员始末:眼见他楼塌了!

来源:腾讯科技   2014-08-18 11:47:47   点击:

导读: 一位加入诺基亚几年的员工引用《桃花扇》里的名句向腾讯科技表达了自己现在的心情,更悲哀的是,他并不是旁观的看客,而是崩塌的大楼里被裁掉数千人中的一员。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一位加入诺基亚几年的员工引用《桃花扇》里的名句向腾讯科技表达了自己现在的心情,更悲哀的是,他并不是旁观的看客,而是崩塌的大楼里被裁掉数千人中的一员。

\

8年前,时任诺基亚董事长兼CEO的约玛·奥利拉站在今天北京城的东南角、东环中路与兴盛街交汇处向外界宣布,这里将建立起一个世界最大的集技术研发、产品设计、零配件供应、物流、生产和地区总部于一体的移动通信高科技园区之一。

彼时正是诺基亚的全盛时期,2006年全年诺基亚公司出售手机近3.5亿部,占据了全球市场份额增的36%,其中在大中国区销售手机的数量为5100万部,大中华区也是当时诺基亚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

这家在智能机时代一直未能有效顺应市场潮流的巨头在奄奄一息之际被微软并购,而今天的诺基亚早已不复当年的荣光,2013年的9月3日,微软以54.4亿欧元,折合约71.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诺基亚的设备与服务部门及其专利,3.5万名诺基亚员工的命运与微软绑在了一起。

今年7月17日,微软宣布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将裁员1.25万人。8月初,知道中国诺基亚也将启动裁员的员工自发组织了起来,抗议公司未披露商讨过程而直接做出裁员决定。

在轰轰烈烈的抗议活动告一段落之后,腾讯科技见到了几位当时在现场的原诺基亚员工,他们分别是在诺基亚工作8年的工程师周蓉、工作3年的软件工程师李凯,以及曾在诺基亚工作2年左右的李怡。

和2周前无法抑制的愤怒情绪不同,现在的被裁诺基亚员工平静了许多,但他们也对此前部分媒体对于他们工作状态的描述感觉难以置信,这也是他们愿意对腾讯科技沟通真实情况的原因,对于抗议的后续想法,他们表示只希望获得应有的赔偿,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现实:“你们爱听不听”

2014年8月1日上午9点半,周蓉、李凯以及其他想要了解公司政策的同事挤满了只能容纳200人的会议室,他们希望能够见到许久未能见到的人力资源的同事。因为在这之前,他们的工卡已经刷不开位于7楼的人力办公室,后者决定了他们的补偿细节。

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当天他们遇到的只是微软一个负责招聘的经理。李凯回忆称,当时这个经理并没有上台,而是讲述了微软要招聘的职位,但这些职位听起来与他们的工作关联性并不大。

因为双方的诉求并不一致,会场上诺基亚的员工想要见负责人的呼声愈演愈烈。在此时,该微软员工吼出了“你们爱听不听”。就是这一句话惹怒了在场的诺基亚员工。

随后,诺基亚员工陆续走出办公楼,在室外抗议。期间,有一位并未被裁员的台湾员工站出来呼吁员工冷静,也因此并未执行向亦庄管委会求助的计划。

此时,已有媒体赶到。一些诺基亚的员工开始向不同的媒体讲述发生了什么,而另一些则回到办公室开始寻找新的工作。这持续到了晚上6点的下班时间。

8月15日,诺基亚的员工代表仍然在努力尝试。当天下午,他们去了位于雍和宫的诺基亚提亚创新中心(早期的诺基亚研发中心之一),因为中国区的行政部门在此地办公。

李凯称,员工代表见到了中国区HR总监英国人MacRae Donald(诺基亚内部人称其为“麦当劳”)和“负责行政职务”的Peter Wang(腾讯科技查询得知,Peter Wang是诺基亚全球副总裁,主管诺基亚手机平台及技术研发)。

就在同一天,第一批即将被裁掉的诺基亚员工收到了来自人力资源部门的邮件,周蓉就是其中之一。周蓉称,这封邮件里给出了Last day(离职日期)、补偿的计算方法、签字日期以及地点。

腾讯科技了解,目前收到这封邮件的员工占总裁员人数的90%,其最后日期定在9月;另一批员工则将在12月离职。

目前最新的消息是,8月22日周五,微软将对未签署离职协议的员工,单方面强制裁员。

记忆:Nokia痕迹正在消失

2013年9月,微软宣布诺基亚设备与服务业务,即手机业务部门后。由于对未来前景并不明朗,当时的诺基亚员工曾自发签名呼吁高层与员工沟通,包括收购后的人员安排。为了沟通顺畅,诺基亚员工曾找到了6月才成立的工会组织,后者由公司中高层领导组成。

随后,诺基亚中国区的高层曾与员工代表进行会面,并且谈论了裁员补偿的话题。但是,李怡回忆称,中国区高层的答复是“做不了主,要向上汇报”。李怡还表示,那时候诺基亚已经被微软接管,因此任何的沟通都需要与微软沟通。

然而,尚未等到微软与诺基亚沟通的回复,其中部分员工代表已被开除。在此后的时间里,这件事的阴霾一直笼罩着诺基亚中国区员工。

4月28日,微软官方称之为“Day One”。

这一天,诺基亚中国办公大楼倍五光十色的气球和写满“We are ONE(我们是一家人)”的海报所包围。李凯在班车上,周蓉通过邮件,他们知道这一天终于来了,他们都拿到了那本名为《Day One》、厚达128页的纪念册。

“有诺基亚和微软的历史,两个合在了一起,还回顾了诺基亚以前发布过的手机。”周蓉说,“大家还挺兴奋的,至少觉得安全了,因为以前诺基亚没什么钱了。”

他们那一天领到了带有新Logo的工牌,还有一件橙色的T恤衫,上面印有一个Lumia手机的背壳,上面圆形的摄像头和“n”、“e”两个字母组成了“One(一个)”。

李凯看到有人将衣服进行了DIY,上面的文字改成了“Promises Gone(承诺改变)”。

5月,诺基亚仍在大肆招聘关于Windows Phone的岗位。诺基亚的IT部门曾抱怨招聘的太多以至于购买新机器都来不及。不过,在这次裁员时,有50%的Windows Phone研发工程师同样被开除。至于理由,纳德拉在7月初那封公开信上已经写得很清楚——“精简机构”。

7月12日,周蓉和她的同事们接到了通知,这一天他们才知道自己真的要被裁员。周蓉说,之前只是从媒体看到了一些报道。事实上,关于纳德拉那篇3000字、宣布放弃了“设备与服务”战略的长信,他们也是从媒体的报道中得知。

不过,很快地,周蓉和李凯他们所在的项目陆续收到到了“停止”的指令。这些项目通常已经很成熟,并且前期投入巨大。周蓉说,“已经达到可以销售的水平了,结果就突然就不干了,真的觉得确实也挺可惜的。”

李凯的同事张然是最先做出反应的人。接到指令时,他正准备向下一环节测试的负责人,提交他完成的版本更新。这时邮件提醒弹窗闪过,他点开后发现,邮件通知他这个忙碌了几周的工作已经不用再提交了。执着的张然仍然将工作做完,并且发送了一封邮件称“可以开始测试了”。

但是,他知道,已经再也没有任何人会去进行测试了。这个项目曾经被认为是诺基亚的新未来,也曾经被他们口中的“芬兰老大”用作去平衡微软的有力武器。

李凯说,在接到的一些邮件中,甚至有人在结尾写上了“Wish everyone good luck(愿每个人好运)”。

7月21日,不只是以前一起坐班车的领导已经不见了,而且工卡也刷不开人力资源部门的办公室。据说,就连班车也将在9月30日完成裁员后消失。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