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游戏公司购网络文学版权走向透明

来源:北京商报   2014-08-01 14:49:23   点击:

导读: 版权拍卖就像一把“双刃剑”,它使网络文学游戏版权交易实现透明化的同时,或将在某种程度上使版权价格虚高。

国内首个网络文学游戏版权拍卖会于今日在上海举行,拍品包括《雄霸蛮荒》、《大圣传》等六部“大神级”作品。据了解,早在投标阶段,便有竞拍者出价800万元竞标,创下了网络文学游戏版权的最高拍卖纪录。从业者对此表示,版权拍卖就像一把“双刃剑”,它使网络文学游戏知识产权版权交易实现透明化的同时,或将在某种程度上使版权价格虚高。

\

游戏版权交易活跃乱象丛生

数据显示,去年国内游戏行业总销售额为837亿元,其中手游行业达112亿元,今年整个游戏行业将突破千亿元,手游预计达250亿元。手游公司对版权需求呈现白热化趋势,甚至出现多家公司争抢一个版权的情况,某知名网络文学网站旗下作品版权售价均超过100万元。

业内人士称,盛大文学拥有众多作品资源,试水拍卖旨在将版权交易带进“明码标价”时代,“热门作品有着超过千万的读者,并且大部分都是付费‘粉丝’,用户留存率高,因此,知名网络小说版权便成为了手游改编的‘宠儿。数据显示,网络文学用户和游戏用户的贴合度是78.4%,58.8%的网络文学用户在使用网络游戏时产生付费行为。

目前,手游版权交易尚未形成一个成熟的交易平台。调查显示,除了游戏展会提供的版权对接平台外,手游版权交易仍以企业之间的“暗箱”交易为主,甚至出现了专门购买版权的中间商。“目前还没有一个针对手游版权的B2B交易平台,手游公司购买版权仍然以个人交易为主,很少公开版权价格。” 峻尚互动媒介运营总监李东表示。

版权市场无序竞争,盗版作品悄然“抢滩登陆”。部分公司抄袭、仿冒知名手游作品,“蹭版权”、山寨游戏等现象已成为行业顽疾。去年底,赤月科技的《三国志15》突然从苹果应用商店下线,随后改名《三国志威力加强版》重新上线。有业内人士指出,这或与“傍身”知名手游、日本光荣《三国志12》有关,不仅题材一致,命名方式也如出一辙,玩家很容易将两款手游误认为出自同一家游戏公司。

投标阶段惊现“天价”版权

据了解,本次拍卖会采用线上预拍和线下拍卖结合的方式进行拍卖,竞拍人需先在7月18日启动的网络暗拍中在线投标,只有对每件作品竞投出价前五位的竞拍人才能获得现场拍卖的准入资格,一份保证金只能竞投一件作品,若投标最高价未达到拍卖作品的保留价,则不视为成功成交。

北京商报记者登陆在线拍卖网站发现,截至投标阶段,拍品《不卖王座》版权最高竞标金额就达800万元,《我欲封天》、《惟我独仙》分别以605万元和500万元位列二、三,最低的《雄霸蛮荒》则为150万元。

对于800万元“天价”拍品的出现,似乎早已在主办方盛大文学的预料之中。盛大文学副总裁陈明峰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结合此前的交易经验,盛大文学曾有过将小说游戏改编权卖出过更高价格。所以此次出现的800万元版权也在情理之中。”然而,在拍卖行业人士看来,“天价”版权出现或因暗拍所致,“从某种程度上说,暗拍能够避免‘压价’现象的产生,最大可能体现拍品价值”。

引入拍卖模式提升交易透明度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版权价值凸显与版权意识提升,手游版权交易将走向规范化运作。“在手游行业,版权交易现在已经有了一套包括报价、授权范围、形象要求在内的完整交易流程,版权专属的交易渠道正在逐渐完善。” 11Game移动游戏发行平台(北京)的市场部负责人论阳表示。

“过去的版权交易多依赖代理和中介,作者面对版权收购方缺乏议价能力。采取拍卖的形式,会形成作者、作品、版权合作方公开对等透明的合作模式,这不仅让从前处于弱势的作者方的情况得到根本改善,更让由此衍生的游戏产品质量得到进一步保证。”陈明峰曾表示。

对盛大文学而言,试水版权拍卖并不是第一次,但游戏版权交易尚属首次。“拍卖会公开、公平、公正,遵循价高者得市场规则,交易形式更为透明化。作为买卖双方买或卖,依据的是市场实际需求的价值体现。如果不透明,那么价格就可能偏离市场价值,长此以往将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陈明峰表示。

手游版权主要来自网络文学作品、客户端游戏、影视剧、动漫作品、武侠小说等,由于类型、题材不同,游戏公司很难对版权价值进行衡量。李东对此表示,游戏版权拍卖的价格将成为同类版权交易的依据。“游戏公司在衡量网络文学作品价值时,需考量阅读量、付费率、游戏导入量等多重因素。作为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之一,盛大文学拥有着一批优质资源,成交价将成为未来行业交易的参考价。”

版权拍卖或成版权交易“双刃剑”

在引发关注的同时,此次拍卖出现的天价版权也引发了不小争议。“这么高的价格肯定是找了托。”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猜测,主办方期望通过制造竞争对拍品刻意提价,助推价格虚高。

对游戏公司而言,拍卖将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游戏公司可以以竞拍人的身份接触优质版权资源;另一方面,不同的买方围绕版权进行公开竞价可能抬高版权成交价,最终成交价偏离其真实价值。“如果一款游戏预计收入为千万元级别,200万元已经是很高的价格。”李东对此表示。

当前游戏市场版权争夺战日益白热化,上市公司重金收购版权,中小游戏公司已经很难负担得起优质版权资源。“有了优质版权不一定有高收益,购买版权还需从收益、用户转化率、用户重叠度等多个范畴考虑。”李东表示。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在竞标阶段,盛大文学对拍品仅界定为手机游戏改编权,并没有对授权内容、时限等进行限定。“在日本,为了保证版权完整性及形象统一性,版权授权非常细致,对被授权方的资质、所属行业也有一定要求。由于拍卖是公开进行的,部分非游戏企业如果不能对版权理解到位便买下了版权去开发游戏,可能对原有版权品牌产生负面影响。”业内人士表示。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