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高通想垄断?诚意还不够

来源:新浪·创事记   2014-07-28 16:28:46   点击:

导读: 随着近期发改委对于美国IDC公司垄断调查的终止及双方的和解,为仍在进行中的高通反垄断案调查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始于去年年底中国国家发改委对于芯片厂商高通涉嫌依靠知识产权专利垄断的调查一直备受业内关注。不过,随着近期发改委对于美国IDC公司垄断调查的终止及双方的和解,为仍在进行中的高通反垄断案调查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高通想垄断?诚意还不够

IDC垄断疑似性 高通难以漂白

2013年6月,国家发展改革委根据举报对IDC公司启动了反垄断调查,获取了IDC公司涉嫌实施价格垄断行为的证据材料,IDC公司相关负责人于2013年7月、2014年1月两次到国家发展改革委接受调查询问。

业内知道,IDC是一家美国无线技术开发和专利授权厂商,拥有无线通信领域大量标准必要专利,通信设备制造商在生产、销售通信设备时均需获得该公司许可。此前,该公司对华为、中兴等国内通信设备制造商专利许可时设定的费率较其对苹果、三星、诺基亚等公司的费率高出数倍乃至数十倍,涉嫌构成歧视性定价和垄断高价。

据此,发改委对IDC的反垄断调查认定IDC公司涉嫌滥用在无线通信标准必要专利市场的支配地位,实施垄断行为,包括:对中国企业设定不公平的高价许可费;要求中国企业将所持有的专利向其进行免费反许可;将非标准必要专利和标准必要专利进行捆绑许可。而IDC承诺的措施则是不对中国企业收取歧视性的高价许可费;不将非标准必要专利与标准必要专利进行捆绑许可;不要求中国企业将专利向其进行免费反许可;不直接寻求通过诉讼方式迫使中国企业接受其不合理的许可条件。最终发改委终止了对于IDC的反垄断调查。

与IDC相比,高通的专利授权费包括两个部分:第一是固定的授权费(license fee);第二是浮动的专利使用费(royalties)。后者是指手机厂商的每部产品都要按照产品的批发价(出厂价)向高通支付一定比例的专利费。高通没有披露具体的专利使用费比例,但据业内人士透露,根据不同的公司,一般在3%-6%之间。在征收对象上,不仅直接与高通签订专利授权协议的终端厂商需要缴费,那些与高通签订了协议的芯片企业,如博通、联发科、瑞萨电子、德州仪器等,其客户也需要向高通缴纳专利费。

这与IDC公司在对外进行专利许可时采取了多重标准、厚此薄彼颇为类似。例如之前尽管IDC许可给华为公司的专利许可方式与苹果、三星不尽相同,但其许可使用费率却是许可给三星、苹果的十倍乃至数十倍。 IDC对中国一家通信设备厂商的专利授权费用为设备售价的2%,而给国外一家企业的专利授权费用为设备售价的0.019%,两者相差105倍,这是不公平的,违背了FRAND原则。

除此之外,高通将标准必要专利与非标准必要专利捆绑许可,涉嫌构成《反垄断法》禁止的“没有正当理由搭售商品”或“附加其他不合理的交易条件”。采取一揽子许可,既不明示过期专利,也不区分标准必要专利与非标准必要专利,这种模糊的许可方式使捆绑许可成为事实。当然,在免费反许可等方面的表现也与IDC殊途同归。

其实早在2009年,中国手机厂商就向政府机关提出高通在我国商业活动中存在不正当竞争,利用垄断地位滥用专利权,要求高通遵守FRAND原则(公平、合理、无歧视)的专利许可,降低CDMA、WCDMA标准专利许可费。当时已有不少国家裁定高通存在垄断行为。例如2006年,包括博通和两家韩国企业在内的4家公司指控高通违反韩国反垄断条例。数据显示,2008年,高通占韩国CDMA市场99.4%的份额。经过3年调查后,韩国的反垄断部门向高通开出2.08亿美元的罚单,这也是高通历史上为数不多的“败绩”之一。

由上述不难看出,目前正在接受发改委调查的高通,与IDC在专利,确切地说在构成以专利垄断的争议焦点上具有高度的疑似性,究竟结果如何,希望发改委能尽快给出自己的答案。

高通专利策略霸道 厂商应结盟应对

根据网络创新研究所(Cyber Creative Institute Company )的研究报告,截至2013年,向LTE标准制定机构—欧洲电信标准化协会(ETSI)声明的LTE标准专利中,高通排第一名,有655件,占比11.1%;三星第二位,652件,占比11%;而华为排第三,为603件,占比10.2%;诺基亚占8.5%。

网络创新研究所对各公司抽样进行研究,得出各公司声明专利中真正的标准专利的比例,然后乘以声明数量,得到新的排名,这个排名反映了各公司专利质量。其中高通为318,占比10.5%;华为273,占比9%;中兴通讯253,占比8.3%;诺基亚为245,占比8.1%;LG和三星分别占比7.8%和7.7%。

从上述统计来看,无论LTE专利数量和质量,高通并不占据绝对优势地位。实际上,我国中兴、华为等企业近年来持续在专利上投入,专利数量和实力已赶超西方厂商;华为每年授权的中国专利,已经持续多年保持第一;以PCT国际专利申请而论,中兴和华为也名列前茅,但高通在向中国厂商要求巨额许可费的同时,对自己所使用的中国厂商的专利应付的许可费只字不提,强迫中国厂商免费许可。

面对高通专利策略的霸道,除了利用上述被动的反垄断调查之外,中国相关企业采取主动策略也至关重要。

2011年,北电网络专利拍卖大战至今记忆犹新。当时,由苹果、EMC、爱立信、微软、RIM和索尼六家公司组成的企业财团最终以45亿美元的价格赢得了北电网络6000余项专利和专利申请的所有权,而当时拍卖大热门的谷歌与英特尔组成的财团则与胜利失之交臂。

像上述全球科技产业的大佬都在专利上结盟,那么对于我们专利积累尚很薄弱的中国企业更应如此。

为此,企业间应充分合作,在国家的支持下,共同进退,抵御强敌非常重要。例如联合产业链上下游核心企业,组建专利公司,以市场化运作机制推动移动技术专利合作,降低技术准入门槛,加速商用发展步伐,构建移动专利体系,防御和应对未来可能的专利纠纷,同时加大国内企业海外市场拓展力度尤为重要。专利公司可以为企业提供知识产权合作平台,提升企业市场竞争优势,有效保护企业的无形资产,激励企业技术创新活力。

例如2011年成立的手机中国联盟,自成立以来,已将国内联想、中兴、康佳、TCL、酷派、天宇、龙旗等国内诸多一线品牌企业组织起来,目的就是通过加强通信产业自主研发,获取知识产权,从而加快转型升级步伐,推动中国手机品牌国际化进程,提升中国手机的国际竞争力。

不过随之而来的问题是,由于目前中国企业间的创新及专利实力分布不均,极有可能导致相关厂商之间的利益失衡。为此,政府相关部门是否应该从政策等方面予以平衡,让各方利益在平衡的基础上最大化,是中国相关企业结盟提升专利地位的关键。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