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硅谷专利战争 流氓是必须打击的

来源:新浪创事记   2014-07-12 09:16:41   点击:

导读: 谷歌125亿美元买下了摩托罗拉移动,很多人都认为谷歌此举意在专利,有分析师估计,谷歌125亿美元现金收购中至少有一半是用来购买摩托罗拉17000项专利,也就是平均每项专利40万美元。

高科技公司的专利大战近年来进行的异常激烈,美国严密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使得专利已经不再仅仅作为一项知识产权而存在,它成了一个公司组织进攻和进行防御的最佳武器,这鼓励各个公司努力去创新或购买专利来优化自己的产品,这是我们乐于见到的,但正所谓过犹不及,对于知识产权的过度保护也使得一些事情偏离了我们的出发点,比如专利”流氓”的大行其道。

硅谷专利战争 流氓是必须打击的

专利大战因何而起

专利在今天变得如此重要,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美国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这个体系也是美国在科技创新方面高不可攀的基石,它存在的目的就是保护知识产权不受侵犯,从而鼓励企业去创新。而专利大战只是它的一种极端表现形式。

美国很早就认识到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性。如果知识产权得不到保护,任何人都能轻而易举地剽窃与复制别人的知识与创作成果,那就不能激发起时代创新的动力。70年代末,美国总统卡特第一次将知识产权战略提升为美国国家战略,从此,知识产权成为美国企业与政府的统一战略。目前,美国已建立起一套完整的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体系,而且为适应社会发展,也会不断对知识产权的架构、实施细则以及相关政策进行调整,美国在此方面的法律主要包括《专利法》、《商标法》、《版权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

我们从两点可以了解美国法律如何竭尽全力保护产权人的利益:一是原告提交诉讼状的门槛非常低,比如专利权人通常仅需要列出专利所有权、每个被告的名称、被侵权专利的信息等五方面的信息就可以提出侵权诉讼;二是惩罚力度非常大,大型公司动辄即需赔偿上亿美元。因为违法成本极其昂贵,一般的企业都难以承受,所以大部分企业都会对员工进行系统的知识产权方面的培训,以避免员工去违法。在硅谷,新员工入职的时候,公司都会要求他必须签署知识产权相关的协议,不仅要求员工保护该企业的知识产权,还要员工保证不侵犯前雇主或其他企业的知识产权。

目前在中国,知识产权保护起步比较晚,所以现阶段还有很多问题。不久前我们发现乐视网侵权帮5买在中国内地拥有独家版权的韩剧《信义》,给我们造成了非常大的损失。巧合的是,最近乐视又在起诉小米盒子盗播其影视作品,乐视又成了受害者。类似案子,层出不穷。可以看到,在对知识产权淡漠的市场环境下,如果缺乏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任何公司都可能成为受害者。无论是侵权者,还是受害者,都将投入非常大的维权成本,降低市场效率。

正是由于美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严厉措施,专利在商业竞争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专利已成为企业狙击竞争对手、保持市场优势的重要武器。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凭借在芯片组领域的异军突起,威盛成为英特尔最有威胁的竞争对手。为了打压威盛,英特尔自1999年开始,先后在美国、英国、新加坡、德国、中国香港等地对威盛展开了猛烈的诉讼。作为反击,威盛也对英特尔展开反诉讼。直到2003年,英特尔才与威盛达成和解协议,双方各自撤回所有诉讼,并就双方现有的产品线,签署为期10年的交互授权协议。在这长达4年的诉讼中,威盛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其在芯片组市场的份额几乎损失殆尽。

专利的这些外延属性使得它变得奇货可居,谷歌125亿美元买下了摩托罗拉移动,很多人都认为谷歌此举意在专利,有分析师估计,谷歌125亿美元现金收购中至少有一半是用来购买摩托罗拉17000项专利,也就是平均每项专利40万美元。

专利流氓必须打击

我们都知道,对小孩的过分溺爱是严重的不负责任,一样的道理,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也不应过于放纵,一些我们已经看到的错误必须及时纠正,否则这个保护就会背离初衷。

专利流氓又名“非执业实体”(NPE),它不会利用其技术来生产产品。相反,他们通过各种方式获得专利,打造自己的专利库,然后通过打官司从目标公司那里获得丰厚利润。原本可以创造经济价值的专利,在他们那里变成了起诉别人并借以牟利的特权。

但这些人并不违法,他们做法完全符合知识产权保护的相关规定,高回报让他们乐此不疲,根据前谷歌专利部门负责人的统计,2000年后直至现在,谷歌超过了1亿美元的赔偿已至少达15次,且至少5起专利赔偿金额超过了5亿美元。正因如此,大型公司往往成了被攻击最频繁的目标,苹果、惠普和三星都成了专利流氓最大的攻击对象。

目前美国科技公司每年都需要耗费大量资源来进行专利诉讼,而每起诉讼案的应诉费用是创业公司80万美元,年营收超过500亿美元的大公司平均为790万美元,这让大公司疲于应付,对于小型公司来说冲击很大,其结果可能是产品延迟发布或重新设计,统计显示13%的小公司在应付NPE官司后,就转向了其他业务模式或直接关门大吉,去年,加州一家创业公司Ditto被专利流氓起诉,虽然起诉被驳回,但Ditto市值因此减少了300到400万美元,不得不解雇了15名员工以支付诉讼费。

很显然,这种专利流氓的做法正在像病毒一样蚕食健康的创新机体,所以我认为必须对现有的知识产权保护法律进行修正,但我并不认为目前的专利保护制度已经严重影响创新,使得小企业生存困难,处处遭遇专利壁垒,各家公司应该向特斯拉一样开放自己的技术。我觉得事实上正是严格的专利保护制度才更有利于小公司的发展,小公司可以充分利用专利法来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尽管小公司没有太多资源,可是他们仍然可以提交自己相关领域的专利申请,一旦获得自己核心业务的专利,就可以获得安身立命之本。而特斯拉公司的做法也有自己的商业考量,公司本身的市场策略就是共享技术。这样一来,他们将持续成为这一领域的技术领导者和核心,赢取消费者的长远信赖。在是否应该严格保护知识产权这个问题上,人类应该形成共识,即必须严格保护,我们欢迎那些为了保护自己的优秀产品而进行的专利大战,但流氓行为必须人人喊打,我们共同的目的是让人类永远坚持不懈的进行创新,因为这关系到人类的未来。

文/尹汝杰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