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新研究显示部分初创公司被专利流氓摧毁

来源:科易网   2014-07-04 19:37:05   点击:

导读: 专利流氓利用手中囤积的专利技术提起诉讼获益,一些被创的公司因此损失巨大或被迫停业。支持专利改革的人一直以来都认为“专利流氓”损害创新,这不仅仅是大公司要面对的灾难。

专利战是常见的商业行为,是指那些从专利人手里购买专利不是为了生产,而是囤积之后,通过诉讼等手段向侵权人收取赔偿费或者使用费的公司。这些公司的行为并不违法,只是因为其目的和经营模式令人反感而被称为“流氓”,是在道德层面上的一种贬义称谓。支持专利改革的人一直以来都认为“专利流氓”损害创新,这不仅仅是大公司要面对的灾难,对于那些刚刚成立的初创公司更是打击惨重,希望专利可以保护一个公司的同时不要成为摧毁公司的工具。

新研究显示部分初创公司被专利流氓摧毁

那么什么类型的专利流氓案件比较多呢?又是如何产生的呢?为什么只攻击此类案件呢?下面一一讲解。研究发现专利流氓案件与初创企业依赖的创业投资基金之间存在非常真实的负面联系。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的营销学教授凯瑟琳。塔克(Catherine Tucker)刚刚发布的研究发现,在过去5年,如果不是好诉者提起诉讼,风险投资本应多217.72亿美元。研究将“好诉者”定义为提起20起或更多专利诉讼的企业,此定义仅限于忠诚的专利流氓或文件中常称的专利诉讼主体(PAE)。该研究的跨越期限为1995年至2012年。塔克在论文中估计损失的投资额的置信区间为95%,即在81亿美元至418美元之间。这些数据是过去五年实际发生的不足1310亿美元投资额的相对基线。在此期间因没有资金而被扼杀的创新难以让人想象,如果把这些可能实现的创新化作生产权,应用于实践之中,会创造多少的价值已无从算起。

专利流氓侵害的不仅是大公司,他们往往会把目光投向那些刚刚成产的初创公司,因为这样的公司对于维护自身的利益和版权保护方面还不成熟,有着很多的漏洞,专利流氓只要抓到一点漏洞就会很快提起诉讼。塔克在整体上审查专利诉讼时,发现一些诉讼与风险投资之间存在某种正面的关联性。在一定的程度上,诉讼越多,投资越多。塔克在接受美国知名科技博客媒体Ars的访问时说:“开始,从整体环境而言专利诉讼是好的。表明一个运行良好的专利系统已然产生积极效果。但是,当你到达某个点时,情况就变了。然后,你经历的专利诉讼越多,风险投资就越糟糕。”当研究审查专利流氓时,效果就完全是负面的。好诉者发起的行动没有一件与风险投资增长有关。研究使用了一个复杂的称为还原分析的数学方法确定上述关联性。塔克和其助理用不同的情况验证这些数据,例如排除了专利诉讼密集但风险投资有限的区域(如德州东部地区以及特拉华州地区),但结果没有变化。负面的效果使得企业很难得到风投的资金,没有资金动作的初创公司就会面临极其严重的问题,有的就或许因此而关门大吉。

专利流氓对被告公司造成直接成本增多,给创新投资增加了沉重的负担,间接成本增多 ,被迫转移资源、新产品发布推迟,以及市场份额流失等损失更是巨大。塔克表示研究发现的强大关联性让她吃惊。她说:“你听过这些事,风险投资因为专利诉讼变得有些紧张。但我认为还没有大到产生实证效果。”一些轶事包含在塔克的论文的第一章。X-Plane是南卡罗来纳州的一家公司,被起诉使用谷歌提供的受版权保护的软件。它“被迫放弃产品更新和开发中的新产品。”还有加利佛尼亚的眼镜企业Ditto,去年它被一家名为列侬成像技术的公司起诉。Ditto案子最后被驳回,但该公司的价值实际减少了300至400万美元,它被迫解雇了15个雇员用以支付法律费用,这样的事情 对于刚刚起步的公司打击是致命的,专利流氓为了自身的利益,囤积专利,获取收益。

“专利流氓”现象的兴起已经给整个社会和经济带来重要影响,然而社会上还有一些不同的见解。 在该研究发布之际,推崇专利改革的团体在一场有关专利改革法案的争论中失利,专利改革法案上月搁置在美国参议院。支持反专利流氓法案通过的科技产业机构——计算机与通信产业协会——对该法案提供了资金支持。在争论中,立法草案的批评者宣称改革的支持方缺乏坚实的数据。改革者通常引用的数据是詹姆斯·贝森(James Bessen)和米歇尔·莫伊雷尔(Michael Meurer)的研究,他们发现专利流氓的直接法律费用让美国经济损失290亿美元。该研究有时遭到专利改革反对者的抨击,因为该研究部分基于防御性专利组合公司RPX提供的数据。现在专利流氓在各国都受到打击,特别是美国从司法、立法与行政三个方面同时发力,专利流氓的行为已经侵害了一个国家的利益,伤害了企业的创新积极性,阻碍了社会的发展。

塔克的研究的优点在于其整体基础是公共信息:专利诉讼量和风险投资基金的数量都是可靠的数据。研究是否会影响华盛顿政府的争论还有待观察。就今年而言,改革已被扼杀,但立法者还在继续讨论较小程度的措施,如将专利流氓踢出国际贸易委员会。 国际贸易委员会前律师朱莉·塞缪尔斯(Julie Samuels)在游说代表初创企业的组织Engine进行专利改革,他说:“我们已经知道初创企业正处于危机之中,因为我们没用通过反对专利流氓的立法。塔克的研究是另一个层面,显示了为何专利流氓问题对初创企业的伤害要比对大公司的伤害大。”专利流氓已对社会整体福利或公共利益造成了不利影响,政府的监管就显得更加重要,对于知识产权事业正处于迅猛发展中的我国而言,如何避免专利流氓的诉讼已是一个摆在眼前的切实问题。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