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关于文化银行的版权质押问题

来源:人民网   2014-05-18 15:26:46   点击:

导读: 全国首家文化银行—无锡农村商业银行太湖文化支行在近日揭牌并正式运营。其产品业务定格为影视传媒贷、创意设计贷、广告出版贷等金融新产品。

现在知识产权作为一种无形资产,已经成为了企业发展的一种战略资源存在,所以想要在市场竞争中取得竞争优势,就需要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提供强有力的保障,特别是现在企业的著作权保护更是应该引起重视。特别是对于文化企业来说更是如此,根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目前大多数文化企业的发展主要依靠对版权管理运营,版权收益是文化企业最核心的资产。遗憾的是,但是在法律保护层面,文化银行和文化企业在版权质押方面还面临一些现实困境。

关于文化银行的版权质押问题

权利归属问题引起关注

其实早在几年前,张艺谋拍的那部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就以电影预售合同为担保获得了渣打银行千万美元的项目贷款;而华谊兄弟在2001年从招商银行成功批贷5000万元用于制作《集结号》;2008年,北京市政府在某些文化创意企业开展版权等无形资产担保试点。华谊兄弟、保利博纳、光线传媒先后以版权质押方式,获得了北京银行1亿元的影视项目贷款;2009年,华谊兄弟公司从工商银行筹得1.2亿元项目贷款用于包括《唐山大地震》在内四部电影的制作。

版权质押是权利质押的一种,所谓权利质押,是指以所有权之外的财产权为标的物而设定的质押。权利质押主要以债权、股东权和知识产权中的财产权利作为标的物,债务人履行届期末债务时,债权人可依法拍卖该项权利的财产利益,也可通过变卖等方式处置,以处置所得优先受偿以担保债权的实现。

私法领域中的财产和权利的归属问题是处分财产和权利的前提,直接影响到法律行为效力。所以,版权的归属决定版权质押的效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以及我国加入的《保护文学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规定,版权产生于作品完成时,不管其是否已经被发表或者登记,作者都享有其创作作品的版权。版权的归属是有变化的,著作权法规定,版权财产权可以被许可使用或者转让。因为在交付方式上版权既不能以实物形式交付,也没有相应的权利证书和证券加以辅助,而且我国没有强制登记许可使用和转让的事项,因此,实践中存在的众多版权“一女多嫁”、“一权多转”的现象,给版权有效质押造成极大风险。

在这种情况下,文化银行在接受版权质押时,必须更加谨慎地审查版权权属问题。一方面,文化银行要根据法律规定把握各种类型作品的作者,从而在最初权利来源的基础上确定权利人。例如著作权法所规定的“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再如《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规定的“软件著作权属于软件开发者。”

在另一方面,文化银行需通过书面证据包括有效转让合同或许可使用合同等把握版权变更脉络,核实出质人是否拥有合法处分其所出质版权的权利。在文化创意产业,特别是是影视制作的领域,往往存在着投资主体多、合作变更频繁等情况,质权人必须对其变更脉络调查清楚才可以决定接受质押,做到有效规避风险。

选择质押标的的时候要谨慎

版权质押作为一种权利质押,与一般的动产质押有许多的相似点,但由于毕竟属于两种不同的权利,所以多少还是存在不一样的地方。根据我国物权法和担保法明确规定,合法权利人可以处置版权中的财产权,而版权财产权内容丰富,质押标的也是多样化的。在实践中,必须客观评估质押标的财产价值。

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版权财产权分为复制权、演绎权和传播权三类,不同财产权种类的财产价值不同,风险程度也不同。例如在体育节目领域中,欧冠足球比赛由于比赛质量和长期声誉的影响,其电视转播权的价值可能远远大于其演绎权的价值。版权财产权除了可根据性质区分种类之外,同种类的权利还可按照地域拆分。像欧冠足球比赛的转播权,机油亚洲区域,又有欧洲区域等或大或小的地域转播权,地域的差异性也决定了权利价值的大小。因此,文化银行既作为借款人,也作为质权人,在选择质押标的时应甄别具体的财产权利,并且在质押合同中明确约定权利种类、地域范围和出质期限等影响版权价值的关键因素,通过选择那些价值较高的财产权利,可以有效降低经济往来中的风险。

对版权质押进行登记能更好维护自己的权益

根据市场经济的规律,市场中的风险和机遇是并存的,需要法律的规范来作为保障。在文化银行与文化创意企业进行版权质押贷款的合作中,秉承诚实信用原则,依照法律规定办理版权质押手续是双方都必须做到的责任。

根据我国《物权法》的规定:“以注册商标专用权、专利权、著作权等知识产权中的财产权出质的,当事人应当订立书面合同。质权自有关主管部门办理出质登记时设立。”担保法第79条亦规定:“以依法可以转让的商标专用权,专利权、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出质的,出质人与质权人应当订立书面合同,并向其管理部门办理出质登记。质押合同自登记之日起生效。”著作权法第26条规定:“以著作权出质的,由出质人和质权人向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办理出质登记。”

所以,想要版权质押合法的存在,就必须满足于以下两个基本条件:

(一)签订书面的版权质押合同,合同中必须明确而具体约定质押标的种类、地域范围以及期限,当涉及未来作品的版权质押问题时,可以约定更为详尽的作品生产计划和阶段性权利义务分配。

(二)是及时进行版权出质登记。根据法律的规定,登记是质权的生效要件,是版权质押手续中最后但又不可或缺的环节,登记的完成意味着质权人获得了就该质押标的排他而优先的权利。物权法中就规定:“知识产权中的财产权出质后,出质人不得转让或者许可他人使用,但经出质人与质权人协商同意的除外。”所以,只有在符合以上基本条件的情况下,文化与金融的联姻才具备了合法的基础。

作品没有完成能否进行质押?

对此还有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值得我们思考,那就是如果作品没有完成,也就是作者能否转让或出质未来作品,即尚未完成的作品的版权?各国的法律对此规定不一,我国法律也没有作出明确的规定。但是在实践中,该类需求却日益增长,尤其像影视制作领域,因为拍摄电影电视剧的投资需求较大、制作周期较长,以该作品的未来版权作为质押标的逐渐成为制片方的的首选。比如在2008年,华谊兄弟传媒公司计划拍摄12部到14部电视剧,就利用了这些未来影视剧版权向北京银行朝阳支行贷款,获得有效融资。而北京银行先对计划拍摄的作品进行整体质押启动贷款,然后采用拍摄完一部质押一部的方案,使得信贷规模逐步扩大。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尝试,而且符合现行法律法规的规定。可以看出,目前我国可对于未来作品的质押采取相对宽松的态度,做到充分尊重当事人对市场和风险的判断以及各方的意思自治。

实践中,版权质押一般包括三种操作模式:(一)直接将版权质押给银行获得融资;(二)是将版权质押给担保公司获得融资;(三)在向银行借贷的过程中,由担保公司担保,而融资方则将自己的版权质押给担保公司作为反担保。在对版权不确定、风险较大的未来作品融资行为,一般可采取第三种方式,引入保险(放心保)机构对此进行投保,通过多种措施进行风险防范。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