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汇桔直播:2014上交会开幕论坛之圆桌论坛

来源:东方网   2014-04-24 18:17:17   点击:

导读: 第二届上交会将于今年4月24—26日在上海世博展览馆举办。本届上交会主题:创新驱动发展、保护知识产权、促进技术贸易。包括微软、特斯拉电动汽车在内“大牌”企业和项目将亮相本次展会

汇桔直播:2014上交会开明论坛之圆桌会议

2014年上交会开幕论坛之圆桌论坛直播回顾           时间:2014-4-24 14:30

第二届上交会将于今年4月24日—26日在上海世博展览馆举办。本届上交会主题是:创新驱动发展、保护知识产权、促进技术贸易。包括微软、特斯拉电动汽车在内的一批“大牌”企业和项目将亮相本次展会。

[秦忆]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下午好,第二届中国(上海)国际技术进出口交易会开幕论坛的下半场圆桌论坛正式开始了。今天非常荣幸邀请到了全球来自九个不同国家和地区14位科学家、企业家、行业组织和政府官员齐聚一堂,将围绕“自贸背景下的全球技术转移”和“技术创新的国际化运用”展开激烈的讨论。 [14:35:59]

[秦忆] 首先以热烈的掌声有请上交会组委会执行办公室主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徐逸波先生上台为我们致欢迎词。 [14:36:18]

[徐逸波] 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出席第二届中国(上海)国际技术进出口交易会圆桌论坛。四年前我们在这里见证了上海世博会的精彩,共同实践“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理念,今天我们又在这里共睹技术创新与国际技术交易的魅力,共同研讨“技术,让生活更精彩”的主题,在此我代表上海市人民政府向出席今天圆桌论坛的中外嘉宾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14:37:06]

[徐逸波] 技术贸易已成为贸易强国的重要标志,迎接第三次科技革命挑战的重要战略以及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在21世纪90年代中期世界技术贸易额已接近世界贸易总额的一半,平均每十年翻两番。 [14:39:14]

[徐逸波] 技术创新与技术贸易的加速发展是世界经济发展的新趋势,我们已经进入了知识经济时代,国际技术贸易的主体、标地、效率、原动力及设计范围均日益增大,方式更加灵活多样、规则和体系日趋完善。 [14:39:18]

[徐逸波] 为国际技术贸易创造着越来越好的环境,尤其是在当前世界经济复苏的过程中,更需要技术及技术贸易发挥积极作用,来注入新的活力。 [14:39:32]

[徐逸波] 本届上交会以“创新驱动发展、保护知识产权、促进技术贸易”为主题,以“技术,让生活更精彩”为目标,通过主题演绎、技术展示、论坛活动和交易服务等板块,着力展现技术贸易的新动态、新趋势、新模式,树立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的负责任大国形象。 [14:40:10]

[徐逸波] 同时,也致力于让地球村的每位居民都能共享技术进步的成果。在上午的开幕论坛上,已有多位领导和嘉宾围绕国际经济转型的引擎、技术创新和交易的主题,发表了极具深度和现实意义的演讲。 [14:41:20]

[徐逸波] 下午的圆桌论坛我们同样有幸的邀请到了,来自金融、法律、教育、研究机构行业组织以及拥有前沿科技的跨国企业等不同领域的资深专家,围绕自贸背景下的全球技术转移发表见解并发表讨论。 [14:41:37]

[徐逸波] 女士们、先生们,上海是中国最大的经济中心城市,是中国面向世界开放的重要窗口。在技术交易、技术研发与产业化发展方面也走在全国的前列。特别是去年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启动运行更引起海内外的广泛关注。技术的创新、贸易应用推广也是建设好、管理好自贸试验区的应有之义。 [14:42:11]

[徐逸波] 我们将在中央政府支持下,加强政府服务管理创新,加快发展完善促进技术贸易的必要环节和营造促进技术贸易发展的良好环境,进一步开启上海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新局面。我们深知这一过程任重道远,需要更加深远的全球视野和战略思维,相信在座各位嘉宾一定会为我们带来深刻的启迪。 [14:42:23]

[徐逸波] 最后祝愿各位嘉宾在上海期间身体健康、生活愉快,谢谢大家! [14:42:34]

[秦忆] 再一次感谢徐逸波秘书长的致辞,从去年上交会开办以来也是得到全国几个国家级的商会和协会的鼎力支持,积极组织各地企业和机构参展上交会,展示各自的先进技术、促进技术的交流。今天下午我们将有一个小小的签约仪式,有五家国家商协会与上交会通过签署合作备忘录的仪式进一步的加深双方之间的合作。 [14:43:26]

[秦忆] 上交会的签约代表非常荣幸请到上交会组委会执行办公室主任、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徐逸波先生,有请徐逸波先生前往会场前方的签约台。首先将请出的另一方签约方是中国轻工工艺品进出口商会的副会长。 [14:44:09]

[秦忆] 接下来有请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副秘书长上台签约。有请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副秘书长。 [14:44:59]

[秦忆] 有请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副秘书长上台签约。 [14:45:43]

[秦忆] 有请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的副秘书长上台签约。 [14:46:30]

[秦忆] 在这个非常简短的签约仪式之后将进入圆桌讨论环节。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世界有很多的自贸区都在积极向高技术和资本密集型发展,发展成为很多科技型的自由贸易区。2013年9月上海自贸区成立了,一时之间引起了全球各地的广泛关注和热议。我们看到今天开幕论坛的主题是“国际经济转型的引擎—技术创新和交易”。 [14:49:20]

[秦忆] 我们知道中国目前正在面临经济转型的阶段,而上海作为中国经济改革和开放的排头兵,上海怎样做好整个区域转型的策略安排,又怎样利用自贸区的优势通过技术创新和交易来带动经济结构的转型,这也是今天大家非常关注的话题。 [14:49:33]

[秦忆] 今天下午的圆桌讨论将聚焦这一点,跟大家聊一下怎么样把世界各地的优秀技术引入上海,并在上海生根发芽。首先进入第一轮研讨,主题是“自贸背景下的全球技术转移”。 [14:49:51]

[秦忆] 首先介绍一下这场圆桌讨论的嘉宾,他们分别是:英国聚思睿管理咨询公司执行总裁Michael Murray先生、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管委会主任朱民、香港贸易发展局助理总裁叶泽恩、德国技术中心联合会主席团成员、亚太区主任张东芙、以色列希伯来大学技术转移公司市场总监Dana Gavish-Fridman、上海盛知华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纵刚、国际自动机工程师学会亚太区总监、中国区总经理Gary S.Schkade。 [14:50:21]

[秦忆] 非常高兴今天能够请到七位重量级的嘉宾参加圆桌讨论。我想在进入讨论互动环节之前,花一点时间请各位嘉宾做一个简短的演讲。首先邀请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委会副主任朱民。 [14:50:59]

[朱民] 谢谢主持人,大家都知道上海自贸区的建设前身建了20年之久的上海保税区,即上海外高桥保税区、上海物流园区以及机场保税区和洋山港保税区。 [14:53:20]

[朱民] 所以,在技术服务领域,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有一定的积累。技术的覆盖范围比较广,我们是以独立的、纯粹以提供技术服务为主的,在上海自贸区里面有三种形式:第一种形式是技术开发,比如说研发机构在自贸区里面。企业比例占19%。 [14:53:46]

[朱民] 第二种是技术的应用,利用高技术设备提供维修、检测,占36%。 [14:54:05]

[朱民] 第三种是技术推广,利用专业的技术包括技术设备做一些技术咨询,还有技术的培训。这在试验区里面比较多,占到44%。但从营业额的分布来看,技术开发和技术推广营业额的比重比较大,这是纯粹提供以技术为主的分布。 [14:54:23]

[朱民] 自由贸易试验区进行了多方的改革和创新,核心是制度创新。在这一方面,有一些政策优势。我们看来,企业依托于自贸区开展国际的技术贸易和技术服务有这样的政策优势。 [14:54:42]

[朱民] 一个就是服务业扩大开放。在自由贸易试验区里面第一批有23项,增值电信领域的扩大开放为新的增值服务为载体的技术服务提供了新的手段。比如说金融制度领域的创新,还有注册资本认缴制等等。贸易便利化和区内关税豁免,允许在特定区域内把保税产品拿到区外展示培训,这都为我们的技术服务提供了较大的支撑。 [14:55:56]

[朱民] 自由贸易试验区在知识产权方面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同时,我们对商标、专利、版权进行三合一的保护和推进,加大了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同时有新的、适合自贸区特点的调解、仲裁的机制,让知识产权保护更加有效。 [14:56:34]

[朱民] 同时,自由贸易试验区也正在积极研究面对国际自由贸易的专项支持政策。希望能够在自贸区里面为各类的技术服务和技术贸易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谢谢大家! [14:56:48]

[叶泽恩] 感谢主持人,大家下午好。我向大家介绍一下知识产权发展的趋势,香港作为知识产权的交易中心的优势,以及香港贸发局在这方面做的工作。 [14:57:37]

[叶泽恩] 这张表根据国际知识产权组织的统计,全球所有国家每年处理申请2000多个知识产权专利,中国超过一半,成为全球专利申请最多的国家。 [14:57:58]

[叶泽恩] 2013年我国处理专利申请达到82.5万个,比2012年增加了27%,超过了美国。国际知识产权组织有一个统计,全球15家公司利用PCT处理专利申请,全球第一就是松下,第二、第三都是我们国家的两家企业,中兴和华为。两家公司一共用PCT超过4000多个申请,松下是2800多个。这15家里面有9家是亚洲公司,包括LG、三星,还有日本的公司。 [14:59:43]

[叶泽恩] 这是美国财富杂志去年的报告,全球除了硅谷还有纽约以外,有四个城市是科技创新都市,包括香港、华盛顿以及伦敦。根据知识产权组织每年发表的创新指数,香港全球排名是第七,全亚洲排名第二。 [15:00:23]

[叶泽恩] 我们讲的知识产权包括了专利还有版权,包括电影的出版。还有设计、商标和品牌。 [15:01:56]

[叶泽恩] 除了线下平台以外,我们还需要线上的平台。去年我们推出了亚洲最大的知识产权的交易平台,现在已经有23个合作伙伴,包括上海知识产权交易所、北京科技交易所,以及美国、欧盟、马来西亚等等不同国家,总共有25000个知识产权的项目挂在这个平台上。 [15:04:21]

[叶泽恩] 这个平台是免费的,欢迎大家去登录,看看里面知识产权的项目。我们主要的合作伙伴包括全球最顶尖的知识产权有关的单位,我们每年12月都会举行知识产权论坛,去年有1700多个人出席,来自全球30多个国家,也欢迎大家出席这个活动。 [15:04:48]

[叶泽恩] 在国际展览会上,我们都设立了知识产权交易的专区,可以进行有关知识产权的交易服务。我们觉得香港绝对有条件知识产权的交易中心,我们的网上平台,知识产权网上自贸区可以不受时间、地域限制可以进行知识产权的买卖交易,欢迎大家使用这个平台。亚洲的市场潜力非常大,也希望各位努力继续把这个平台发展起来,也希望大家多使用香港这个平台。 [15:05:44]

[秦忆] 非常感谢。在听完上海和香港两地介绍各自能够为技术转移和技术创新提供怎样的服务之外,我们也想了解国外的情况。接下来有请英国聚思睿咨询公司执行总裁Michael Murray给我们做一个简短的演讲。 [15:06:32]

[Michael Murray] 我会简短介绍一下我的公司,我们不仅仅是要创造知识产权,而且要往前一步,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进程。我们在四年前创立这个公司,在国际层面上进行一个交易。特别是聚焦于怎么样了解模式来进行交易。 [15:07:29]

[Michael Murray] 我们可以从最早的创意概念一直到进行交易的过程,包括把不同主体联系起来。交易的结构是非常重要的,双方都对此感到满意,这样才可以更好的进行合作。 [15:08:10]

[Michael Murray] 如果你有一个专利的话,这只是一个漫长过程的开始。文字的发明是非常关键的,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带来改变,这就是技术转移的问题,也就是说进行创新的时候,可能没有人知道怎么样变成一个商品。 [15:08:38]

[Michael Murray] 从这里可以看到,拉这个车的人没有看到后面的人拿的轮子,他认为我们太忙了,顾不上看这个轮子。但实际上后面拿的轮子是可以让拉车的人省很多的钱。而遗憾的是,后面不是做决策的人。 [15:08:54]

[Michael Murray] 还有一个人坐在车上面,我们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怎么样把创新引入到公司里,最后进行商品化,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我简短的总结了一下这个过程的各个步骤,也就是从左边到右边总共有六栏,知识产权推动这一进程,先跟交易方进行接触展开讨论,最后可能进行交易。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甚至有时候要跟一些研究机构合作,来改善你的产品。 [15:09:42]

[Michael Murray] 交易后还需要继续管理双方的关系,这就好比一个婚姻,一开始很好玩,大家也都很开心,但是到后面结婚以后会变得非常严肃,甚至有时候可能要进行婚姻咨询,或者说请一个婚姻顾问来更好的管理你的婚姻。我很期待参加今天的讨论。 [15:10:31]

[秦忆] 接下来有请以色列希伯来大学技术转移公司市场总监Dana Gavish-Fridman进行演讲。 [15:10:52]

[Dana Gavish-Fridman 对我们来说最有吸引力的地方,有一些最为顶级的技术和科学技术,刚才香港也说了,我们也是创新之都之一。我会给大家从尾到头来说,我们的梦想是什么,我们的目标是什么。作为学术界的一员,作为一个技术企业,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15:12:30]

[Dana Gavish-Fridman 这是我们最后的成果,Qlight是最为成功的企业之一,它是一个初创公司,主攻纳米科技,主要是提高显示屏质量的。所以,在这里可以看到这当中的区别,用Qlight的产品量子点技术从而使显示屏成像更加成功。 [15:13:06]

[Dana Gavish-Fridman 最开始我们有一个科研成果,我们申请专利,我们再去进行商业化。这个时候德国Merck对我们进行投资,帮助这个初创公司成立。之后还有以色列的首席科学办公室,所以政府也拨款帮助我们成立这个企业。最后成果就是Qlight公司和大学科技部的合作之下成立了公司,前景非常好,在去年3月份成为年度公司,在纳米技术领域成为了以色列的年度公司。 [15:14:02]

[Dana Gavish-Fridman 它是一个很典型的成功案例,说明科技转移可以给我们带来成功。现在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有了条件可以在中国,在国际的领域做到技术转移,获得成功。这也是他们下一步要做的事。 [15:14:18]

[Dana Gavish-Fridman 这主要是什么流程呢?首先是大学一定要有新发明,然后来找我们,我们会给他们申请专利,然后寻找商业伙伴。然后有关专利使用费,这些费用会回到调研机构和个人。 [15:15:06]

[Dana Gavish-Fridman 这个模式很独特,我们并不是出售,而是出售使用权。我们授予技术许可,让某些企业能够使用这个技术,此外也建立初创公司,我们还有许多调研上的合作机会,我们有最为顶级的科学家参与其中。 [15:15:27]

[Dana Gavish-Fridman 目前我们已经是50周年纪念日,我们有8537项不同的专利,超过3400种发明,对外成立了88家企业。 [15:15:52]

[Dana Gavish-Fridman 以色列的生态系统是非常出色的,从本质上有一个支持好奇心、支持人们去问问题、去质疑的学术创新氛围,我们鼓励大家听取不同的意见,是一个良性的环境,鼓励大家进行创新、进行发明。我们还有政府的大力支持,有很多的奖学金、助学金。 [15:16:26]

[Dana Gavish-Fridman 这些是我们已经上市的产品,包括农学方面的,还有在计算机方面的,有很多成功的例子,技术转移是最为重要的部分。谢谢大家! [15:17:04]

[秦忆] 下面有请上海盛知华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纵刚进行演讲。 [15:17:45]

[纵刚] 大家下午好,我的题目是“自贸背景下的国际技术转移”。我简单说一下我们自贸区对国际技术转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们国内的技术转移面临的一些问题。 [15:18:10]

[纵刚] 首先谈到技术转移,我们要区分一下,一个是成熟的技术,一个是早期的技术。成熟的技术相对来说比较容易转移,最难转移的就是早期的技术,早期技术转移一个是转给比较大规模的公司,另外就是成立新公司。 [15:19:11]

[纵刚] 我觉得自贸区的政策比较宽松,成立公司比较容易,投资成立新公司在中国因为成本低很多,最后如果覆盖是国际市场,投资回报率就会高很多倍,这一块可能会推进国外的风投到这里成立新公司。但是对于国内的技术转移,我觉得影响不会很大。 [15:21:23]

[纵刚] 因为主要的问题是,刚才讲到我们的专利申请量是全球第一,但是我们的专利质量非常差,因为国内没有专利的专业化管理。现在的情况是,中国现在创新还是非常活跃的,从国外引进了很多科研人才,创新投资投入也很大,我们的设备硬件也非常好,但是中间缺了关键一环就是没有专业化的管理。 [15:22:15]

[纵刚] 比如说美国斯坦福大学一年申请有250个专利,但是管理和转化专利有50个人在管理。看国内的高校像清华大学一年申请2000多个发明专利,但管理的人不到5个人。 [15:22:35]

[纵刚] 我们在用国外1/10的人管理10倍的工作量,我们等于是没有管理,导致我们得到的专利非常差,一个差的专利会破坏一个高价值的成果。可能前面很多年的工作最后因为低质量的专利,而且公开也没有办法挽救就破坏了。因为企业不会要低质量的专利,往里投入创新也无法盈利,因为不能阻挡其他的企业进来做这个事情。 [15:23:21]

[纵刚] 目前国内的问题还是非常严重的,很多的大学领导、科研单位的领导、企业的领导,对专利的运用、对专利价值理解还不是很清楚,如果理解清楚的话就不会像目前情况下投入这么少。 [15:23:41]

[纵刚] 我们是国内最早做专业化管理的技术转移办公室,我们成立公司以后,为更多的大学、更多的科研单位和更多的企业提供专业化的知识产权管理,帮助他们把研发成果管理好,把专利质量做好,最后转化出去。我们已经做过很多的技术交易,把我们的知识产权管理好以后许可给国外的公司。 [15:24:09]

[纵刚] 我觉得以前的思维定式讲到技术转移总是把国外的技术引进来,但你要知道把国外的技术引进来,我们要付许可费的,我们为他们在打工。现在我们自己也有很多的创新成果,我们应该做的是把我们的知识产权做好,我们许可给他们,他们为我们缴许可费,把更多的价值留在国内,我们公司也在致力于这个目标而努力。谢谢! [15:24:24]

[秦忆] 非常感谢。接下来将有请国际自动机工程师学会亚太区总监、中国区总经理Gary S.Schkade给我们进行演讲。 [15:24:56]

[Gary S. Schkade] 我们国际自动机工程师学会包括目前航空航天自动化,以及商业自动化建筑和农业等等。我们主要是出台一些技术的标准,这里有28000个成员共同来制定。今天我想简短跟大家说一下我们在这方面的成就,和技术转移相关的话题。 [15:25:16]

[Gary S. Schkade] 首先,有的时候科技转移尤其是在自动化这一背景下,讲的都是非常专的领域,还有电池、能源等等,还有电池能力的强度,以及机械等等,这些都是很专业的领域,当然也非常重要,制定的东西也不错。 [15:25:55]

[Gary S. Schkade] 但有的时候没有看到大背景,这里面要看到其中有一个系统。这个大背景分为20个种类,不仅要看电池的能量,以及电池的使用效率,更为重要的是要看重量,包括材料的选取。还有轮轴、轮胎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这里面包括许多的信息,这些信息都是大家可以找到的。 [15:26:50]

[Gary S. Schkade] 真的说技术转移,我认为最为主要的一点就是要做到各个方面之间的联动性,从而对一个产品有一个整体性的了解,要知道它的各个部分,而不只是聚焦其中一个小的信息点。 [15:27:40]

[Gary S. Schkade] 之前也讲过知识产权有专利是一回事,包括这里面有商业信息、机密信息等等。但是有了专利,真的出台一个产品又是另外一回事,这就是为什么要使用标准,在产业化过程中,在全球一定要做到标准化,这也是今天会议的主题。 [15:28:05]

[Gary S. Schkade] 上个星期有一个决定,鼓励中国的航空航天企业进入国际航空航天标准,我当时就和相关的机构讨论这当中需要做什么工作,一些安全标准并不是需要竞争的领域,而是大家要遵守这些标准,从而可以获得共赢的局面。 [15:29:09]

[Gary S. Schkade] 相对来说,我们要告诉人们标准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一个电子化机器,这里面还有通讯方面的协议,要选择哪一种技术,地区电网和国家之间的联动。所以说,一个企业可能有竞争优势的,但同时还要符合国家和国际的标准,这两种之间可能会产生问题。大家都说,水半满的时候还要做更多的努力,对于许多企业来说必须要参与国际化的进程,作出很多的改变。 [15:30:18]

[Gary S. Schkade] 最后我想说一点,归根到底市场还是占支配地位的,我们要看资金的流向。我们有时候会说,知识产权要保护,同时在之后要怎么办,国内市场是不是公平,进入国际市场又会怎么样。之前获得的合同,未来还能获得多少,真的要吸引高新技术,人们是不是认为这个商业模式是不是可持续发展,这一点非常重要。 [15:31:47]

[秦忆] 最后有请德国技术中心联合主席团成员、亚太区主任张东芙做一个简短的演讲。 [15:31:59]

[张东芙] 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我是张东芙,我来自德国的。我们机构的名字是德国技术中心联合会,我们今天为什么在这里?我们能带走什么呢?我认为就是分享我们的经验,我们在做技术转移的时候遇到一些问题,大概有几个因素,一个是不同的概念,还有不同的成本,不同的利润,由于大部分在座的各位都是中国人,我想用中文简短来介绍一下。 [15:33:19]

[张东芙] 我们今天在一起分享一下在这20年来,在这几百个项目中我们经历之后发现,其实有一些元素可以总结出来跟大家分享的。分享之后大家可以看到,原来不管有没有自贸区,不管有没有政府、民间对我的关注,作为一个科技人、投资家,一定要把事业进行到底。利用一、两分钟时间讲一下在中德技术转换贸易当中体验更多的失败,失败有五个因素组成。 [15:35:55]

[张东芙] 第一个就是不同的概念,第二是彼此的目标,大家对于产业化到底是为了转化还是交易不一样,你不能为了交易而交易,所以不同的目标也会导致失败。第三就是不同的成本,中西方的成本界定是不一样的,不存在绝对的成本标准,像英国公证会计师很多做法也跟中国做法不一样。 [15:36:23]

[张东芙] 第四个就是诚信标准。我可以跟别人说我是个好孩子,你怎么证明呢?诚信的标准也是不一样。第五个就是利润,你要赚多少钱。在不同的环节,如果面对今天新的技术贸易大环境下的机遇,自贸区作为国际间的平台,为科技人带来了曙光。我感觉创新不是搞一个新的技术,我的理解是让我有更多的机会像现在一样跟他们分享,让大家的不一样变得融合、变得宽容。 [15:36:40]

[张东芙] 今天的格局像云计算、物联网、智能城市,在过去的三到六个月中德之间发生很多的故事,两国签署了30多份的要约,以及十几个部级的访问,都将促进两国技术的交流。德国技术联合会就是希望通过融合,通过交流建立信用识别的平台,我们也会推出15个项目,欢迎大家到我们的专区多多沟通。 [15:36:52]

[秦忆] 我看到张东芙做演讲的时候朱民先生不断做笔记,而且不断点头,现在有这么多的不同,而且她说了一句话,也不是说有一个自贸区这些问题都可以解决了。但我想有一个自贸区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有一些问题自贸区的确可以解决,讨论之后回到朱民这里回答这个问题。 [15:37:25]

[秦忆] 我们先从纵刚说的点开始,今天谈技术创新、技术交易、技术转移都要从一个点开始,先要有新技术,这个新技术出来以后要保护它。纵刚提出来,中国有一个严峻的问题,对专利缺乏完善的管理和保护。能不能给我们举一个具体的例子,比如说我们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具体在哪里? [15:37:48]

[纵刚] 为什么说我们没有管理呢?在发明披露的时候,我们国家现在的做法是,直接交到代理事务所就申请专利[15:38:04]

[纵刚] 我原来在美国做技术转移和知识产权管理,先评估有商业价值再申请,没有商业价值就不申请。包括专利性、商业价值,中间还有一个培育的过程。因为科学家设计实验是为了发表文章,不是为了申请专利,所以在披露的时候他的数据不会很宽,可能就没有商业价值,你就需要他把数据做大,这样才会产生价值。 [15:39:04]

[纵刚] 后续有一系列的专业化管理,现在基本上国内在做技术专业和成果转化还是以简单中介的理念来做,比如说技术对接会等等。实际上早期技术的转化不是这样进行的,这是非常低效率的。大家也知道,很多技术对接会产生不了真正的交易。从专业化管理的角度来说,我们非常缺乏人,我们投入也非常少,政府在别的投入方面很多,包括搞对接会,但该做的工作没有做。 [15:39:21]

[纵刚] 如果搞清楚说为什么国外只有两百个专利用五、六十个人管,他们都在干什么,他们做的那些工作我们做了没有。我们就可以很清楚的发现,我们该做的事情根本没有做,而且做很多都是表面的事情。 [15:40:29]

[秦忆] 这个问题马上就可以问Dana,你怎么做到保护知识产权,以及怎么管理大学的知识产权和专利。 [15:40:43]

[Dana Gavish-Fridman 在保护希伯来大学的知识产权,我觉得我们的机制是非常有效的,但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这涉及到一个专业的团队,他们要坐到一起进行审核,包括企业界以及知识产权的专家,还有律师,整个团队会进行审批,有一个新的产品、一个新的发明时候,会看是否有一个市场。我们的商业团队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15:41:13]

[Dana Gavish-Fridman 第二个方面是不是真的创新?我们的研究员有一个发明的时候,我们首先看有没有类似的发明,我们是否能申请专利,我们能不能执行这个专利。因为有时候可以申请专利,但这个专利执行不起来,这个工作就没有意义了。所以,在我们大学每次有一个新的发明都会问这些问题,有时候也会变得比较复杂。 [15:42:36]

[Dana Gavish-Fridman 我们有一个专利委员会,每个月都会进行一次会议,会审核新的发明、新的专利,有时候要做一些艰难的决定。一般情况下有一个新的发明,我们会先申请一个为期一年的专利,在这一年当中会做两件事情,首先会让研究员继续进行研究工作,以期可以达到更好的成果。第二方面,我们会尽量商品化。 [15:42:53]

[Dana Gavish-Fridman 所以在这一年当中我们会寻找一些商业伙伴,这一年过去以后可能会再做决定,因为我们有更多的数据,在工作当中有没有拿到一些统计数字,也就是到底有多少个产品进行了商品化,1/3的发明最后进行了商品化。我们是以色列申请专利最多的一个机构,正好也是以色列最大的大学,有700多个产品申请了许可。 [15:43:07]

[纵刚] 我们大概在10%左右,还是属于比较高的,比如说像很多大学一年申请2000多,比例算下来有3%就不错了。 [15:43:29]

[秦忆] 我们也是希望通过今天这样的机会,比如说像以色列以及其他的国家和地区在专利管理方面是怎么做,也希望将来可以提高专利的转化率。英国、以色列、德国的朋友在寻找合作伙伴的时候,以及进行技术转移的时候,你们跟多少个中国公司进行合作,或者有没有找中国的合作?全国都有跟中国的公司合作过。 [15:44:01]

[秦忆] 我今天想问的不是说成功的案例,而是失败的案例,主要会遇到哪些问题? [15:44:24]

[Michael Murray] 不尊重知识产权。在中国以外拥有知识产权的公司比较谨慎,而且大家可以看出这一点。中方在刚开始合作的时候要有一个清楚的了解,我的理解是中方认为专利本身非常有价值,但实际上只有专利在商品化的时候才是有价值的。所以有时候要合作好几年才可以做得成功。 [15:46:28]

[Michael Murray] 在中国大家没有充分的了解合作的战略价值,跟我讨论的很多中国公司,他们想引入技术,但是不想花太多的费用。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们不愿意花这个钱,如果这些公司不愿意花钱的话,我也不愿意跟他们合作。我的工作时间非常长,我不能免费提供服务。在中国我发现很多人认为你提供咨询的时候,这是没有价值的,而只有在提供商品的时候才有价值。 [15:46:41]

[Gary S. Schkade] 我也非常同意你的观点,这就是我们所遇到的,我们一直在致力于吸引来自美国的专业人士,到中国进行接洽,他们的感觉合作部可能做下去,不可能成功,但结果可能出乎他们意料。我们发现购买一个产品以及进行投资,大概知道六个月以后可以做什么,这个过程是比较简单明了的。 [15:47:19]

[秦忆] 刚才这两位在讨论的时候也涉及到了,你在中德之间的技术转移或者技术交流当中,你觉得印象最深的案例是什么?失败的案例。 [15:47:50]

[张东芙] 我先讲一个大概念,不管做什么没有绝对的成功和失败。你想国家30年改革开放,我们发展了10年的服务贸易,技术贸易刚刚启动,很难让国人尤其是投资商,特别是国营企业体制下的投资商,说你该付的专家费,不能转过来,但是你要为专家买单。这是所有想一腔热血进入中国市场的西方人困惑。 [15:49:23]

[张东芙] 透过这个现象看本质的话,希望在座的诸位同仁能够影响到你周围的同事和领导做一件事,其实是科普,你要买一张桌子,我只要跟你讲长宽和材质就知道100还是1000,一个技术从头讲起,实验怎么回事、工艺怎么回事、技术怎么回事,讲完以后说我没钱买不起。对你来说得到一次免费的培训。 [15:50:18]

[张东芙] 建议每个领导,不管是3个人还是300个人,在初期和老外谈判的时候一定要想明白你是谁,你要什么东西,比如说你明明就是一个研究所,你的决策范围也是一个研究所,就不要把自己说成是一个集团。 [15:51:05]

[张东芙] 国内的思维方式谈一个问题往往谈的很大,非常战略,没法就一个点来聚焦。建议要讲明白我要求的是第几代技术,有什么用处。还要讲明白,我什么时候要,不要给你的时候,你又说我过了要的时间。 [15:51:40]

[张东芙] 你付钱的能力也是有时间限定的,与其说遇到的困难,不如说双方应该做什么准备呢?你要决定你是谁,他也要搞明白你要什么东西。像谈恋爱一样,配对的成功率就会高很多。当然最最关键的就是,通过这样的过程也是磨合,彼此之间会建立信赖,不断的影响对方。我觉得是影响,不纯粹按照西方的思维,也不纯粹按照国营老大哥单位的思维,逐步会融合。 [15:52:30]

[秦忆] 非常感谢张东芙提供了非常有操作价值的建议。我们刚才说的中国企业,叶先生介绍的香港,是亚洲地区非常重要的知识产权交易中心,无论是成交量还是配套的服务上看到都是比较成熟的,不知道在香港发展过程当中是不是走过弯路?香港的企业是不是碰到过刚才提到的内地企业碰到的问题。当时又是怎么走过来的?尤其是香港政府方面,提供了怎样的帮助,帮助这些企业跨过难题? [15:52:51]

[叶泽恩] 香港自己走了很多困难的路程,最开始的时候香港很早之前就进入大陆市场了,在1970年中国改革开放之前就已经进入了。我们最开始和大陆进行投资沟通,在过程当中慢慢学会了怎么做,做什么,以及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 [15:54:15]

[叶泽恩] 我们也在渐渐积累许多的经验,此外我们也了解到许多事情比如说对于中国的了解要胜过许多国外企业。香港仍然是大陆企业走出去的桥梁,根据商务部的统计数据超过60%的内地企业从香港借道走向国际市场。 [15:54:27]

[叶泽恩] 在多年的国际贸易当中,我们也是一直进行国际贸易,而且也向世界上所有的地方提供了各种产品,所以这是一个互动的过程,在过程当中我们学到一些经验教训,学到市场需要什么,从而提高自己的能力。 [15:55:29]

[叶泽恩] 我们也不断进步,之前纺织服饰是最大的一块,但现在最大的出口是电子,超过了50%。而且我们一直强调知识产权,在调研方面并没有做得非常大,但是在知识产权的商业化方面,我们发了很大的力。说到中小企业,能找到最好的地方就是香港。 [15:55:41]

[叶泽恩] 香港帮助你们最好的保护知识产权,我们是一个金融中心、贸易中心,我们有充足的资本,而且也汇聚很多的消费者。 [15:56:37]

[秦忆] 刚才谈了很多的困难和问题,我想朱民先生是代表上海自贸区,这些问题自贸区有没有解决方案?或者说自贸区有更多更好的服务,让大家吃一颗定心丸。 [15:56:57]

[朱民] 我刚才在专心听嘉宾的演讲,非常精彩。你刚才问我,为什么这么专心听张东芙女士的介绍,我在想她说的五个方面,我们自贸区可以做些什么。 [15:57:16]

[朱民] 我发现五个方面,自贸区如果从公共服务上来说,在信任方面,刚才也说了,我们可以提供保税的展示培训,可以不用交税,但这个设备可以做培训了。但这远远不是自贸区为技术服务、技术交易提供的服务。如果谈技术贸易的话,大家都谈完了,最后到政府来回答一下。其实自贸区要改的就是这个。 [15:58:45]

[朱民] 上海自贸区最大的特点就是制度创新,主要任务就是转变政府观念和方式,把事前审批转为事中事后的监管,从逐案的审批变成公平秩序的管理,这是我们正在积极推进的。讲起来比较大,但如果对应到具体的项目来说,就会碰到,比如说这个技术谈完了,我们需要去付费了,如果付费批不下来就比较麻烦了。 [15:58:59]

[朱民] 包括有些技术贸易方式非常多,用股权换知识产权,这都应该由市场说了算,政府作为事中事后的监管,维护一个市场的秩序,并不是说对每个业务进行逐案的审批。这是正在构造的,从香港同时也学了不少,也在继续学,只要对我们有益的经验我们都在学。 [15:59:56]

[朱民] 在自贸区里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一个就是制度创新,这个制度创新就是转变政府方式,第二,我们按照国际推行的规则营造国际化的营商环境,我们刚刚半年,我们做好了制度框架,还需要市场提意见。谢谢。 [16:00:10]

[秦忆] 刚才朱先生表了决心,下一步自贸区最主要是改变政府职能,创造更好的环境。今天这么多人在坐,从纵刚先生开始,您在这儿给朱先生提一个要求,对自贸区有什么具体的要求。 [16:00:35]

[纵刚] 给我出了一个难题。我们在做的工作说实在的,主要是把创新成果管理好,拿到高质量的专利保护,真正产业化,变成生产力。从这个角度来说,刚才朱主任说的,交易时候政府不要参与,这是非常好的方面。我们在这个领域里有很多错误的观念,包括国有资产流失,包括国家拥有的单位知识产权属于国有资产,我们把有形资产等同于无形资产,认为有一个国有资产流失的情况。 [16:01:28]

[纵刚] 如果是一个固定资产的话,是有资产流失的,因为价值非常容易确定的,对于早期的技术,像一个专利,是没有固定价值的,价值随时在变,比如说出现一个更好的技术可能就一钱不值了。 [16:01:54]

[纵刚] 针对不同的公司,价值也不一样,比如说有的大公司研发团队都有,不需要投资了,给你的价值会高,新公司什么都要建价值就会低。所以,不确定价值的东西,你告诉我是怎么流失的。朱主任刚才讲的这些,就是一个大大的跨越,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我想未来这种经验也会推广起来。 [16:02:03]

[秦忆] 想到其他问题也可以跟朱主任进行沟通。Dana在演讲当中说过,你说过希望和中国企业有更多的合作,你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做什么从而促使你们大学和中国企业之间的合作? [16:02:53]

[Dana Gavish-Fridman 我认为可以帮到我们,首先要缩小我们之间的差距,从学术界来看,我们有一流的创新发明、一流的科学家,但还是早期的发明创造,这是一个挑战。在试图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不仅仅是要进入中国市场,中国对我们的技术也是非常感兴趣的,最大的挑战就在于现在还是早期。 [16:04:36]

[Dana Gavish-Fridman 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可以把这些技术投入生产,我们需要这个伙伴可以充分的了解,我们需要更多的前期调研,有时候实验室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需要一、两年才可以做好准备用于市场进行商业化。 [16:04:52]

[Dana Gavish-Fridman 早期的概念大家是很难理解的,这一点对于亚洲市场是一大挑战,对于中国接受这个概念也有一些困难。有许多中国企业跟我说过他们对科技非常感兴趣,中国企业只想买产品,而不是早期的科技概念。是不是?我希望要有概念上的转变,其次专利申请好了,只是刚刚开始,在达成合作伙伴开始之后真正的合作才开始,要进行调研,进行研发,还有产品上市投资生产。 [16:05:18]

[秦忆] 对于上海自贸区有什么期待呢? [16:05:27]

[Dana Gavish-Fridman 自贸区可以起到促进作用,如果可以找到一些伙伴,可以帮助我们进行研发,也可以帮助我们使科技成熟,可以在中国投入市场,并且进行发展和研究,进入中国市场这样就最好了。所以,我认为强有力的与中国企业的伙伴关系是非常重要的。这方面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16:05:59]

[秦忆] Gary先生,你对自贸区有什么期待和想法? [16:06:11]

[Gary S. Schkade] 我希望减少企业技术转移过程中的摩擦,我不知道自贸区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减少官僚主义,来促进这方面的发展,但它是可以做一些工作的。在一年半以前,在上海有许多人在六个不同的部门进行审批,但都没有成功。这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16:06:42]

[秦忆] 就是要把相应的烦琐过程适度的简化。 [16:06:54]

[朱民] 对,刚才讲的这些问题,我觉得政府都应该提供服务,至于简化审批的确是我们的目标,也是市场的呼声。我们现在开始把政府审批权力固化,通过权力清单和负面清单的方式,把政府审批的事项以及对具体事务管理的要求先固化。 [16:07:21]

[朱民] 第二步再简化,减少审批的事项。因为不固化永远减不完,同时还要提供协调。这就是现在的步骤,当然这个进程还需要进一步的加快。关于以色列希伯来大学提出来的,关于增加更多的基因,跟他们前期合作的机会。 [16:07:37]

[朱民] 我觉得这也是政府要做的,但更多的应该是政府促进我们社会机构提供服务,政府一方面要帮助社会机构的发展。因为在我们方案里面专门有一个鼓励社会的力量参与运作。同时也通过完善知识产权保护,把整个营商的环境、保障的体系建立起来。 [16:07:46]

[秦忆] 非常感谢朱先生的发言,也感谢在座嘉宾的精彩讨论。为了感谢嘉宾,上交会组委会为大家准备了一份小小的纪念品。 [16:07:59]

[秦忆] 刚才进行了非常有意思的圆桌讨论,刚才讨论的话题是“自贸背景下的技术转移”,下面进入第二场圆桌讨论。现在更多的科技技术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转移,通过新技术的应用能够带动当地的技术创新。所以第二场圆桌讨论的议题就是“技术创新的国际化运用”。 [16:09:32]

[秦忆] 下面有请第二场圆桌论坛的嘉宾,他们分别是:巴斯夫聚氨酯及复合材料研发部门高级副总裁兼亚太区驻上海研发代表KArl-Rudolf Kurtz、美国硅谷银行亚洲总裁David A.Jones、特斯拉汽车公司全球副总裁、中国区负责人吴碧瑄、西门子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西门子中国研究院院长朱骁洵、芬兰AAVI技术有限公司研发部门总监Veikko Ilmasti、安翰光电技术(武汉)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吉朋松、比利时玛特瑞尔莱斯公司上海代表处总经理Kim Francois。首先请这两天在中国非常火的特斯拉汽车公司全球副总裁吴碧瑄女士进行演讲。 [16:11:46]

[吴碧瑄] 特斯拉现在来讲还是一个很小的公司,去年全年生产量也就22000多台。但是特斯拉的使命感就是推动全球可持续交通的发展。所以,我们为了完成这个使命走了三个过程,我们的总裁从五年前就开始计划了。 [16:12:22]

[吴碧瑄] 一开始我们做的高成本、小市场的产品,就是我们第一代产品,一年的生产量只有六、七百台,但是非常贵的跑车。我们第二代产品就是今天在市场上包括昨天刚在中国市场上交付的产品,相对来说比较中等成本,或者说中高档成本,相对量也可以更大一点的产品。 [16:12:51]

[吴碧瑄] 为什么要做这辆车,我们需要经过这样的历程才可以找到成熟的技术进行量产。我们在做这个产品的时候,我们一直想知道推动电动车遇到的挑战是什么。世界很多其他的人尝试做电动车,我们发现一个事情,传统的电动车企业并没有真正的想去推动电动车,都是政府给一些资源,来做一些事情,并不是自己真正想做。 [16:14:53]

[吴碧瑄] 我们真的是想推动这件事,我们一定要把这件事做好,我们一定要解决所有电动车要成功存在的问题,让大众真正接受。所以,我们在设计这款车的时候也考虑到安全性,考虑到了设计感,考虑到了性能。 [16:15:17]

[吴碧瑄] 我们的车从零到百公里做到4.2秒,同时也把今天高科技元素切入到里面,这个车是一个智能化的终端,像手机一样,很多新的功能可以通过远程的推送,把软件升级,同时让用户体验到新的功能。包括在我们的服务上也是可以远程来看到客户车上可能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前告诉客户,并且约他到服务中心来做相应的保养或者维修服务。客户已经知道有什么问题,过来就会很快。 [16:15:51]

[吴碧瑄] 在北美95%的客户当天就可以享受到维修服务,对他来讲不会耽误太多的时间。这些都是现在公司努力尝试的事情,我们也是刚刚进入中国。现在看到全球有大的厂家真正开始,因为有了特斯拉才真正开始考虑电动车,还有很多不是很看好电动车,希望在中国起到推动电动车发展的作用。 [16:16:22]

[秦忆] 非常感谢。下面有请美国硅谷银行亚洲总裁David A.jones来进行演讲。 [16:16:45]

[David A.Jones] 非常感谢。硅谷银行是一家有30多年历史的金融机构,我们主攻方向就是帮助科技和创新企业,这占到我们业务的主要部分。除了我们这些科技企业是顾客以外。那么,我们在中国的目标是什么?就是希望能够复制我们的成功,复制我们过去三十年在美国取得的成就,做中国这些高新技术企业的银行。我们在英国成功复制了这一模式,现在来到中国,希望做到这一点。 [16:17:58]

[David A.Jones] 我们在世界范围内扩展过程中,我们面向的是不同的市场,我们和不同的企业家进行讨论,大家现在闭上眼睛想一想,大家就会发现在美国的企业家、在英国的企业家、在中国的企业家,他们的诉求都是相同的,他们有着共同的愿景,有共同的需要。可以说有着非常多的共同之处,唯一的区别就是语言上的差异。 [16:19:13]

[David A.Jones] 所以,对我们来说,我们的目标就是要了解这些客户群的需要,将他们的需要融入到当地的经济当中,并且在当地层面解决他们应对的问题。 [16:19:18]

[David A.Jones] 因此在中国我们的目标就是如何在这里有效的应对客户,来支持高新技术企业,就像我们在其他市场上做得那样。 [16:19:48]

[David A.Jones] 我们来看一看有哪些东西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教育是很重要的。在我们看来,一个地方如果教育体系在数学和科学上非常强调,与此同时,数学是重要的同时也要鼓励人们去思考、去考虑一下如何用不同的方式解决问题。因此对我们来说,教育体系很有价值,非常重要。 [16:20:33]

[David A.Jones] 希望这些教学体系可以鼓励人们用创新的思维去思考问题,这对于技术发展也是有益的。还有什么因素很重要呢?就是要有冒险精神,敢于承担风险。一家企业是不是真的敢去放手试一试,对于公司来说在尝试的时候没有任何保证说一定可以试验成功。因此对于一个地区而言,是不是可以进行一定的风险尝试,即便失败也没有关系,是不是有这样的条件。 [16:21:51]

[David A.Jones] 还有就是创业资金。有没有资金去鼓励成长,让他们尝试不同的东西,而不仅仅是追逐利润。对于技术企业而言,最核心的就是不能仅限于盈利,要有技术革新的要求。来到中国,我们感到非常荣幸,在这里有很多新的技术、很多新的愿望,希望可以发展技术。中国也是一个新兴的市场,对于中国这样的经济体来说要进一步的进行投资,能够投资于让经济更为高产的因素。 [16:22:20]

[秦忆] 谢谢,下面有请西门子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朱骁洵进行演讲。 [16:22:38]

[朱骁洵] 首先我介绍一下西门子中国研究院,西门子是一个德国公司,最大的组成部分是在德国,在美国普林斯顿也有一个实力雄厚的研发团队,第三个就是中国研究院了。中国研究院是在北京、上海、南京三个地点,总共有400个研发人员,我们的主题是全球技术研发机构的一部分,我们做的很多是和全球研究所的非常类似的一些高端的基础研究。 [16:23:58]

[朱骁洵] 我们还有第二个主题是中国特色,就是因为中国这个市场有很多跟发达国家还不完全一样的需求。这种巨大的需求产生出一些比较独特的,从技术上怎么去解决这些需求的眼光。所以,这是400个研发工程师在中国研究院主要从事的事情。 [16:24:09]

[朱骁洵] 除此之外,研究院还包括20多个人的专利研究管理团队,有20多个人在做一些开放式创新的工作。今天由于时间有限,我着重讲一下我们做开放式创新的一部分。首先给大家看一个简单的饼图,虽然西门子是一个比较大的公司,研发投入在6%左右,作为一个工业公司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比例,但如果放到全球研发投入来看,简直就是沧海一粟。 [16:24:42]

[朱骁洵] 如果光依靠西门子内部的研究院开发新的技术,我们很可能会遗漏掉很多同样有前途,可以为西门子事业带来很大帮助的一些技术。 [16:25:45]

[朱骁洵] 所以,我们在中央研究院成立了一个团队,就是一个开放式创新的团队,这个团队的使命就是在外部去看有没有新的、跟大趋势符合的技术,而我们西门子内部没有的,看怎么样把外来的新型技术转化为自己的业务。 [16:26:19]

[朱骁洵] 这个团队跟硅谷银行有共同之处,最早的西门子开放式创新是在硅谷启动的,原因是因为在硅谷有很多初创性的公司和风险投资,有很多新技术可以被我们所采用。 [16:26:31]

[朱骁洵] 第二个地点就选在中国上海。我们看中的还是中国大环境,有非常独特的供应量,在中国有越来越多的创新型的企业。在操作过程中,你要成功跟刚才讲的专利管理、转让的流程一样,是有一套相当成熟的系统,从前期大环境的趋势来定义我们的战略方向,到专门有人在各个不同的领域去了解新技术,直到最后和科学家合作,怎么去开发一些更适合于商品化的样品,是非常精密的组织。 [16:27:50]

[朱骁洵] 我们的合作伙伴有大学,有风险投资,有初创性公司,还有开放性的平台,可以从不同的平台找到相应的技术。 [16:29:04]

[朱骁洵] 我接下来讲一个成功的案例,是中国本土的技术,西门子在仪表当中使用了红外线光谱议,传统的技术计算量比较大,有一些移动部件,有一系列不如意的地方。在国内有一家华夏科创的初创性公司,做了低成本的红外线光谱议,我们开发性创新团队跟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的沟通。我们西门子就跟他们组建了一个合资公司,我们得到了技术,他们得到了推广产品的渠道。 [16:30:05]

[秦忆] 非常感谢给我们带来这个挺有意思的案例,待会可以进一步聊一下。接下来有请巴斯夫聚氨酯及复合材料研发部门的高级副总裁兼亚太区驻上海研发代表DR.Karl-Rudolf Kurtz。 [16:30:32]

[Dr.Karl-Rudolf Kurt 谢谢。我介绍一下巴斯夫在全球化进程当中做了什么,促使我们创新的是我们所面对的挑战,可以说挑战对于公司和社区而言是共同面对的。我想可以把这些挑战分成三类,一个是资源环境与气候,第二个是粮食与营养,第三个是生活质量。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相信化学是一个推手,可以帮我们找到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16:32:08]

[Dr.Karl-Rudolf Kurt 我可以给大家举一系列的例子,告诉大家我们在创新和研发在过去几年当中有哪些成果。比如我们研发了一个有机的隔热材料,这一材料是基于我们的技术,不仅隔热性能好,而且节省空间,适用于很多方面的应用。可以说,这是第一个基于纳米技术的隔热材料。 [16:32:22]

[Dr.Karl-Rudolf Kurt 第二个大家看一下,这是一个生物可降解的地膜,可以用在农业上,是非常可持续性的材料。 [16:32:44]

[Dr.Karl-Rudolf Kurt 看一下在生活质量方面我们可以做什么,比如说在体育运动当中会广泛用到跑鞋,我们有一些新的材料,这种新的材料不仅质地很轻,而且反弹能力很强,也就是说人在跑步的时候,踩在地上使出的力气可以很大一部分返回给跑步者。这双鞋是我们和阿迪达斯一起研发出来的。所以,对于公司来说创新是非常重要的方面。 [16:33:07]

[Dr.Karl-Rudolf Kurt 应对挑战需要投资,还需要人才,我们有很多的投资,去年我们投资了18.4亿欧元用于投资,这些经费的成功率还是很有回报的。多年来,在全球的专利资产当中我们一直是排名第一。 [16:33:35]

[Dr.Karl-Rudolf Kurt 在这方面研发投入也符合我们长期的发展。我们是如何来管理创新成果的呢?我们非常依赖自己内部的研发,差不多有1万人进行研发工作,因此我们的公司内部有很多的研发成果。同时,也和其他的大学、研发机构进行合作。 [16:34:13]

[Dr.Karl-Rudolf Kurt 我们还有很多的合作伙伴,我们知道有很多的创新是市场驱动的,因此需要合作伙伴和我们一起合作来推进创新。最终创新的成果为我们共同带来利益。 [16:34:29]

[Dr.Karl-Rudolf Kurt 我们现在来看一看亚洲、看一看上海,这个图片是我的家乡,这是我们在亚洲投入很多工作时间的地方。我们在这儿也有很大的研发团队,这些研发工作也是和其他的工作一体化的。我们在这里进行研发,服务于亚洲,同时将这些创新于全球。在这些研发基地,不仅将创新专门关注能造福亚洲,也关注能够广泛运用于全球的技术。 [16:35:38]

[Dr.Karl-Rudolf Kurt 所以说,对于巴斯夫来说中国是亚太地区最重要的市场,而且我们相信在上海有极有活力的顾客群,以及领先的大学,给我们带来绝佳的环境,让我们找到可持续的发展,让我们发挥创新。 [16:36:00]

[秦忆] 谢谢。接下来有请芬兰AAVI技术有限公司研发部门总监Veikko Ilmasti先生进行演讲。 [16:36:14]

[Veikko Ilmasti] 我们芬兰AAVI有60年的研发经验,也许你们会觉得这是非常长的时间,我今天很荣幸被邀请来到这里,我很高兴能够在此发表我的演讲。我一生中有着60年的研发经验,在研发方面有着很多的专利,我们的销售额是100万欧元,我们的产品可以过滤空气中的小颗粒,也不需要过滤网。我去过很多国家的大学,也没有见过同样或者更好的产品。 [16:38:51]

[Veikko Ilmasti] 我们在芬兰与三所大学进行合作,在六年的时间当中进行了各种各样的合作,我们在上海开始卖我们的专利,我很高兴可以进入中国市场,也很高兴能够有这么多的投资。你们在上交会上也可以看我们的产品。 [16:40:25]

[Veikko Ilmasti] 说到专利,我们必须要保证我们的专利是受保护的。我们也要注意到营销方面的,空气净化器是非常好卖的,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有严重的雾霾,需要空气净化器。很多人因为空气的原因得了各种各样的疾病。因此我们这方面的专利是有非常大的潜力。 [16:42:09]

[Veikko Ilmasti] 我们的产品和其他产品的区别是非常大的。非常感谢各位,我知道我的英文不是很好,非常抱歉。但是非常感谢各位。 [16:42:51]

[秦忆] 非常感谢,接下来将有请比利时玛特瑞尔莱斯公司上海代表处总经理Kim Francois女士。 [16:44:01]

[Kim Francois] 非常感谢有机会介绍一下我们公司,我们是一家比利时的公司,专门做3D打印的,跟其他的公司有一些不一样。我们的总部在比利时,1960年开始时候只有两个人,目前已经有1000个员工,我们在上海有一个代表处,是2005年开始的。我们3D打印一方面是做加工服务,一方面是做软件研发的。 [16:49:00]

[Kim Francois] 到目前为止,50%左右的员工都是做研发工作。我们专门做3D打印以及软件研发工作,在工业行业、3D打印软件行业以及医疗行业都有非常大的作用。在中国已经有人使用3D打印,中国政府也特别支持,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16:49:09]

[Kim Francois] 我觉得3D打印对大家非常有益,我们的目标是用3D打印的软件让世界更好,我们目前在中国已经开始做了。因为3D打印有一个好处,一个简单例子就是助听器,1960年的时候是一个很大的设备,而现在的助听器已经做到非常小了。我觉得这是一个方案,在中国还有很大的机会。现在全球已经有超过1600万的人口使用3D打印的助听器。谢谢大家。 [16:49:27]

[秦忆] 最后有请安翰光电技术(武汉)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吉朋松先生进行演讲。 [16:49:46]

[吉朋松] 大家下午好,刚才纵刚先生说特别希望中国产品往外走的,我们就是中国本土创新的国际领先技术,就是胶囊内镜机器人,今天上午很多人都看了我们现场的表演。 [16:50:16]

[吉朋松] 大家都知道消化道的健康在人们生活当中是非常重要的环节,排在前六名的威胁人健康的癌症里面有五个是消化道的。所以,消化道的健康是我们大家要特别关心的事情。我们国家每年新增的胃癌病人有40万,我们消化道的发病率在全球占42%。 [16:50:48]

[吉朋松] 这里的图是做传统胃镜,不知道在座的嘉宾有多少做过胃镜。大部分人做过胃镜都有深刻的印象,还是比较痛苦的。很多人没有做胃镜的原因更多是因为害怕。 [16:51:17]

[吉朋松] 很多人没有做胃镜的原因更多是因为害怕。在这种背景下我们研发这款产品,大小和平时吃的感冒胶囊差不多,这个胶囊里面有消化道检查的所有功能。这个胶囊一口水就吞下去,非常安全,是一次性的。最重要是无创和全面检查。 [16:51:57]

[吉朋松] 无创是因为这个胶囊对人的胃体没有任何的伤害。意思就是,胶囊在胃里面有五个自由度的控制,把胃的边边角角看的很清楚,而且整个检查过程你是没有感觉的。这在医疗领域,如果实现早预防、早治疗,从检查手段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 [16:52:19]

[吉朋松] 这个系统有几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检查的床,和核磁共振差不多,只是做开放式的,技术难度增加了,但感受更好。 [16:52:30]

[吉朋松] 第二排第一个就是数据获取的小背心,在检查小肠的时候需要穿着。还有就是定位系统,有人担心吃进胶囊会不会不消化,这里有一个定位器看。我们看到胶囊进到胃里面可以进行旋转,一段一段查清楚,可以在过程当中把胃里的炎症、溃疡、息肉以及某个地方的肿块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极大的方便了普通老百姓由于惧怕传统胃镜检查的痛苦,而放弃检查。 [16:53:16]

[吉朋松] 消化道的疾病由于经常是没有感受的,当有感受的时候就已经晚了。所以从消化道检查来说,有这个小的机器人就可以提高早期诊断率。 [16:53:50]

[吉朋松] 有一个问题大家特别关心,这个胶囊和传统胃镜有什么关系呢?首先是一个互补关系。传统胃镜,胃有病进行活检,95%没有进行胃镜检查,这就是我们的目标人群。 [16:55:53]

[吉朋松] 它的特点,第一没有感染,因为一次性使用。第二,绝对没有疼痛。第三,没有伤害。从心理上来说没有任何障碍。除此之外,还有几个点要强调一下。这是一个很好的科研平台,过去很多胃病在治疗过程当中,胃病怎么治好,治疗过程是什么样的,是无法知道的。 [16:56:05]

[吉朋松] 我们有这个平台以后,我们可以进行对药品的评价,什么样的药对某种病更有效。对治疗过程当中的疾病进行循证,同时更适合对大规模健康人群的健康筛查,从这个角度来说,这项技术可以极大的提高我们生命的质量。 [16:56:22]

[吉朋松] 还有一个问题大家很感兴趣,在世博会的时候代表以色列的技术也是一个胶囊内镜,我这个是胶囊内镜机器人,他们是没有动力的,比较适合查小肠,因为小肠很细。从临床医学来说,胃的发病率很高,占消化道的55%。首先这项技术由于有了机器人这个可控的技术,胃的检查变成了重点。 [16:58:05]

[吉朋松] 国内消化道的专家对一年多的临床应用非常认可,目前在上海地区有长海、瑞金、中山、仁济,北京有协和、301、军区总医院等十几家医院,都在使用。未来我们争取在规模扩大的同时进一步降低使用门槛,为更多的老百姓服务。 [16:58:28]

[吉朋松] 我们有一个梦想,中国人见面往往说你吃饭了吗?以后能不能说你查胃了吗?因为查胃是一个健康非常重要的方面。我希望大家的身体更健康,技术给大家带来健康,健康的生活才真的美好。谢谢大家! [16:58:34]

[秦忆] 谢谢。从刚才的介绍已经可以看出这场的嘉宾组成跟上一场完全不同,上一场更多的是在技术全球转移过程中的企业,而这场七个嘉宾是各自领域技术的领先者。所以,上场更多的是讨论在技术转移过程中的一些困难,而这场不讨论失败,我们多讨论一些成功的案例。从最关心的健康话题开始,吉先生提到下一步的目标要大大降低使用成本。您现在这个胶囊内镜和传统胃镜使用成本怎么比?比如说老百姓去医院做胶囊胃镜要出多少钱?医保可以覆盖吗? [17:00:03]

[吉朋松] 这个问题是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目前价格是比较适中,跟以色列查小肠的钱是一半的钱,比无痛胃镜稍微高一些,在上海地区已经走了医保,在3000多块。 [17:00:44]

[秦忆] 医保可以报多少? [17:01:07]

[吉朋松] 目录没有查,有70%,有80%。 [17:01:28]

[秦忆] 我们这场论坛的主题是“技术创新的国际化运用”,我们企业有非常好的技术带到其他国家,首先要做的是本地化的接受过程,可能需要做一些修改,有一些改变,一些参数反反复复经过几轮改变。下一步在本地市场推开又会带动本地技术创新,比如说有一些新的功能可以加进去。 [17:01:48]

[秦忆] 我作为一个公司来说,看到这个技术在其他国家也有可以应用的地方。比如说吉先生这个非常好的胶囊胃镜技术,现在主要是在中国国内使用,有没有和国外的企业在谈推到国外去? [17:01:57]

[吉朋松] 我们这项技术在消化道大专业里面我们做了技术平台,技术往外走肯定是大趋势,也是上海自贸区成立的宗旨。所以,出去的形态是技术整体的对外服务,我觉得医疗器械的医疗行业过去是进口,我们是出口。 [17:03:02]

[吉朋松] 第二个方面,在未来发展过程当中,比如说和美国高端的生命科学研究院正在用我们这个平台搭载他们的装备,比如说某大学会把光学活检技术跟我这个平台进行结合,将来可能不需要在胃里割出来检查,在体内就可以检查。比如说定点的服药技术,在机器人装上指定的药物就可以。比如说小的激光治疗技术,有的小技术就可以通过激光解决。所以,小机器人不光是胃部疾病筛查的工具,是更多工具集成的载体。 [17:03:14]

[秦忆] 接下来问一下特斯拉的吴女士,这两天特斯拉实在是太火了,我们知道特斯拉不仅是一个外表非常酷,不仅有传统跑车非常好的性能,而且的确突破了在电动车领域的技术壁垒,包括像电池等等。你刚才说了,特斯拉的目的是要包括在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推动电动车的发展。能不能举一些例子,推动当地绿色出行或者环保汽车发展的作用。 [17:03:43]

[吴碧瑄] 特斯拉成功之前,很多传统的汽车企业曾经尝试做电动车,不管是政府出钱还是政府有一些基本的政策要求要做某些事情。他们的态度都是用最少的钱去满足政府的要求就够了。比如说一些减排的要求,总是选最容易的道路。因为特斯拉的成功,我们很高兴的看到像宝马,开始投入去研究电动车。在中国也看到一些企业开始推动电动车。对于我们来说,已经做到了一点,但现在来说还是有很多传统的汽车企业不是很认同,因为对他们来说,可能不太能够接受。但还是看到一些往前的推进。 [17:05:17]

[吴碧瑄] 另外在充电上,因为电动车很重要的环节就是充电,包括超级充电站是用太阳能的,我们希望不仅是电动车本身是可持续的,从电力来源来说,我们也希望是清洁,在全各地做了很多超级充电站,我们希望能源是可再生能源。 [17:06:50]

[吴碧瑄] 在这一块我们也是在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应用,不光是水利、太阳能以及其他的比较清洁的能源,包括地热。我们希望能够促进这方面产量和发电力的发展。 [17:06:55]

[秦忆] 说到中国,中国很多传统汽车企业的确除了刚才说的卖一个电动车肯定没有卖传统的汽车划算,但还有一个原因不愿意进入电动车领域是因为有很多的技术壁垒,一下子没有办法克服。那么转化为成本来说,就是研发成本、制造成本是非常高的,所以不愿意去做这个事情。 [17:07:40]

[秦忆] 而特斯拉恰恰有自己的优势,是不是愿意和中国的汽车企业通过什么样的合作形式,带动传统的中国汽车企业在技术上有自己的突破,并且有自己的创新。下一个问题就是,你们将来会面临竞争的态势,可能有细分市场不同。从商业的角度来说,您怎么看? [17:07:48]

[吴碧瑄] 我讲一个案例,我最早是在摩托罗拉,后来去到苹果。看到苹果出Iphone的时候,怎么颠覆着手机行业。你刚才讲的传统汽车行业不仅仅是一个既得利益的问题,其实有很多的包袱。他们不愿意投入不是钱,还是精力的问题。 [17:09:29]

[吴碧瑄] 我以前在摩托罗拉的时候,每年会出一百多款手机,有二、三十款手机占到80%的利润。我们在研发这一百款产品之前,并不知道哪几款是成功的。所以,每年要研发一百款产品,才能有一定的保证。我们和大公司来说,我们真的很小,我们是卖2万多辆车,像大的汽车公司都是卖上千万辆车。 [17:10:46]

[吴碧瑄] 但像苹果一样,因为没有做过手机就做一款手机就可以了,因为没有包袱可以重新考虑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更重要的一点。像以前很多车只是把动力变成电了,其他所有的机械组成全部和车一样。 [17:11:11]

[吴碧瑄] 特斯拉是轮毂上的发电机,从基本架构上改变的架构模式,对车的定义是什么,怎么看这个车,这是为什么能够去创新的原因。 [17:11:34]

[吴碧瑄] 我们是很愿意帮助其他企业的,还有超级充电站,我们非常希望其他的厂商可以用的,我们是非常愿意开放标准,让大家都用我们的超级充电站。当然对他们的电池是有一定的要求,当然也希望负担一点点的费用,当然也是我们愿意开放的一块,让大家一起来推动电动车的事业。 [17:12:42]

[秦忆] 我想巴斯夫一个问题,刚刚提到要为亚洲创新,能不能举一点例子。有没有什么技术是在中国创新成功,然后推向亚洲、推向世界的。 [17:13:32]

[Dr.Karl-Rudolf Kurt 最近我们在涂料方面有一个创新,如果在墙上刷这个涂料,就能够进一步降低室内的有害物质浓度。因为我们知道在中国大家对室内空气的质量一度非常的忧虑。这个涂料的成功就是一个很大的革新。这种涂料相信可以介绍到世界各地。 [17:13:52]

[秦忆] 在中国上海的创新中心目标是不是就是要在本地进行创新,然后将成果引向全世界? [17:14:33]

[Dr.Karl-Rudolf Kurt 确实上海创新中心是全球创新中心的一个,要进行研发公司,当然不同的研发中心有自己的主攻方面,无论如何上海这个研发中心是整个研发体系当中非常主要的环节和部分。 [17:14:58]

[秦忆] 每年巴斯夫的新技术当中有多少是来自中国的呢? [17:15:14]

[Dr.Karl-Rudolf Kurt 我们在研发方面是挺有经验的,比如说把欧洲的技术进行调整适用于本地,也在进一步的建设这方面的能力。目前这方面的数字还不大,还会有进一步的提高。 [17:15:29]

[秦忆] 我们的雇员都是本地的吗? [17:15:44]

[Dr.Karl-Rudolf Kurt 对。 [17:16:05]

[秦忆] 刚才朱骁洵您提到开放式的研发,能不能多介绍一下,什么时候开始想用什么这样的方式做研发的? [17:16:23]

[朱骁洵] 我的前任是在硅谷做这个技术,90年代的时候就从原来在普林斯顿的一个研究所,他看到硅谷一个新型技术集中的地方,在硅谷建立了一个中心,除了开放式创新引入外面的技术,还有一些孵化器的作用。 [17:17:04]

[朱骁洵] 到目前为止,硅谷西门子的开放创新还有一些孵化器的作用。他来了中国之后,我们看了中国的大环境,有中国特色,在上海也建立了类似的机构。但是由于整个大环境的不同,具体操作和使命上两个硅谷上有一点不大一样。 [17:17:30]

[朱骁洵] 有时候不一定是高科技的东西,成本非常合适,但可以解决根本问题的技术。这也是刚才吴女士讲到的包袱问题。有的时候你面临跟发达国家需求不大一样的市场,当你没有包袱,包括高科技的包袱,你重新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你得出最后的解决方案很可能是最适合,不但是中国市场,有可能是全球市场。 [17:17:40]

[秦忆] 华夏初创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作为西门子这样的公司,你们是更倾向于用哪种方式跟这样的企业合作?跟他们的合作并不是由你们来购买这项专利技术,而是建立一个合资公司。从西门子的角度,更愿意选择哪种方式呢? [17:17:57]

[朱骁洵] 我觉得一个企业最终目标是要盈利,各种方式都是很有可能的,我们有各种各样和中国本地企业合作的模式,这只是其中之一。当然合资企业从中国的角度来说,是一个比较受欢迎的方式,我们也有很多案例是更简单的方式。对一个企业来说,只要能够最终盈利,双方的知识产权得到相应的保护,各种各样的模式都是可以讨论的。 [17:18:16]

[秦忆] 能不能举一个例子,在您负责西门子研发这一块的这段时间里面,有没有相对比较核心的技术,最初是从德国过来的,运用到中国本地市场,在这个过程当中又有一个本地的进一步研发,最终把新技术转到德国,或者世界其他城市使用。 [17:18:38]

[朱骁洵] 最近有一个案例,西门子研究院和无锡的物联网中心办了西门子创新中心。我们当时的使命就是怎么在无锡市政府的帮助下协助无锡的中小企业能够走出去。其中有一家公司,下个月可能会签约,是一家本地做生产线的公司,但是客户已经开始遍布全球了。它的客户遍布全球,大型的生产线安装到世界各地的时候,就出现了一个需求,是他自身的技术无法解决的。 [17:19:22]

[朱骁洵] 这个时候中国研究院就和我们西门子的业务合作,我们也是全球体系,也是一起开发的,拿着物联网技术、大数据分析的技术,为他量身订做一套帮助他在全球做远程服务的系统。下一步也是另外一种合作模式,虽然相当于供应商一部分,对它来说更重要的是一个合作伙伴。当我们走出国外的时候,西门子的品牌和声誉对他来说也是相当重要的。 [17:19:41]

[秦忆] Kim,你刚才谈到了3D打印,包括你们公司现在在做的项目,以及接下来的规划。就你对中国目前3D打印技术的观察,你的结论是什么?我之前有一些了解,中国现在虽然3D打印在开始做,但和国际上的差距还是相当大,你观察下来,我们最主要的差距在哪里? [17:20:19]

[Kim Francois] 我觉得最主要的区别是,中国是一个制造业的大国,3D打印和制造业的国家可以联系起来,但是很多中国的公司还是用传统的生产方式来做模型,做一个生产线。我觉得这个机会在中国越来越大了。因为中国发展速度特别快的。 [17:21:37]

[Kim Francois] 广东很多公司还是用传统的方式进行模型,现在都换成3D打印,我想中国会慢慢这样的。 [17:22:03]

[秦忆] 在你看来中国是不是3D打印技术的产品消费者,中国有没有可能在3D打印工业方面有所作为,比如说提供3D打印技术以及产品等等? [17:22:19]

[Kim Francois] 像前面说的,中国在这方面有不少的研发,这些高端技术研发做得不错,中国在3D技术方面也有很多进展,现在比较有问题的地方是如何将这些研发成果商业化。政府在五年计划当中也提出要进一步推广3D打印,我们现在看到在中国生产成本越来越高。因此在3D技术方面就有一定的机遇。 [17:23:18]

[Kim Francois] 另一方面,也有很多的高等教育机构开始关注3D技术,并推向市场,我们觉得这里有很多的机会。我们相信能够在中国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如果将3D技术进一步推广的话,就可以做得越来越好。 [17:23:59]

[秦忆] 对于贵公司来说有没有具体的想法或者说方案要和大学进行合作? [17:24:13]

[Kim Francois] 我们已经在做了。我们今后在中国也会进一步推进研发。在中国对定制和量身订做有很高的要求、很大的需求。当然不同的地方,语言不同、文化不同,如果我们能够做好本地化,我们相信会使中国市场发展的更快。 [17:24:32]

[秦忆] David A Jones,我们已经听到很多的新技术、新产品,从银行业的角度来看,你怎么看? [17:25:08]

[David A.Jones] 不同地区有不同的相似之处,中国的技术和很多国外技术也很相似。比如说现在任何的移动技术都是科学技术比较前沿的部分。比如说电子商务也是全球都感兴趣的,再比如说云储存,这是全球技术的前沿,也是一个很大的领域。这些在世界各地都是有所研发的。 [17:25:39]

[David A.Jones] 再举个例子,比如说大数据,世界各地都在做。一个市场又一个市场都对以上的领域很感兴趣。 [17:26:18]

[秦忆] 有没有差别,在公司、行业层面,中国的公司行业和世界其他地区有没有区别?刚才你举了一些现在最热门的行业,那么中国和国外有没有微妙的差别? [17:26:33]

[David A.Jones] 在我看来都是非常年轻的,很有企业家精神的人在中国创业,在推进这些技术。如果说其他市场和中国市场有什么差异或者说细微的不同,可能在咨询以及专业化方面还有一点区别。 [17:27:07]

[David A.Jones] 比如说公司乐不乐意接受意见,还有一点点差异,可能还需要几代人,才能够在咨询、建议方面有更专业化。中国现在在这方面是正在发展,但可能还需要假以时日,还要再过两、三代的企业家,老一辈企业家和新一代的企业家一起交流意见。 [17:27:33]

[秦忆] 我想银行业也需要创新,能否介绍一下你们银行在中国能够提供的创新产品和创新服务呢? [17:28:34]

[David A.Jones] 对于浦发硅谷银行来说,我们带来的创新服务是很细微也很重要的,对于银行来说我们要提供一些贷款和相应的服务,但是和其他银行不一样,其他银行往往任何行业都来之不拒,但我们最注重的是科技型的企业,可以说每时每刻,都试图本地的科技企业有什么需求,给他们创造价值,如何帮助他们获得利益。 [17:28:58]

[David A.Jones] 比如说让那些成功的企业家传授经验,有那些有成功并购的企业来传授意见,这都是非常有价值的。再比如有一些方面,他们在创造新的技术,我们希望带来高附加值的产品给我们的客户。 [17:29:51]

[秦忆] 我们知道从硅谷起步在世界各地和创新企业合作,在资本市场监管方面、资本结构等方面,中国企业、中国市场有什么特别地方?有什么特别要注意的吗? [17:30:06]

[David A.Jones] 我想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们在世界各地,最关注的就是这些企业需要什么样的资本类型,比如在硅谷可能很多是天使基金和风投提供资金,在其他地方可能资金来源有一些区别。在中国可能我们扮演的角色有一些差异。一方面就是在中国政府的角色,我们现在在中国专注工作的一方面就是,发现政府在市场中扮演的职能有时候和风投机构很像,政府决定怎么投,什么企业,究竟要不要给投的资金增加资本。 [17:31:26]

[David A.Jones] 对于我们来说,也要找到这些企业,抢到其他银行前面给这些企业提供资金。因此很好的理解政府的动作,也是一个很好的导向,让我们知道应该投向哪些企业。 [17:32:18]

[秦忆] 吉总,你们公司的资金问题、资本组合大致是什么形式的? [17:32:34]

[吉朋松] 我们02年以后,除了技术、人才管理以及市场思维整合以外,我们自己还投入资本,目前为止没有融过资,现在想进来的人很多。为什么要做这件事,跟今天的主题也很相关,就是技术的转移更多强调的是过程。 [17:33:23]

[吉朋松] 但还有一个事情,到那儿以后怎么活。我们关注的领域是新型电子和医疗。目前我们企业状况从销售来看,市场情况非常好,有些战略伙伴会合作,尤其跟海外、跟国际市场不一定是简单资本的合作方式。 [17:33:38]

[秦忆] 今天这么好的机会,硅谷银行的Jones也在这里,接下来有资本考量也可以从Jones这边得到很多专业的帮助。 [17:35:08]

[吉朋松] 谢谢。 [17:35:49]

[秦忆] 把最后一个问题留给Veikko Ilmasti,刚才说60多年的研发经历,能够坚持60年做研发对于我来说是很难想象的。在这60多年从事研发,您觉得市场环境对于做研发的人有什么样的影响?您今天做研发和您60年前做研发,有什么不同?从个人的感受来说。 [17:36:17]

[Veikko Ilmasti] 1947年,当时我的公司是进行水清洁方面的工作,从此之后我从事的都是跟空气净化相关的工作。我们可以清洁各种各样的空间,比如说房子、医院。我们在这方面有非常多年的经验,我们有些产品确实卖得非常好,是世界上最好的产品。 [17:37:19]

[Veikko Ilmasti] 我们在电信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能够把信号从日本发送到芬兰,但我们现在从事的基本是空气净化。我们也看到这个市场趋势是好的,如果你不了解我们的产品可以去看我们的展览。非常感谢大家,也非常高兴能够来到这里,也许我从事这份工作太久了,我非常高兴跟大家会面。 [17:37:39]

[秦忆] 非常谢谢Ilmasti先生,虽然有很多的研发手段以及研发的辅助设施和市场环境都发生了变化,但不变的是你一直致力于这个领域,这个领域尤其在中国,我们都知道它是多么的重要。非常感谢各位嘉宾带来的分享,接下来邀请上海市财政局副局长台颁发纪念杯。再次感谢各位嘉宾。 [17:38:29]

[东方网] 今天的直播到此结束,感谢网友的收看。 [17:39:48]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