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著作权讨论:合同相同有问题吗?

来源:中外知商杂志   2014-03-26 16:49:17   点击:

导读: 允许写得好的合同文本享有著作权,实质是对思想形成垄断?

一般来说,签订合同意味着合同当事人就某项事情达成了相一致的协议,这往往是一件令人感到愉悦的事情。签订了劳动合同,意味着员工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发展平台、企业寻求到了一个合乎公司体系的员工;签订了工程承揽合同,意味着定作人找到了一个能满足工作要求的承揽方、承揽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可以发挥自己的一技之长……这些都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

但直到2013年11月13日,广州市番禺交通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建投公司”)才品尝到这份“迟来”的皆大欢喜:2011年交建投公司因为一份合同,站到了被告席上,2013年11月13日,广州市中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

半路杀出程咬金

2011年2月23日,交建投公司和广东海外建设监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外建设公司”)签订了一份关于工程建设项目招标代理协议的合同。本来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定下了,交建投公司和海外建设公司也可以相安无事地友好合作下去,谁料天偏不遂人愿,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

“惹事”的是合同书的第三部分——《专用条款》。2011年6月8日,交建投公司在广州建设交易中心网站上的“招标公告”页面发布了和海外建设公司签订的招标合同,其中包括合同书的《专用条款》,共八章96条。

这引发了广州万唯建设工程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唯公司”)的不满与起诉。万唯公司表示,《专用条款》侵犯了其《2009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专用条款研究》的著作权。交建投公司为此成了被告,“《专用条款》的字数为46078字,交建投公司自己编写内容为3264字,抄袭《2009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专用条款研究》内容为42814字,抄袭内容达92.9%”,万唯公司负责人面对采访时,搬出经过公证的统计数据。

面对万唯公司的质疑,交建投公司显然是“摸不着头脑”。“合同书怎么可能属于著作权保护的范围,它应该属于共用领域。”交建投公司并不吃这一套,因此在签订合同时,并没有去深究合同的版权问题。

一审的判决让交建投公司大跌眼镜——2011年12月28日,广州市南沙区法院一审判决,因为合同内容高度相似,交建投公司构成侵权,并要赔偿损失5万元人民币。

交建投公司怎么样都不会想到,万唯公司的合同确实受著作权保护。2011年6月7日,万唯公司就已经将《2009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专用条款研究》向广东省版权局申请了作品著作权登记,并获准颁发了《作品著作权登记证》。

“即使有著作权登记,但合同有大部分是公有领域的内容,这并不能说明我们侵权。”不满意一审的判决,交建投公司上诉。

法院终审认为,合同文本的条款本身是根据合同法、其他法律、相关部门规章及工程承包施工的实际情况而制作,约定的是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法律的表达方式较为有限,且准确而优化的表达方式尤为有限,历经一年多,2013年11月13日,广州市中院终审判决了该案:撤销原审判决,驳回万唯公司的诉讼请求。

对思想形成垄断?

“如果允许写得好的合同文本享有著作权,则意味着其他人在碰到相同法律问题时不能使用这种表达方式,这实质是对思想形成垄断,违背了著作权法的本意。”办案法官说。

“写得好的合同文本享有著作权就会形成思想垄断?”厦门学者方晓红可不认同这个观点,她认为,用文字表述的合同文本不是只有一种方式的“有限表达”,因为每一份合同都有其特殊的条件和应用场景及签定主体。法院在处理著作权侵权案件时,可以参照美国的“三段论侵权确认法”。“应该把原、被告作品中虽然相同但又都属于公有领域中的内容删除出去。”方晓红表示,体现在合同文本中,就是双方利用法律规定的合同格式、法律条款,以及一些客观现象的表述。“虽然公证的数据显示有92.9%的重合率,但这92.9%的抄袭内容,合同格式、法律条款、客观现象的表述占据多少?公证文件中并没有表述。”

“最后,比对之后剩下的内容,如果被告作品中仍旧有实质性内容与原告作品相同,再进行侵权比对认定。如果没有,则判定不侵权。而不是终审法官认为的‘合同文本享有著作权,实质是对思想形成了垄断’的说法。”虽然是局外人,可方晓红依然不满终审法官对该案件的评论,“合同文本是不是享有著作权,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对于有独创性的合同文本,删除其思想及公有领域、事实部分的表达后,有独创性的内容该保护就保护,没有独创性该不保护就不保护。”方晓红表示,没有对事实具体、充分分析的论断,才是真正违背著作权法精神的。

不管方晓红如何不满,终审结果并不会改变。享有著作权的万唯公司,主动维权却没有成功,这让很多人不禁纳闷“自己精心制作的合同文本怎样才能受到保护?”

“一般来讲,由于合同具有相对性,合同文本的内容仅有合同双方当事人知晓。如果提供文本的一方认为该文本具有较大商业价值,完全可以就合同内容约定为保密条款,用商业秘密的方式保护”,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法官王维称,如果书写人的合同文本在没有公开的情况下,有人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得,则构成不正当竞争;如果合同相关方在合同进行了保密约定的情形下公开了合同文本,则承担相应的合同责任。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