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商故事 > 正文

“20%创新时间”的去与留

来源:中外知商杂志   2014-03-26 16:44:31   点击:

导读: Google“20%创新时间”的弱化与Google X实验室的建立,是否标志着精英创新模式将取代大众创新模式?

2013年9月,Google文化研究所所长阿米特·索德(AmitSood)来到中国,此行目的是宣讲“Google艺术计划”。

AmitSood热爱艺术,一直思考怎样把技术和艺术联系起来,后来想到建立一个在线访问和欣赏艺术的平台。现在这个项目已经有200多个合作伙伴、48000件作品上线。在艺术计划的基础上,Google又成立了文化学院,将世界奇观工程、历史遗迹等通过技术手段实现更好地保存和传播。

\

这个完全不盈利的项目得以开花结果,得益于Google的创新政策“20%时间”。

“20%时间”是指Google工程师能够自由支配20%的工作时间,用来研究开发本职工作以外的项目。作为一种对工程师的管理或者说创新模式,“20%时间”曾经为Google开发了不少非凡的产品,如广告服务AdSense、新闻阅读平台Google News、邮件服务Gmail和通讯软件Google Talk。

Google创始人拉里·佩吉(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曾在公开信中强调,“20%时间”在公司的许多重大创新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重大创新之一的AdSense,贡献了Google每年500多亿美元营收中的25%。

这项令外界争相效仿的创新政策,如今却有可能被废除。

“20%时间”弱化轨迹

根据一份最新的报告显示,Google的员工不再拥有20%的工作时间用于个人项目的研发,20%的工作时间缩水为每周一天(约占工作时间的14%)。一名Google工程师匿名接受财经新闻网站Quartz采访时表示,Google员工从日常工作中抽出时间做独立项目已经十分困难;一些Google工程师认为“20%时间”本质上已经变成了“120%时间”,他们仍然可以创造自己的项目,但所有的工作时间都耗在了满足产品需求和生产力目标上。

其实“20%时间”政策执行力度的减弱早在2012年就已初见端倪。

Google前工程师本·莫勒(Ben Maurer)曾在社交问答网站Quora上发表言论:“你可以把时间花费在个人项目的研究上,但这毫无效率,因为个人项目需要公司管理人员的层层审核才能投入研究。此外,由于你另外增加了本职以外的工作,效率评价也会比那些在大学里潜心研究项目的员工低。”

最近有消息指,Google 高层更加收紧政策,强烈要求基层经理不批准任何“20%时间”的项目。而在过往,Google工程师能够不经过上司同意,就自由支配20%的工作时间进行独立计划,在公司内部进行微型创业。

此外,Google内部有一个高度发达的分析团队不断地测算每位员工的生产率,而团队生产率期望值的计算方式却假定每位员工把100%的工作时间投入在“正规”项目中,对基层经理的评价则是取决于其下属团队的生产率。因此,基层经理不会批准工程师提交的独立项目。

其实,无论不批准任何“20%时间”的项目是否确有其事,Google逐渐限制这一创新模式却是现实。原因显而易见,“20%时间”导致Google产品线庞大,令公司资源与工程师的精力难以专注;此外,Google在近年更加依赖通过收购来解决创新问题,比如YouTube、Android这种战略性的产品,而不是过去曾经获得成功的“20%时间”。

但长远来说,来自内部的创新仍是很有必要的,为此,Google作出了调整。

Google X实验室在很多人眼里就是Google创新管理的新模式,成员包括Google联合创始人谢盖尔·林(Sergey Brin)、Google负责商务及本地化服务的高级副总裁杰夫·胡伯(Jeff Huber),先后推出了Google Glass和无人驾驶汽车等令人印象深刻的创新产品。

硅谷科技公司孵化器斯坦福国际研究院(SRIInternational)的首席执行官柯蒂斯·卡尔森 (Curtis Carlson)曾经总结出一条定律:自下而上的创新往往无序但聪明,自上而下的创新往往有序但愚蠢。Google X实验室这个堪称精英化的创新模式与“20%时间”模式,究竟是否符合该定律,或者要时间证明。

硅谷创新文化

有业内人士认为,Google“20%时间”政策仍然有望保留,一则管理层从未正式表示这一政策已经作废,二则类似的创意孵化计划在硅谷存在已久,Google是其他硅谷企业争相效仿的对象,粗暴废除“20%时间”政策并非明智之举。

苹果和Linkedin这两年也分别通过蓝天计划(Blue Sky)和InCubator方案催化内部创新。

2012年,苹果发起一个名为“Blue Sky”的倡议,使小型团队可以花2周的时间研究一个他们有兴趣的工程产品。“Blue Sky”计划与Google的“20%时间”计划非常相似,此前在苹果绝无实施的可能,因为苹果一直以组织团队紧密的围绕在高层制定的若干项目周围而著称,员工经常抱怨这种做法缺乏灵活性。

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则设有“incubator day”(创意孵化日),即模拟创业者面对VC的场景。LinkedIn鼓励工程师站出来向公司任何一位高层管理者,包括首席执行官杰夫·韦纳(Jeff Weiner)兜售自己的创意和想法,如果得到认可,那么创意团队有3个月的时间可以全身心投入,并且得到公司所有的资源支持。

“incubator day”每季度开展一次,到目前为止,LinkedIn已经培育了三个项目,还有七个项目已得到批准。其中一个项目是“跳房子”(Hopscotch)——名字来自儿童游戏。软件开发人员面临的主要挑战在于,确保人们了解如何使用这款软件。在理想的状态下,软件界面能让用户直观地了解如何使用软件,不需要额外指导。但是,随着网站不断开发,功能越来越多,要让用户在没有指导的情况下了解网站的运用的确不太可能。这时,Hopscotch就能够发挥作用了。这款软件可以帮助用户熟悉网站内容,介绍一些软件的新功能,或者循序渐进地对一些主题功能进行讲解。

另一个得到批准执行的创意是Eating Suite,这是一个软件平台,可以让LinkedIn的工作人员对企业内部提供的食物进行评级并做出评论。它包含三个网页服务,两个网页运用程序,以及两个移动应用程序。

“‘incubator day’这个项目提供了一种方式,让那些有风险的创意有实现的机会。在我们看来,这个培育项目投入很小,但是却有可能会为我们带来很大的成功”, 资深软件工程师吉姆·雷克曼(Jim Brikman)说。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