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中国知识产权:从“棋子”到“棋手”

来源:中外知识产权网   2014-01-14 16:49:44   点击:

导读: 从现在的中国知识产权状况再看过往的情况,也不得不发人深省。作为曾经的“棋子”,中国已经有实力以“棋手”的身份来谈一谈知识产权的游戏规则……

许多年以后,面对中国的知识产权状况,外国政府将回想起他们曾经引以为豪的“利诱说”,并为之感到后悔。

2007年11月,国内杂志转载的一篇题为“利诱中国尊重知识产权”的文章令国人感到错愕,这篇文章提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观点:要让中国尊重知识产权,从长远看,最好的办法是激发合作的中国企业自行创新,并让这些合作伙伴分享当地研发成果的利润,该文章写到,“这种利润分享的做法,可以成为当地企业保护知识产权的诱因”。

但它们万万没想到,本来只是为了“利诱”中国加入知识产权“游戏”,以更好地利用规则获取私利,“棋手”中国却在一步一步地成为游戏规则制定者。

\

把“羊”养肥再“宰”

为何外国政府和企业处心积虑地“诱使”中国完善知识产权制度,是为了让这个世界更美好?或者仅仅是为了保护本国企业在中国免遭知识产权侵权?

或许他们有上述的考虑,但可别忘了,中国知识产权制度逐步完善之后,外国企业和政府的所作所为:中国入世后,知识产权方面的立法逐渐完备,于是这些外国企业纷纷拿出“知识产权”这一利器围剿中国企业,也就是所谓把“羊”养肥了再“宰”,因为这时候获取的利润才最丰厚。

2002年初,中国出口到欧洲的12000台DVD产品因被指控专利侵权,在欧盟海关被扣。同年8月,雅马哈诉天津某企业侵犯其商标权;2003年,日本丰田状告吉利汽车商标侵权、本田诉石家庄双环汽车及其经销商专利侵权、日产诉长城汽车侵权、美国通用诉奇瑞QQ涉嫌侵权、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诉新东方侵权、思科诉华为侵权等,不一而足。

除了起诉侵权,外国企业也利用国内企业不重视知识产权的缺点,纷纷抢注国内著名企业商标。据国家工商总局2005年的不完全统计,国内有15%的知名商标在国外被抢注,其中200个商标在澳大利亚被抢注,100个商标在日本被抢注,80个商标在印尼被抢注,涉及化妆品、饮料、家电、服装、文化等多个领域。

2003年2月,一名韩国人将五粮液、红星、酒鬼的汉语拼音注册成商标。在国外,品牌读音被抢注是最重要的一种商标侵权行为;2004年6月,国家有关部门公布的一份商标监测报告显示,“英雄”金笔在日本被抢注;“大宝”在美国、英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被抢注;“红星”二锅头在欧盟、瑞典、爱尔兰、新西兰、英国被抢注;“大白兔”商标在日本、菲律宾、印尼、美国、英国被抢注等等。2004年7月,中国照明行业十大知名品牌企业厦门东林公司进军德国、英国、法国、西班牙等国市场时,被告知其拥有的萤火虫商标在当地已被西门子欧司朗公司抢注。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就连一些国际知名的大型跨国公司也加入了抢注的行列,仅德国西门子公司,近年来就先后抢注了青岛海信、厦门东林、上海德士、中轻青岛分公司、上海奥利玮、广州惠之星、佛山电器照明等7家企业的注册商标。

让外国尝尝苦果

通过其鼓吹的“利诱说”,外国政府及企业“诱使”中国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其“狼子野心”可鉴——先让中国有了知识产权保护的环境,然后再利用这个环境打压中国企业,从而进行市场占领、收购等一系列行为。“这是美国人比较习惯的做法,让中国加入‘权利俱乐部’,分享权利,但是绝大部分的核心知识产权掌握在人家手里,人家是规则制定者!”在哈佛大学做了一年访问学者归国的王黎明零距离感受了“利诱说”,回顾在美国的工作经历,她深有体会。

其实,在“利诱说”一文发表之前,中国企业就让外国尝到了中国逐步完善的知识产权制度“苦果”。2007年4月26日,在连续24次成为施耐德的被告之后,浙江正泰集团第一次站上原告席,诉德国企业施耐德侵权。同月,华立通信集团提起诉讼,控告韩国三星集团在生产双模手机过程中未经许可就使用华立通信专利。5月24日,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浙江小企业浙江蓝野酒业打赢了一场官司,它的对手是赫赫有名的百事可乐。浙江省高院二审判决上海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侵犯了“蓝色风暴”的商标权,须进行赔偿,并在媒体上刊登声明。6月11日,隆鑫摩托与法国一家摩托车销售公司达成商标侵权和解协议,隆鑫获得6万欧元赔偿。

中国企业成长了,不再像几年前那样被动挨打了。这一点,从企业应对“337调查”的态度,也能够看出来。自2002年以来,中国已取代日本、韩国,成为“337调查”的最主要被调查国家。但2005年以前,中国企业应诉的案例几乎是一片空白。

2005年7月,三家中国地板企业——圣象集团、菲林格尔、升达集团应诉美国“337调查”,一年之后,初战告捷。这三家企业采取“抱团”以及与境外律师合作的方式应诉并获胜,鼓舞了国内其他面临“337调查”的企业。

有数据显示,2005年以来,中国企业在“337调查”中的应诉率已达到80%以上,胜诉率在25%左右,还有约一半的案件实现了和解。到2009年,涉及大陆企业的案件数量已经明显下降。有专家分析,这与美国企业受金融危机重创自顾不暇有关,也与中国企业近年来应诉率、胜诉率都在提高密不可分。显然,中国企业应对“337调查”反应慢、高弃权时代已经过去。

规则制定者

2002年,党的十六大报告中提出“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之时,刚进入世界市场的中国企业还犹如知识产权棋盘上的棋子,任人摆。到了2007年,十七大报告首次提出“实施知识产权战略”,这意味着知识产权保护已从“守之策”向“攻之器”转变。2012年,十八大报告已经将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上升为国家发展战略,继续强调要实施知识产权战略,并使其成为创新驱动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国家知识产权保护政策的一连串变化,仍属被发达国家牵着鼻子走的被动举措。今天,中国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已经有实力和资格来谈一谈游戏规则了,“中国必须反击!”在美国的讲堂上,王黎明提出一个问题:“我们是跑步跟上知识产权强国的节拍,还是从全球的角度来思考怎样制定规则,致力于建立符合发展中国家利益的国际知识产权的新秩序?”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