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一件商标侵权案与一个国家的未来

来源:经济观察报   2013-10-22 15:17:14   点击:

导读: 世界最大的啤酒制造商德国喜力起诉江苏一家员工不到50人的小缝纫机厂吴江市喜力机械厂,最近在一个贸易展上使用了“喜力”商标。

跨国公司针对中国企业侵犯知识产权的指控再度来临。这一次,是世界最大的啤酒制造商德国喜力起诉江苏一家员工不到50人的小缝纫机厂吴江市喜力机械厂,最近在一个贸易展上使用了“喜力”商标。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曾裁定吴江喜力属“恶意”注册两个喜力商标,但该公司还是注册了第三个版本。现在喜力啤酒要求三个版本皆应被撤销。

\

中国法律规定,谁在中国第一个注册某商标,谁就有该商标的使用权。就像用大公司的名字抢先注册互联网域名,中国企业抢在跨国企业在华注册自己的商标之前抢先注册类似商标的做法非常普遍。在这个全世界消费者品牌意识最为强烈的国度里,模仿外国品牌变得非常有利可图并被广泛接受。2003年,梅塞德斯曾试图阻止吉利模仿它的散热器设计,以失败告终;而李宁的logo看上去难道不是像极了耐克?

中国企业可以为自己辩白说,每个成功的大经济体在高速增长时期,不管是19世纪初期的英国还是100年之后的美国,再到1950年代的日本,都经历过对别人工艺和设计的模仿——常常是直接取用而分文不缴。

19世纪初,法国物理学家奥古斯特-让 菲涅尔对光速的研究直接导致了一种新型的、最初在19世纪三四十年代被用于灯塔、至今仍被广泛用于汽车头灯、太阳能电池板以及很多其他产品中的灯玻璃的产生。19世纪30年代的英国玻璃制造商想要生产一种更好的灯塔玻璃来照亮正蓬勃发展的世界贸易,他们没有向菲涅尔索要他的发明,而是从法国的玻璃工厂雇来几位专家到他们位于英国中部的工厂工作。这样的做法违背了当时法国的法律规定,即禁止外国公司雇用关键行业的法国员工。到1860年时,英国已经发展起自己的灯塔照明玻璃产业。他们成为该领域的全球技术领导者,并将该地位维持了近一个世纪之久。

在上世纪50年代早期,美国汽车厂商面对来自不知名的日本厂商代表们的恭维,飘飘然而毫无警觉。20年之后,当丰田和日产的汽车出现在美国市场,从通用和福特退休的工程师们才意识到20年之前的那些日本代表团们,正是凭着他们的美国参观笔记设计出了自己的汽车工厂。

所以,那些“借用”或所谓从跨国公司的品牌和技术中“获得灵感”的中国公司,完全可以认为自己是好公司。另一方面,从英国药企以葛兰素史克开始,今年中国政府针对外国企业的反腐败行动也表明,跨国企业在中国并不能为所欲为。

然而,对于想要将经济从依赖于廉价劳动力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出口驱动,转移为提供更高附加值的产品和服务的中国来说,对知识产权的尊重至关重要。中国已经开始在世界知识产权格局中留下自己的印记。2011年,中国超过美国和日本成为全球最大专利申报者。

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估计,按照目前中国每年17%的新增专利申请速度,到2015年中国的企业和个人每年申请的专利数将达50万项,超过美国的40万和日本的30万。当然,仅仅数量还不能说明一切。我们从中兴、联想和华为基于创新、价格以及效率基础上的全球性成功身上,看到了中国的企业正开始利用自身的知识资产进行更有效的竞争。不远的将来的某一天,知识产权的创新和保护对于中国经济的重要性,将不亚于其对于自己的贸易伙伴瑞典——这个于今年5月第一个与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欧洲国家的重要性。

中国政府已经认清这个事实,并在近年来努力推动有关知识产权的政策制定。2012年中国法院接到的知识产权民事案件达87,419件,比上年增长46%,2013年的增长速度比这还要更快。截至2012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已委任83个中级人民法院来处理专利纠纷案件,141个基层法院被赋予一般知识产权案件的裁判权。中国法院还加强了和知识产权案件有关的犯罪执法,13,104件知识产权刑事案件正被审理,超过6万名嫌疑人,收押4.3万人——包括已结案的。

2012年,中国对与商标、专利、著作权、民事诉讼程序、专利代理以及服务发明相关的6部关键知识产权法律进行了重审和改进;最高人民法院还与美国合作,在北京召开了一次重要的知识产权评审会议,并积极参与其他国际知识产权会议,以提高中国在国际知识产权维护方面的口碑和影响力。

然而,中国的公司,尤其是像吴江喜力这样的小型私营企业,即便面对竞争异常激烈、品牌意识很强的中国市场,仍然把模仿和拷贝看作是合法的生存之道。在某种意义上,对于被模仿品牌来说,这种行为算得上是恭维,是自身成功的体现。与其试图阻止别人“山寨”自己的品牌,也许更好的应对方式是用更高的定价来告知市场自己才是正宗,来强化中国新富阶层最容易接受的“一分钱一分货”的观念。这种方式对于高端消费品可能容易奏效,但是对于那些远离奢侈品消费者和信用卡的工业过程和技术而言,可能就很难发挥作用了。

面对人口老龄化以及环境污染的掣肘,中国热烈期盼和需要一种高附加值经济的发展路径,这种路径下,知识产权保护不可或缺。中国已经将一百年的工业发展历程压缩至短短30年。现在,伴随着中国的制造性企业开始产生全球性的影响力,它不得不面对一个后工业社会的来临。这听上去似乎很不公平,甚至让人觉得不真实。然而,一个后工业经济对于有着悠久的文化和新鲜的社会的中国,也可能是对很好的搭配。

在一个后工业世界里,机器人被用于规模化生产,迫使收入低下的体力劳动者升级成为高技能的知识工作者,思想和创意更加重要——这是中国正在前进的方向。因此,喜力案例才显得意义重大,因为它标志着中国发展路径重要里程碑。1830年代的英国人,1910年代的美国人以及1950年代的日本人,都是中国极好的模仿对象,但那是在二三十年前。现在则不同,是时候往前走了。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