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投资融资 > 正文

傅立民:探索美国对华政策新框架

来源:新华网   2013-06-08 10:55:09   点击:

导读: 中国的网络能力和它的核武库一样重要。我们也许能同中国就如何保护知识产权不在网络上被窃取制定一些规则。

在过去的大约70年中,美国对华政策大致经历了四个政策框架。但是今天,这些政策框架已不再适用,调整对华政策已经迫在眉睫。美国现在没有核心敌手。在意识形态上,没有针对我们的重大竞赛。没有所谓的盟友或者美国领导的“自由世界”。华盛顿在至少一半世界事务上没有确定的指挥权。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如何看待中国?怎么和它打交道?我们过去采用的对华政策框架变得不再合适。

我们无法再次将中国孤立。中美竞争是在两国经济相互依存的语境下发生的。如果中国衰落,我们美国人也会陷入萧条,而不是享受所谓的和平红利。和上世纪70年代不同,中美也没有需要联合起来对付的敌手。

中国接受了目前的世界秩序。从很多方面来看,在世界现有秩序的行为准则上,中国现在是比美国更坚定的维护者。但是中国不会允许美国或者西方主导国际秩序的演变。

中国没有盟友网络、外国的保护者、军事基地或者海外军事存在。中国似乎并不渴望获得这些成为帝国的要素。中国喜欢利用主权国家之间的对话来进行政策协调,而不喜欢使用分等级的合作模式和冷战盟友间那种顺从的模式。

在军事上,中国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庞然大物。中国的军队在结构上和部署上都是为了保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就如同北京所定义的那样。这和美国过去的那些对手不同。

承认强大中国的崛起

美国的政策必须是通过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关系调整来帮助崛起的亚洲大国相互妥协。这意味着要承认一个参与国际事务、尤其是军事上强大的中国的崛起。当然,前提是中国不会伤害其邻国的尊严与核心利益,并维持美国作为印度洋-太平洋稳定力量的地位,需要让美国继续成为各国之间润滑剂的角色。这不容易,但是这并非不可能。

要实现亚洲和中美关系的战略稳定,就需要美国政策作出重大改变。

美国必须接受,中国已经建立了可信的二次核打击能力,这让中国能够给任何袭击者带来严重伤害。对中国首先采取核打击,或者对中国的战略武器库进行先发制人的常规打击,都将招致中国的报复。

中国的网络能力和它的核武库一样重要。我们也许能同中国就如何保护知识产权不在网络上被窃取制定一些规则。

美国和中国需要设计政治-军事机制和外交进程。这意味着需要两国找到在不用战争手段的情况下解决分歧的途径。

在朝鲜问题上,美国和中国现在的确应该找到方法,探索各自对于朝鲜半岛可取的观点。

现在还应该意识到,台湾和中国大陆之间某种统一的重新组合将对该地区和美国有益。在这种语境下,将台湾问题看作军事威慑已经不再符合美国利益。创造有利环境,鼓励台湾和北京选择谈判,则符合美国利益。

美国同亚洲国家一道实现向印度洋-太平洋新的、可持续秩序的过渡,并且让这一过渡变得尽可能无痛和不具破坏性,这是符合美国利益的。但对于这一利益的外交表达比很多人想象的要微妙。这要求在言语和行为上为盟友提供支持,但同时避免无谓地激怒中国,也不要激化已有的争端。对领土争端弱势方的支持,既要足以平衡中国,但又不能鼓励它们主动挑衅中国。美国的外交应该推动解决争端的进程,而非仅仅以消除争端恶化风险的方式去管控紧张。

总之,阻碍中国和它的邻国相互妥协并不符合美国利益。我们的盟友和伙伴都不希望亚洲分裂。它们希望在本世纪找到互相尊重和共存的基础。它们在这一点上需要美国的帮助。

“转向亚洲”战略问题多

还必须说的是,所谓“转向亚洲”和“亚洲再平衡”这种提法是有问题的。鉴于美国目前自身面临的许多内部问题,美国这种做法无法持续很长时间。同时,转向亚洲政策的经济和军事成分也令人怀疑。

“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的提出旨在建立刻意排除中国的自由贸易区。但是中国是世界供应链的汇聚地,也是亚洲所有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在美国选出下一任总统前,中国可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国认为,美国试图借助TPP限制中国的亚洲经济中心地位,并且抑制其在亚洲的影响力。一些美国人竟然就是用这些理由来不恰当地为TPP正名的。

一些人声称,TPP将孤立中国,迫使中国更像美国。但是中国的经济模式不管是在本地区还是本地区之外,得到的评价都比美国的经济模式高。如果美国的目标是为了促进最先进资本主义经济体的最佳模式,那么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与那些和美国想法类似的国家达成协议,然后逐渐将更加抗拒的亚洲国家拉进来。也许,这将是在现实中的情况。

不管如何,TPP几乎肯定不可能按照美国提出的要求实现。就中美关系来看,这是零和游戏。在21世纪的新环境下,旨在分裂亚洲的政策有可能将会使美国与亚洲产生裂痕。

转向亚洲政策的军事成分问题更大。我们想要在亚洲增加的军力和财力在哪里呢?在目前预算越发紧张的情况下,有多大可能扩大美军在亚洲的作用和任务呢?如果不重新思考这一策略,我们可以在理论上把军力部署至中国12海里领海外,但美军将处于中国路基打击系统射程内,解放军会拥有所有防守优势。是否真的有必要帮助中国的邻居去抗衡中国?我们是否希望永远都在中国家门口占有军力优势?这样做的代价有多高?

果真如此,结果肯定是,美国将和一个经济逐渐接近甚至超过美国的国家进行军事竞赛。在财政状况尚未好转之时,这是我们应该发起或者支持的竞赛吗?

切勿对亚洲指手画脚

在我们的全球战略中,美国显然需要给予亚洲更多重视,但是我们同时应该调整转向亚洲的政策,用恰当的言辞支持更加现实的目标。我们的外交需要强调用政治手段解决亚洲争端的重要性。我们的经济战略应该把重点放在如何利用亚洲的繁荣来重新唤醒我们自己的经济,并且创造美国的就业岗位。美国不应该寻求分裂或者搅乱这个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

最重要的是,我们同中国打交道的新战略框架70年中的第五个必须考虑到过去战略中的成功经验。其中最重要的是,亚洲除中国外的其他地方不再是权力真空或者贫困和落后的地区。在试图为相互之间和平共处找到能够持续的基础时,亚洲人现在需要美国的支持,而不是需要美国对他们指手画脚。【此文为傅立民(1972年尼克松访华美方首翻译、美国前助理国防部长、前驻沙特大使)在美国国防学院发表的主题演讲,记者冉维翻译整理】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