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知识产权用权:任重而道远

来源:中外知识产权网   2013-05-23 10:55:08   点击:

导读: 随着知识经济和经济全球化的不断发展,知识产权在经济发展和自主创新中的地位日益重要。要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实现以创新为驱动的经济形态依然任重道远。

知识产权用权:任重而道远

目前中国知识产权商业价值发掘就在眼前,却“远在天边”

2012年,我国专利授权量达125.5万件,同比增长31%。然而,汤森路透旗下知识产权咨询公司新近发布的年度全球创新企业百强榜却没有一家中国公司。

在知识经济背景下,知识产权是一个国家、地区以及企业的立身之本,也是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来源。随着知识经济和经济全球化的不断发展,知识产权在经济发展和自主创新中的地位日益重要。

2012年,我国受理三种专利申请205.1万件,同比增长26%;专利授权量达125.5万件,同比增长31%。然而,汤森路透旗下知识产权咨询公司新近发布的年度全球创新企业百强榜却没有一家中国公司。

这无疑给致力于打造创新型国家的我们一个有力警醒,它一方面告诉我们,保护知识产权、促进创新已经深入人心,成为个人和企业的自觉选择;另一方面更告诫我们,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实现以创新为驱动的经济形态依然任重道远。

产业化不畅

在我国,专利技术转移率偏低已是不争的现实。

譬如上海松江区高校专利申请量占全区专利申请总量的30%以上,但是每年能应用于实体型企业的少之又少。同济大学校内的专利项目能够真正产业化的只占到15%~20%,大量项目仍在“睡眠”中。上海交大的教师申请专利每年都在1000项以上,其中只有不到10%的专利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

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妇联主席陈至立曾在“2011诺贝尔奖得主北京论坛”上直言不讳地表示,在科技创新方面,我们还存在着许多问题,主要是科技成果转化率同发达国家相比严重偏低。她指出,目前我国的科技成果转化率大约在25%左右,真正实现产业化的不足5%,与发达国家80%转化率的差距太远了。

2011年6月,欧洲工商管理学院发布了“全球创新指数”,对2011年世界上125个国家创新能力进行了评估和排名。中国的创新指数排在第29位,这与我国的经济总量世界第二,知识产权申请量、拥有量世界第一的头衔不太相符。

教育部《中国高校知识产权报告》中的统计数据显示:如果平均计算,高校的专利转化率也只有5%;据《中国科学报》报道,2011年我国专利技术实施率仅为0.29%,也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常州市知识产权局一位不愿具名人士认为,制约专利转化难的因素,除了专利本身的原因外,知识产权市场也存在问题。他具体分析说,比如专利达不到市场要求,对于实用新型、外观设计专利,由于不需要进行实质性审查,很多这类专利的新颖性、实用性、创造性不能保证,从市场角度看根本没有转化价值;专利转化风险也太大,因为从技术到产品还要多少技术配套等等都具有不确定性;有些企业和机构,申报专利的目的不在于转化。知识产权市场的问题主要在于,产业与研究部门的信息缺乏沟通,缺乏现代技术经营的意识和手段等。

华中科技大学自主创新与科技奖励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徐顽强认为,市场经济本质是一种产权经济。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必定有科学的产权制度与降低交易费用有效举措。从产权角度来看,我国科技成果产业化之难,在于产权界限不明晰,从而导致交易费用居高不下,这种居高不下的交易费用不是在创造更多潜在市场机会,而是给市场行为设置种种障碍,以致交易行为最终不了了之。

资本化困局

早在1996年的国家《担保法》就规定,知识产权专利、商标、版权可以作为一种担保方式。虽然在1996至2006年间,也有大量的专利和商标作为质押登记,但这10年里没有一家银行把它作为一种经营品种。2006年,北京诞生全国首例知识产权质押贷款,两年后,国家知识产权局在交通银行北京分行试点的基础上,在全国开展了6个城市知识产权质押贷款的试点。

这种新型融资模式一经推出,就得到了政府、企业、银行等各方面的推崇。国家知识产权局在全国28个地区开展了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试点、投融资服务试点及创建国家知识产权投融资综合试验区,其中24个地区人民政府相继制定并出台了本地区鼓励和促进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管理办法及实施意见,通过资助担保、贷款贴息、中介费补贴、风险补偿、绩效奖励以及考核评价等多种政策措施,积极探索和推动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工作,基本建成以实现知识产权价值为目的的多层次、多元化和多渠道的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体系。

2012年全国知识产权质押融资金额也首破百亿元,达141亿元人民币。其同比增长56.7%,涉及专利数量3399件,同比增长74%。

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知识产权质

押融资本身也处于困境之中。尽管各级政府给中小企业描绘了美好的融资蓝图,但现实中中小企业仍然不能及时解决融资难题。很多中小企业特别是科技型中小企业手握大量知识产权,却无法通过知识产权质押取得贷款,眼看着机会从身边溜走,令他们很无奈。统计数据也表明,相比2012年125.5万的专利授权量,专利质押贷款只占授权量的0.27%。

一位小企业主表示,“通过知识产权质押获得贷款的企业毕竟是少数。像我们这种小企业,有商标权也有版权,但没有别的值钱的东西可质押,银行考虑风险控制,可能不敢放贷。”

“实践证明,目前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还处于摸索阶段。”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曹新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市场经营者以知识产权出“质”,向银行或者金融机构贷款融资,对银行或者金融机构而言,具有风险。如作为出质物的知识产权被否定的风险;作为出质物的知识产权存在权利瑕疵的风险;作为出质物的知识产权无法变现的风险;作为出质物的知识产权评估价值与变现价值差距的风险;作为出质物的知识产权失效的风险等。由于存在较大的风险,融资企业如果没有足够的信用,银行或者金融机构很难接受以知识产权作为质押物发放贷款。

交通银行副行长钱文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说,“知本”向“资本”的转变,首要的问题就是知识产权到底值多少钱。目前,我国虽然制定了无形资产评估准则,但可操作性较弱,随意性较强,同时,评估行业不成熟,评估市场混乱,影响了知识产权评估的质量和可信度。其次是知识产权价值不稳定,容易受技术进步、市场需求变化等各方面因素的影响,新的技术的出现可能使原有专利完全丧失价值。第三是由于国内知识产权转让市场相对狭小,知识产权的变现相对困难,变现成本也较高,一旦企业不能按期偿还贷款,商业银行难以像处置不动产那样,迅速通过拍卖、转让等方式收回资金。此外,由于知识产权相关法律、法规的不完善,遇到纠纷需要解决时,容易造成审判难、执行难等问题。

如何破题?

如何破解知识产权用权的难题?长智教育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易红表示,企业要想让自己的知识产权、创新技术受到合法保护、得到合理运用,就必须拥有一批具有过硬专业素质和丰富实践经验的知识产权人才来支撑。

易红称,知识产权人才培养是一个系统的工程,需要国家、地方、企业各个层面的深入研究与通力合作,更呼唤市场化、系统化的培养机制。在现阶段,特别需要能够直接为企业培养和输送知识产权实操型人才的机构来帮国家和社会补足人才“短板”。

国务院参事石定寰在上海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会主办的一次论坛上坦言:作为科技成果转化的关键组成部分,中介的力量并没有被纳入整个创新体系中,其重要作用没有得到应有的发挥。

著名知识产权战略专家、联瑞集团总裁谢旭辉表示,良好的无形资产的创造与保护及运用的氛围,国家要制定相关制度支持鼓励知识产权与创新成果流转、交易、融资及出资等等方面咨询服务的专业机构,现有的国家政策大部分集中在扶持并鼓励知识产权与创新成果的创造与研发者,却忽视了在整个创新事业与知识产权事业当中起重要作用的专业服务咨询机构。如果要想真正的将我国的创新成果与知识产权成果实现产业化,就一定少不了专业服务机构的咨询服务与平台服务,那么对于专业服务机构与咨询服务平台就必须真正落实到位政策的扶持与支撑,而不是停留在口头上或文字里。

此外,谢旭辉还着重强调了知识产权交易平台的重要性。谢旭辉介绍,一直以来我国的技术研发主体都是国家机构、高校、科研院所、国有企业等,导致了大部分的研发是“职务发明”与“职称专利”。在当前的考核机制下,专家项目与课题结束后就被束之高阁,闲置在一旁。另一方面,创新与知识产权研发最活跃的主体——中小企业,在现阶段无论是从研发的资金、人才、技术都不能达到与国家相关机构的水平与层次,而他们对技术与知识产权的渴望又是与日俱增。当前西方发达国家的中小企业、民间技术发明者甚至包括部分大型跨国公司有向我国输出技术出口贸易的冲动与需求。

谢旭辉说,搭建好国有创新成果、知识产权成果权利机构与企业需求者之间的技术转移或授权的“桥梁”,搭建好国外知识产权权利人与我国企业需求者之间的技术转移或授权的“桥梁”,允许实现真正的知识产权与创新成果如同有形商品一样的顺利流通与交易,以及相关方以创新成果或知识产权进行质押融资或股权出资,这才是实现目前我国创新成果与知识产权成果产业化发展的必由之路。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