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禁售令的博弈

来源:经济观察报   2013-03-19 09:06:21   点击:

导读: 中国企业在全球化进程中,应对专利混战是一个由被动向主动转变的过程,这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本文导航

专利咨询公司General Patent的CEO亚历山大·珀托拉克曾这样形象地比喻:“如果你画一幅谁在起诉谁的地图,你将看到这是一个混战的星球。”

科技巨头们越来越依靠专利诉讼大棒来争夺市场。苹果和三星的世纪专利之争就是最好的例证。来自斯坦福大学的一份报告显示,过去两年里全球公司花在专利诉讼和专利收购上的总金额高达200亿美元,相当于8个火星探测车项目的开支。另有公开文件显示,谷歌和苹果在专利诉讼和收购上的投入首次超过了这两家公司用于新产品研发的费用。

专利诉讼的战火在全球愈演愈烈。“防雷”(专利地雷)与“布雷”已升级为企业巨头之间进行全球竞争的武器,旷日持久的专利诉讼是博弈的主要手段:当年北电6000多项涉及LTE的专利组合以45亿美元的惊人价格被苹果、微软、爱立信等六家公司收购;Google奋起反击、相继购买IBM的大量相关专利,继而收购老牌手机厂商摩托罗拉移动(95亿美元用来购买专利);苹果将HTC、诺基亚、三星告上了法庭;诺基亚对LG、东芝、日立、高通、夏普、三星提起了诉讼;HTC、诺基亚、三星、高通等面对自己的原告不约而同地奋起还击。这些此起彼伏的商业战争都强烈地透露出这样一个信号:专利战争是跨国公司争夺市场、遏制竞争对手、防守或进攻的强有力的武器。不过,专利战争究竟是保卫了技术,还是妨碍了创新?答案并不简单。

以“颠覆创新”著称的苹果正在将专利战争转化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这是美国商业世界惯用的专利狙击战术。虽然专利侵权官司耗费了“巨大的时间和成本”,但是苹果公司还是成为了近年来起诉案件最多的科技企业,它拥有庞大的诉讼律师团队,发动了一场又一场的知识产权诉讼。

苹果与三星的专利世纪战最近刚刚告一段落。3月8日,苹果重启针对摩托罗拉移动的专利攻势,称摩托罗拉移动抄袭了它的触摸屏技术,该技术使透明屏幕识别不同位置的触摸,从而让用户通过滑动或点触来操作手机。此前,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以下简称“ITC”)裁决,上述侵权案和索尼以前提请的专利诉讼案类似,苹果对触摸屏技术不具有独家使用权。

ITC有权在美国——这个世界第一大单一国家市场禁售侵权产品,这是专利诉讼的焦点。各家公司往往会利用该委员会这一权力,以求在遇到技术授权问题时获得谈判资本。不过,苹果自身也深受专利权纠纷困扰,之前,其与诺基亚的专利纠纷达成和解,但却要支付上亿美元专利费补偿。

显然,企业的市场规模和影响力越大,在全球市场遭遇的诉讼就会越多。商务部贸研院研究员梅新育指出,“为了应对专利狙击战,越来越多的研究机构和人员将越来越多的精力投入到怎么防止自己踏入专利地雷区,而不是集中精力进行技术创新,这不是一个良性循环,很多企业疲于应战。有的跨国公司也正在通过布雷来狙击对手,但是如果过度地运用专利大棒,无疑会造成垄断,这不是促进创新,而是阻碍创新。”

禁售令的博弈

在专利诉讼结束后,胜诉方首先获得的是让竞争对手出局的市场禁令。所谓禁令,是指法院应一方当事人的请求,要求另一方停止销售涉案的相关产品。这种救济措施最初源于欧美国家的衡平法。与赔偿损失、恢复原状等其他民事责任承担方式相比,禁令不涉及对被告过去行为的评价和赔偿,只是用于规制将来的销售行为,它已经成为商业竞争中一种常见手段。

比如在苹果、三星的世纪诉讼中,苹果被判过一次禁令,三星被判过七次。不过,禁令的判决具有地域性,对一家全球化的公司而言,在某个国家销售的某种产品获颁禁令可能对其整体营业额影响并不大。此外,禁令一般由初审法院做出,在上诉程序中,被告完全可以通过重新申请技术鉴定等扭转局势。针对三星的七个禁令,但其中有五个禁令最终通过上诉而被解除。

虽然禁售令理论上有很大的杀伤力,但大多数情况下真正被禁的产品比较少。一般来说,败诉方也并非完全被动,应对的方法是通过在禁售令生效之前对禁售产品进行规避设计从而规避禁售令。

此外,专利诉讼往往是旷日持久的一波三折,在三星与苹果的专利大战中,“初始禁令”一役最终以三星公司判赔苹果公司“10.5亿美元”告一段落。然而,2012年10月15日,美国专利商标局经复审程序裁定苹果公司的“滚动、缩放、旋转”发明专利的20项权利要求全部无效。

不过,一旦法院确定专利侵权事实存在,就会“自动”地签发永久禁令,但是美国对待禁令似乎越来越谨慎,尤其是涉及到标准组织相关的专利诉讼。正如美国著名的知识产权大法官Richard Posner在2012年6月22日的“Apple v. Motorola”判决书中提到,“仅当法律无法保障损害结果得到充分救济时,方可适用禁令救济。对禁令救济的这一基本原则,我绝不可能视而不见。”

Richard Posner很清楚,在知识产权高度密集的ITC行业,专利常常以组合的形式存在,互联互通,可以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项涉及标准的专利禁令颁布,有可能将一系列产品排除于市场竞争之外,引发产品垄断。“从这点来说,这其实与知识产权制度创立之初保护创新的本意背道而驰。”梅新育说。他指出,跨国公司正试图将专利诉讼作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它们会利用庞大的专利池布雷,中国企业应该学会如何避开专利雷区,降低在专利战争中犯低级错误的概率。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