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立法实现突破

来源:知识产权报   2013-03-19 08:50:04   点击:

导读: 最早的知识产权证券化案例是1997年鲍伊债券的发行。若能善加利用知识产权证券化这一利器,将使知识产权密集型企业在融资之路上增添一有力臂翼。

本文导航

1997年,英国超级摇滚歌星大卫·鲍伊以25张个人专辑版权收入为担保,发行总额度为5500万美元的债券,开启了知识产权证券化之门。至今,我国资产证券化尚处于试点阶段,由于法律限制,知识产权证券化还未开展。2013年2月26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就证券公司资产证券化新规征求意见,为我国发展知识产权证券化提供了新的契机。本文梳理我国资产证券化的立法沿革,分析知识产权证券化可行性途径,希望对推进我国知识产权证券化实践有所裨益。

2013年2月26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证券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规定》(下称新规)的公开征求意见稿,引起各界关注,有舆论认为此文件将开我国企业资产证券化之新象。按此文件,热议多年的知识产权证券化在我国终于有了实施的法律依据。若能善加利用知识产权证券化这一利器,将使知识产权密集型企业在融资之路上增添一有力臂翼。

资产证券化兴起于金融创新频发的美国20世纪70年代。初期适用于住房抵押贷款。欧洲资产证券化发行总量增加很快,从1996年的327亿欧元增长到2004年的2435亿欧元。如今,资产证券化在许多国家都已具有相当规模,包括仍在试点阶段的我国。

最早的知识产权证券化案例是1997年鲍伊债券的发行。至今,知识产权证券化的基础资产已由最初的音乐版权扩展到了电子游戏、电影、休闲娱乐、主题公园、时装品牌、医药产品专利、半导体芯片等,甚至包括专利诉讼的胜诉金。其融资规模也在不断扩大,以商标证券化为例,邓肯甜甜圈商标的发行金额高达16亿美元,多明诺披萨以其商标及加盟权利金进行证券化,发行金额高达18.5亿美元。目前,欧洲、日本均有成功的实施案例,但在我国,由于法律的限制,尚未真正开展起来。

立法实现突破

在我国,向公众融资受到严格监管,因此向不特定公众进行证券融资必须有明确立法依据。总的来说,资产证券化在我国尚处于试点阶段,相关立法规定级别较低,且以试行的规定为主。此次《证券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由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提高了立法的效力级别,显示了证监会推行企业资产证券化的决心。

我国第一个资产证券化规范性文件是2005年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制定的《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管理办法》。该办法的适用对象是,以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发起人,以信托的银行信贷资产为基础资产,由受托机构(即信托投资公司)向投资机构发行受益证券的交易结构。该资产支持证券仅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上发行和交易。贷款服务机构、资金保管机构、承销机构均为金融机构。由于在这些规定述及的交易结构中,基础资产限定为信贷资产,以知识产权或其权益为基础资产进行证券化并不在此规范之列。

同样在2005年,证监会也开始了证券公司企业资产证券化业务的试点,证监会机构监管部于2009年5月下发了《关于通报证券公司企业资产证券化业务试点情况的函》及《证券公司企业资产证券化业务试点指引(试行)》。该指引中规定的交易结构为:证券公司设立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作为特殊目的载体,并以计划管理人身份用受托资金购买企业进行资产证券化,面向投资者发行资产支持受益凭证,再将该基础资产的收益分配给受益凭证持有人。尽管此指引规定不可谓不细致,但历年284亿元融资总额的成绩并不算亮眼。除了文件立法级别较低这一重要原因之外,恐怕还有证券公司经营规划所限、配套规定不完善、企业信心不足等原因。

依照此次公布的《证券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资产证券化在交易结构、基础资产类型以及发行渠道上都将相比此前的银监会模式作出重大突破。

在交易结构上,新规将突破信贷资产证券化仅限于金融系统内部信贷资产组合、管理、发行、承销的模式,规定由企业信托资产作为基础资产,证券公司作为发行人、计划管理人,通过特殊目的载体发行证券。特殊目的载体可以是证券公司设立的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也可以是证监会认可的其他特殊目的载体。

在基础资产方面,类型大为扩展,既可以是财产,也可以是财产权利。包括企业应收款、信贷资产、信托受益权、基础设施收益权等财产权利,商业票据、债券及其衍生产品、股票及其衍生产品等有价证券,商业物业等不动产财产。因为知识产权及其相关权益被包含在可证券化基础资产之中,知识产权证券化的合法性问题将在新规中得以解决。

在发行方式和渠道方面,资产支持证券既可以是非公开发行,也可以是公开发行。公开发行的证券可以在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公开和非公开发行的证券均可以在证券交易所、中国证券业协会机构间报价与转让系统、证券公司柜台市场以及中国证监会认可的其他交易场所进行转让。值得一提的是,新规中关于非公开证券在二级公开市场转让的规定,是立法第一次对私募证券公开交易进行明文规定。

新规不仅解决了知识产权证券化的合法性问题,特殊目的载体的形式也留下了多样性的可能,给交易结构的灵活安排留下了空间。而证券可多途径公开转让交易的规定,对企业知识产权证券化的实施也是极大的激励和鼓舞。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