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汇桔!请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首页 > 知产新闻 > 正文

中国扣式电池除汞陷诉讼怪圈

来源:《能源评论》   2013-02-19 17:14:37   点击:

导读: 漫长的纠纷和诉讼,不仅让专利持有企业大伤元气,而且让我国的电池行业,尤其是扣式电池行业,在汞污染防治方面,面临很大压力,并成为致力于自主创新的企业心中的隐痛。

本文导航

本刊记者 王伟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1月25日下午,在北京饭店对面的一栋写字楼里,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曹国庆这样告诉《能源评论》记者。

他所说的机会不仅是对专利持有人——何永基而言。

漫长诉讼的阵痛

2001年10月,何永基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了实用新型专利——“无水银碱性钮形电池”(专利号为CN01234722.1)申请,并于2002年10月2日授权公告取得有效期10年的专利证书,填补了世界无水银钮形电池的空白。2002年11月,这一技术在香港领取了专利证书,有效期为8年,并在美国、德国、英国、瑞士等地申请专利。但自2004年至2012年年底, 这一专利经多次被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复审委员会宣告“专利无效”,又经法院诉讼“撤销无效决定”的过程,最终被最高法院行政裁决“专利无效”。

漫长的纠纷和诉讼,不仅让专利持有企业大伤元气,而且让我国的电池行业,尤其是扣式电池行业,在汞污染防治方面,面临很大压力,并成为致力于自主创新的企业心中的隐痛。

一项本应该造福全人类、为中国企业带来机会的发明创造,却一直深陷循环诉讼怪圈,历经10余年超级马拉松式纠纷,不仅未成为鼓励企业和行业自主创新的动力,反而将企业和专利持有人拖至崩溃边缘,个中缘由令人为之叹息。

以铟代汞的突破

何永基“一波三折”的经历,与我国电池行业防治汞污染工作的进展密切相关。

为防止锌在电解质溶液中受到腐蚀,以锌为负极材料的电池都要加入汞作为缓蚀剂。为此,早在1997年年底,由原中国轻工总会等九个部委联合发文限制,明确提出了低汞电池0.025%、无汞电池0.0001%的指标,对于扣式电池的要求则是2%。

在我国碱锰电池领域,2005年就实现了无汞化目标。治理经验是,抓住无汞锌粉和无汞电解二氧化锰以及自动化生产流水线三个生产基地的建设,从关键原材料上实现无汞化。

而在扣式碱锰电池领域,世界各国对汞污染问题一直束手无策。2002年新利达公司的何永基申请的专利技术则突破了世界难题,并成功实现产业化。其创新之处就在于工艺和材料上的改进——在电池负极片上电镀上一层铟或锡原料,以防止电池内的“锌”在与其它原料或金属接触时产生气体而膨胀,并在锌膏中加入金属铟以代替水银。

中国电池工业协会技术委员会主任王金良多次公开声称“这项专利技术引起了世界的广泛关注,一向以制定国际标准为豪的美国电池协会也就此专门前来与其商讨合作修订标准事宜。”

推行电池无汞化是大势所趋。与1995年电池耗汞总量585吨相比,虽然我国在电池无汞化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但目前扣式碱锰电池用汞量仍有98吨/年。在电池专家看来,根本途径在于从源头抓起,消减汞使用量,推行电池无汞化技术,实现从原料到产品的整体无汞化。何永基的专利可以作为防治汞污染的一把“利刃”,从源头切断电池汞污染问题。

屡次“被无效”拖至“失效”

“如果无水银碱性钮形电池的技术现在就能得到全面推广,那么我们在2015年实现联合国公约的要求是没有问题的。”曹国庆说,“但是目前这项专利被判无效,而且已经过了保护期,专利持有人的权利受到了侵犯,不仅让专利持有人心灰意冷,更为重要的是,打击了整个行业科技创新的积极性。”

实际上,这也削弱了整个产业的发展动力。来自中国电池工业协会的资料显示,目前我国生产扣式钮形电池的生产商中,虽然有一些企业通过使用相似的技术,基本实现了“无汞化生产”,但由于没有掌握核心技术,良品率相对较低,仍有60%的扣式钮形电池达不到无汞的要求。

据曹国庆介绍,我国电池行业在扣式电池核心技术方面几乎没有核心自主知识产权。随着产业升级换代后,国外企业已经逐渐退出电池生产领域,更多是控制专利、标准,并采取精密设备出口策略,目前国内电池企业所用设备大多进口。在这种背景下,就更应该保护已有的知识产权,并且鼓励技术创新。”他表示,“在国内电池行业中,何永基的‘无水银碱性钮形电池’专利可以说是‘竖大拇指’的,这项专利曾多次被外国企业引用。”

2012年年底,最高法院作出了“专利无效”的裁决后,中国电池工业协会正在组织业内专家的联名意见,向最高法院申请行政复议。曹国庆认为,虽然该专利的有效期已经超出,但“还是要争这口气”,法律是否能够落实依法知识产权保护,以鼓励广大科技人员继续研究创新的积极性,就在此一举了。

汇桔网微信二维码

    新浪微博

    400 0033 815